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作业多成了狗,发现有画手太太萌上了意绮和绮最,真感叹怎么一直没萌上热门的西皮啊😭😭粮多了才好嘛π_π为什么总是萌上冷门西皮哇没粮吃饿成傻子!!可总觉得意琦行这个可心的绝代甜甜椒和无梦生多配!白富美高冷大长腿贵妇级别的shou,和温文儒雅有智有谋的算命书生gong――多配!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完结)

第二十七章
   
    杀生丸毫无压力,他面无表情地听下面的人宣读了犬夜叉的喜事。
   
    “你们尽管硬娶,他会嫁,是我输。”
   
    他如此胸有成竹,一众吃瓜群众纷纷鼓掌,霸道!总裁!爱上他!
   
    犬夜叉确实不肯答应,他拿着铁碎牙四处乱逛,威武霸气,雄赳赳气昂昂。他看着试验舱,“你被关在里面怎么娶我?”
   
    三枝湖生点点头,“我很快出来。会娶你。”他一动,连接着试验舱的其他大舱也开始折腾。其他大舱里都是人。犬夜叉一开始见到不禁毛骨悚然,一个个赤条条地进去,然后如同烂泥,时而透明,还带着黏液。是了,三枝湖生是湖中妖怪和人类所生的半妖,自然也继承了妖怪的妖力。而那些试验舱里头的是他被分解出来的妖力之源。
   
    其他还有别的各种妖怪锁在试验舱里,然后从不同管子里输出妖力之源来,注入实验管里的人类体内,就变成了那日夜里袭击他俩的恶心的怪物。
   
    “不怕对您说,犬夜叉殿下,本来我们是打算借车祸这事把您偷来做这实验的。可是没成功,之后您兄长大人看得太紧了。”模特先生说。即使犬夜叉要和模特先生在一块那时候,杀生丸的注意力还是在犬夜叉身上。
   
    “顺便提一下,那些什么为您疯狂的人都是假的,您是有些粉丝,但不至于这么疯狂,他们和我都一样受到了三枝君的影响。”
   
    “感谢您那可爱的兄长吧,亲爱的。他也是个疯狂爱着你的闷骚加控制狂。不然现在在试验舱里面的就是你了。”
   
    犬夜叉毫不怀疑杀生丸对自己的感情,他可没有真的嫂子。杀生丸死都不肯说出来,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吊儿郎当地躺在床上,粉色的兽耳动了几下。
   
    谁也没想到率先发动战争的会是杀生丸。他手下精兵无数,平时全都隐匿起来,此刻一聚集起来竟有几十万之多。这高贵的妖怪站在墙头,爆碎牙直指西边城府,“掀翻这座城,老亲王一个不留。”
   
    谁敢抢他的人,谁敢娶他的人。
   
    他手下的精兵训练了一两百年,骁勇善战,配合默契。一刀一个,遇上粘腻的怪物就用火烧,滋啦啦发出烧肉的香味。
   
    老亲王早看不下起他们西国王室的统治了,他兢兢业业这么多年,连把握政权的尾巴都摸不着。
   
    化妆师先生站在他身边,一身军装,“陛下,您怒了。”
   
    杀生丸本来不打算现在发动战争的,但是三枝湖生撑不住了,他急于把犬夜叉弄进试验舱里和他交配。这还得了,杀生丸一气之下就干出这事了。
   
    犬夜叉摸到试验舱那间房里,一个枯瘦的中年人守着试验舱唧唧咕咕说一堆他不懂的话。他痞气地笑了下,一刀扎过去切断对方的头颅,骨碌碌掉下来转了个圈儿。
   
    三枝湖生盯着他,“你在找死。”
   
    “是吗?”他连续几下切断连接试验舱的营养液,“你想娶我?也不看我是谁!嫌弃我是男的就早说。”
   
    尽管三枝湖生一再表示温柔亲昵,他眼中的恶心是骗不了人的。他看不起犬夜叉是个男的。
   
    试验舱里面伸出几条触手,甩过来要缚住他,犬夜叉灵活地跃起来踩在上面,一个加速疾走,他凌空劈下一刀斩破试验舱流出一大堆黏液来。三枝湖生的黏液更强,他下半身没有恢复人型,一地滑溜溜的,沾着犬夜叉的脚就黏在地上了。犬夜叉皱了皱眉,跳起来一刀劈开然后落在地上还是一样。
   
