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十八章

“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小鬼。”

这个人很喜欢和修一讲话,当然也不稀罕他回答。修一一开始是拒绝的,他心头横着,所有人都欺负他哑巴,没想到这个半妖也是。

一般很多人都对长得好看的人印象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还以为这半妖是不一样的呢。被困在黑暗里的日子极长,长到犬夜叉厌恶、烦躁,别认真地想犬夜叉这种人会安安静静地谋算一些东西,他骨子里还是暴躁的犬夜叉。所以,在无聊到吐血的这几天里,小哑巴半妖就是他的捉弄对象了,当然纯情少男口罩也是。

“外面的人经常打你吗?”

犬夜叉又问,他是不在乎哑巴回答他的。他再次嗅到了小鬼身上的血腥味,他看不到,手摸上小鬼头的脸,贴近皮肤的是不合适的肿大。“怪我是吗?”他心里是愧疚的,好心会办坏事,他总不记得这种警告。

这人又生气地推开哑巴,谁叫他没用,有好东西还收回去,还白挨揍。

犬夜叉在这里是好吃好喝的,平常逗弄这个可怜的哑巴,然后傲娇地让他把剩下的东西吃掉。犬夜叉的伙食哪是这里的奴役们的伙食能比的,哑巴小心翼翼地揣到兜里,结果回去每个人抢来抢去,他连味道都闻不到。

“你是蠢吗?!也对,要是你有我一半强也就不会被欺负成这样子。”犬夜叉闲得发慌就要吹嘘自己一下,承担教育小孩子的伟大责任。

“……”修一拉着他的手,表示自己懂他的意思。这种一半是依赖一半是安抚的动作成功让犬夜叉僵了一会儿,他正要一拳揍过去,又忽然收了手,人孩子都被揍成这样子了,他还要雪上加霜算什么好汉。

修一有父母,也有兄弟姐妹,虎毒不食子,但是在这里孩子算个屁,不卖了就算了。他看着最老实又是哑巴,所以被调过来伺候珍贵的俘虏,出来的时候被千叮咛万嘱咐,讨好新主子比什么都重要。明眼人看着,至少在boss来之前犬夜叉都要被好好供着的,不敢冒犯。

犬夜叉至今只要他办过两件事――找给他打扮的人,还有把他不穿的衣服丢了。他也都做得很好。

口罩问他:“你喜欢这个哑巴?”犬夜叉药效最淡的时候,用力一拉把这位纯情少男拽到床上,他翻身坐上去,“才不是。他那么笨。”暧昧还有理了,口罩君有点僵硬,他佯装镇定,就是想看犬夜叉作什么妖。没了视觉的犬夜叉听觉更敏锐,口罩心跳如雷。他撇嘴一笑亮出尖尖的犬牙,一拳砸过去,聪明人就要把握时机,口罩抓住他的拳头,一把甩开,天知道他吃什么长大的,犬夜叉一下子被甩到墙角去,小哑巴只看到一抹红掠过眼前,那边墙角犬夜叉就已经有气无力地骂骂咧咧着了。

傲骨是不会被磨灭的。

犬夜叉被一把揪住头发,入手柔顺的银发让那只手顿了一下,然后拖着他一步步走到浴缸那边去,犬夜叉抓住那只脚,然而只是白费力。口罩放了满满一缸水,哑巴眼睁睁地看着犬夜叉被按到浴缸里,双手挣扎地拉着口罩的手腕,憋了许久面色发青。猝不及防地,水渗进口鼻里,再加上浑身无力,犬夜叉几乎被淹死在一口缸里。

重复一次又一次,犬夜叉还是骂骂咧咧,欠收拾。最后几次时间越来越长,他的反抗也逐渐无力,软绵绵地贴在口罩怀里,“……咳咳……放过我吧。”窒息感是最难以控制的,他不怕死,可是濒临死亡的感觉使人痛苦。口罩见此状,双手抱起他,“不要反抗。”犬夜叉不理他,不反抗就不会是犬夜叉了。

小哑巴吓坏了,当晚犬夜叉发了高烧,浑浑噩噩,恍恍惚惚叫起一个男人的名字,只一声几可不闻,口罩亲自过来陪着他。喂了几口药,犬夜叉就被塞进被子里憋着。

杀生丸那里收到了他发烧的消息,今晚是朔夜,不过一个晚上是好不了的。仙姬大人靠在沙发上,“担心了?不是那边有个男人守着吗?”

“……”他敲了敲桌子,“我出去抽根烟。”这借口找得真是幼稚,他明明都不抽烟的。

半夜有人起夜差点没吓傻,一个白影飘着就过去了。那个白影站在西边小屋边一两个小时,直到下一个人再次经过终于离开了。

第二天之前,化妆师先生被召到他的君王陛下面前,“他今天好点了吗?”

化妆师哼哼一声,“好了好了,这么疼着还舍得丢到那里去。还让别的男人搂搂抱抱,豆腐便宜都占光了。”

君王陛下头疼地挥手让他回去,他能怎么样?没有正确答案只能靠自己摩挲,这是主观题不是客观题。

不过,好了就好,省得担心。

今天还是公主妆,西国亲王殿下刚发过烧,疲倦得很,随着化妆师摆弄。他每次化完妆都是要拍照的,流出去的照片一波又一波,外面传得风风雨雨,都说亲王殿下要变态。前一两天是洛丽塔,今天是公主病,犬夜叉人不在江湖却引起了话题高潮。

“……真不打算走?”化妆师凑着他的耳朵,声音微如蚊蝇声,“只要你一句话,他马上过来。”

犬夜叉诧异地转过头,化妆师先生咧着嘴笑,认真地欣赏自己的作品。化妆师自己人???他还真没知道杀生丸的眼线是谁。

“宝贝儿,长得真像我们陛下的小公举。我去,基因强大啊怎么这么美,果然是我的手笔,造物主这种东西可真是偏心。”

犬夜叉不耐烦地偏过头,“喂!让这只苍蝇闭嘴!”

他一个好好的糙汉被人当娃娃一样玩弄能忍吗?一开始打算把自己位置泄露出去才骚里骚气的,现在都已经知道了还想怎么样。

“不行。化好妆,今天boss要过来。”

犬夜叉正襟危坐,化妆师先生笑着看了眼镜子,没有忽视他眼里闪过的一道精光,这是猎手的眼神,和他那兄长大人毫无区别。什么锅配什么盖,跑不掉的。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