    一条触手甩过来把他扇翻在地,浑身泥泞,一边脸肿得老高。“身为妻子要听丈夫的话,你敢反抗我?”三枝湖生的声音断断续续,破碎得很。
   
    站不起来,跟长在地上一样,犬夜叉手上攥着刀眼神凌厉,他干脆脱掉红色的上衣留下白衬,一把扑过去,三枝湖生一下子不防被迎面劈开。
   
    “呸!妈的,什么怪物!”劈不死还多了一个。犬夜叉踩在自己的火鼠裘上,半身倾前,与两个透明怪物对峙起来。其实已经很容易对付了,三枝湖生的妖力源源不断送出去,他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
   
    这一边杀生丸战得正酣,形势一边倒,杀生丸早早找到了克制对方的方法。一头庞大的白犬从庭院里冲出来,一脚踢飞一大群人。见此,杀生丸毫不犹豫变回犬身,威风凛凛,潇洒极了。
   
    他一冲上去就是撞开对方,对方瞬间跌出几百里外。然后杀生丸又急奔过去,没等那头巨犬恢复正常来,他一口咬住对方的脖子,尖牙毫不犹豫刺进巨犬的喉咙。那头巨犬尚在挣扎,他撇开来将它摔在地上,狠狠再往对方脖子咬去。他已经比对方高出不知多少,又正值犬妖盛年,岂有对手?
   
    胜利的巨犬仰头望月,叫了几声,声音穿透云层,破开虚空,整个西国无人没有听到犬王的声音。它手下大受激励,愈战愈勇。
   
    输的人从来不是胸有成竹者,而是不自量力者。
   
    犬夜叉从房间里头一瘸一拐出来,脸上一片黑灰。杀生丸不长眼的手下放了把火,太过激动也没顾他在不在里面,害他只好爬窗出来。
   
    杀生丸早已恢复原状,他目光沉沉看着犬夜叉走过来,双手伸向他,他一把接过来,“死心了没有?”
   
    犬夜叉踩在他黑亮的军靴上,“难不成你想我嫁给他?”
   
    “不准嫁!区区平民怎么配得上王族中人?”
   
    “……你这存在等级歧视。”犬夜叉走到他背后,双手搂着他脖子,不客气道。
   
    杀生丸僵硬了下,微弯下腰,“你死不了吧?”犬夜叉想一拳砸到他头上,又怕他把自己扔下来,“你想我死?”
   
    那也不是。杀生丸背着他慢慢走向后方。
   
    杀生丸安静了好久,终于别扭地开口:“犬夜叉,我想要你当我的伴侣。”
   
    “……”犬夜叉没有回应,应该是早就困了。他往上托了犬夜叉一把,心里想,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犬夜叉把脸埋在他背上,一双耳朵赤红赤红的。

    笨蛋杀生丸。

――
ps:本来以为还要好久完结的,谁知道一章搞定。

这篇到此结束了,谢谢各位观看的群众捧场。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六章

绿色小妖怪表示一直不知道是谁给犬夜叉的勇气,没有实力还到处乱逛。他一连在杀生丸陛下的墙角絮絮叨叨,埋怨那不知死活的半妖。

仙姬大人挥了挥手中的板砖,“啊呀啊呀,小妖怪,你看看我看到了什么?”

最近仙姬大人这个磨人的老妖精迷上了同人文,尤其爱杀犬同人文,这个女人还亲自动手写,笔名叫隔壁美少女,简直不要脸。隔壁美少女脑洞开得十分大胆,她最有名的一本是杀犬·父子·同人,她爱惨了犬夜叉叫杀生丸爸爸的描写,十有八九的h一定有这些情节。

邪见不情不愿走过去,“仙姬大人,您有事?”

“邪见,你老实交代――你对犬夜叉没有性趣吧?”她怎么样都觉得很可疑,邪见怎么那么不待见犬夜叉。

请注意您的用字!性趣?!EXO ME?邪见一口老血将吐未吐,他简直不敢相信。就犬夜叉那种货色他还看不上眼!

“可是,你看这一篇,你知道你对我可爱的小公举做了什么吗?qiangbao了他!简直丧心病狂!作者对小公举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邪见眼珠子都要喷出来了,有没有搞错?!我能对他做什么?就他那个熊一样强壮的身材不压死我算是老奴的福气了!跪求别把小说当真行不行?

然而他并不敢讲出来,杀生丸站在凌月仙姬身后,仿佛绿云罩顶。犬夜叉去了敌方大营,他周身乌云密布了好几天了。事实上,杀生丸的心情完全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糟糕,以至于不可救药。

杀生丸从仙姬手里抢了手机过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翻了翻,十有八九是跟他和犬夜叉的肉体有关,“隔壁美少女”还因为性格描写太强势认真简直是真人,粉丝暴增。

犬夜叉并不爱在床上叫他别的什么,更不可能叫他爸爸了。他俩喜欢互骂居多。那么多妖魔鬼怪什么的,精神上压不倒犬夜叉,体力上也弄不死他,虽然不是一个概念,但最后,某个意义上征服了他的是杀生丸。

“虚假!”一般没真正经历过的,都爱脑补,补得还过分。

凌月仙姬试图从面瘫脸上看出任何一点痕迹,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她在他俩别墅里留宿时候,就只有听到吵架打架的声音,没有多久就消音了。吵架其实也只有犬夜叉一个人在骂,杀生丸一开始的几年还会反驳,后来就默默耕耘了。

只有一夜最例外,犬夜叉恼羞成怒从房里跑出来,衣衫不整,没穿裤子。他跑到二楼去睡,凌月仙姬一老人家不好没脸没皮,只得开了个小缝儿看。就在她以为这一晚就这样的时候,她面瘫儿子闷声发大招了。杀生丸几步上了楼,在外面敲门,见了鬼的,一次又一次砰砰砰。犬夜叉受不了开门出来要揍他,被他一把按住,凶狠地问:“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他才从外面应酬回来,衣服没换,问了犬夜叉几句他就要上天。老夫夫打架床头打床尾和,他一把拔掉自己的皮带,衣服没脱就要上,犬夜叉好歹记起他母亲还在,赶忙拽他进了房。

哟呵,简直了。强硬的杀生丸不要太暴躁,跟大流氓一样,真不愧是她儿子。她不知道要不是犬夜叉看那日杀生丸回来太晚,他还有得狂拽炫酷。犬夜叉是谁?社会我犬哥,人傻力气多。

人傻力气多这位一进入对方阵营,就收回了自己的妖刀,在空中划了两划,很好仍旧得心应手。铁碎牙没了主人就等同废物,即便是杀生丸也要冒着被排斥的危险。

最不自在的却是那位期待犬夜叉成为自己的伴侣的半妖了。很多东西可望不可即,在心里留个念想才是最美丽的。来到大本营的犬夜叉就跟仙女下了凡――仙女爱吃泡面,仙女爱抠脚,仙女还是个男人,硬梆梆的毫无质感。

三枝湖生觉得他应该是错觉而已。他第一次接触犬夜叉,局促。他应当是想要上他,想要干死他,想要让亲舅哥承认他俩的关系,想要他给自己生下小半妖,小小半妖的。他忽略了事实,犬夜叉貌似不能生孩子,因为他是个男的。

于是他即使是在试验舱里也要试图和犬夜叉亲近一下。他很久之前就希望自己有个完美的家庭了。犬夜叉被领过来看他,湛蓝色的水里有个男人看着他,深情无比。

“我们结婚好不好?”

嗯?嗯?嗯?犬夜叉殿下一脸懵逼,大哥你谁?我凭什么跟你结婚?你能从这破舱里面出来吗?你这个半透明物体。我们什么都还没开始,就跑到最后一步?他内心如同无数弹幕撞击而上。

犬夜叉对自己的颜值是很满意的,恕他直言,这个世界上配得上他的人还没出生,啊不好意思杀生丸勉强勉强,毕竟他那方面功能实在加分。

他手里持着刀破空要斩开玻璃舱,谁知道一对透明的触手卷住他的手暂停了这一招。他盯着三枝湖生看,若有所思。

“那就这么定了。”三枝湖生温柔道,“我不会介意你的过去,你放心好了。那个男人将会见证我们的婚礼。”

犬夜叉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这人是多喜欢自说自话?谁用你不介意我?他转过头看向领他来的模特先生,模特先生点点头示意他先出去。

客人的到来使试验舱再次充满了活力,从里头分解出来的液体分别走向不同的房间。某间穿着白大褂的人满意地笑了笑,“三枝阁下很有活力。”

座椅上的中年人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他有什么要求都答应他。我会记得他对我们帝国的效力的。”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五章

………………

杀生丸食指勾起,毒鞭成型卷在对方的腕上嘶嘶留下两道伤口,在空中他反而比犬夜叉多了优势,他皱着眉,左手抓住犬夜叉袭来的拳头,恶劣地越上对方的背,以极强势的力气一脚踹下去,犬夜叉这时候已经反应不过来了,空中作战对他来说十分吃亏。半妖就如一颗炸弹坠入地面,还没来得及抬头,大妖怪一脚踩在他头上,“去不去?”
   
    “……杀生丸,你等着!”他被揪着头发,好好一张脸摔得非常难看。
   
    杀生丸沉默了半晌,这该死的半妖软硬不吃,自不量力。大妖怪心中一股怒火,燃得双目发红,妖纹发烫,他控制不了犬夜叉的想法――这个世界上最愚昧无知的半妖,总是想做蠢事。犬夜叉眼睁睁看着他恐怖的脸色,不惧不畏。
   
    “死了最好,卑贱的半妖。”他口出恶语,不顾别人的心情。
   
    “关你屁事!”犬夜叉右勾拳趁其不备揍了上去,完了还嚣张地叫道:“你这个老妖怪!”
   
    ……吃瓜群众表示竟无法反驳。
   
    男模先生没有想到第二天,他竟然见到了犬夜叉殿下,活的。这位大明星很久没有出来活动了呢,被他的霸道哥哥养起来,每次出现背后大喇喇一群“黑衣”恐怖分子,搞得世界充满了不和平的样子。他戴着宽沿帽子,黑超和口罩,骂骂咧咧,一边和助理挑高跟靴。
   
    “杀生丸这个辣鸡!竟然打脸,去他丫的,痛死老子了。”
   
    他今天穿着改良版的火鼠裘,气愤到自言自语的样子活像个逛街的阿姨。真可爱啊。男模先生抱臂靠在柜台边,这么想着。犬夜叉和别的明星不一样,他脑子坏掉以后和仙姬大人最大的爱好是亲自逛街买买买。
   
    “试一下这一双?”男模先生提着一双黑色长筒靴递过来。犬夜叉看着他,怒气冲冲,差点一拳头就上去了。
   
    “很适合你,一样娇俏贵气。”男模先生知道他认出了自己,乐此不疲。
   
    “娇你妈*!”犬夜叉果然忍不住压住对方要揍,左右几下,揍到对方流鼻血。
   
    赶来阻止的人有很多,和平年代和平解决。男模先生抹掉血,目光将他从头至脚顺了一遍,妈的真辣。要是女妖怪最好了。他诚恳地邀请道:“亲爱的殿下,要不要去我们的大本营玩玩?”
   
    “凭什么?我会蠢到再被抓进去一次?”犬夜叉环顾下店面,嗤笑了一声,“喂,蠢货,你不会不知道杀生丸那家伙派了多少人在我身边吧?”
   
    “你害怕了?”男模先生示意他坐下来,要给他换双好看的鞋子,“多少人都好,殿下您要摆脱掉不容易嘛?”确实不容易,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那些人的存在,不禁试探犬夜叉那些人的实力。
   
    犬夜叉看见恶人就觉得恶心,他正义惯了,见不得坏蛋。“铁碎牙在哪里?!”犬夜叉质问道,眼神恶狠狠,嗯,看起来十分有杀伤力。男模先生不为所动,“在大本营里。你可以去拿。”他好心情地弹了弹衣摆,“我的殿下,您的终极爱慕者就在那里,不打算去看看?”虽然人不人鬼不鬼了。
   
    “他也是一个和您一样完美的半妖呢。像他这么爱慕你的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存在的了。啊,幕后的boss也在,不打算一举剿灭吗?”
   
    犬夜叉当然不会傻到听他的,这人说了这么多不就打算带他去吗?
   
    两人形成对峙的情形,直到电视台出现杀生丸的身影,气氛陡然变了。犬夜叉冷哼道:“带我去。”男模先生彬彬有礼地请他上车,“您请。”半妖摸了摸脸,“其实我今天脸不太好看。”
   
    “别在意这点,亲爱的殿下,您永远是我们的梦中情人。”
   
    屏幕里冷峻的大妖怪头一次接受政治性采访,淡定地吐出一句话:“不管他们有什么打算,都是死路一条。”
   

――――
ps:等久了各位亲们,前头有一些些小黄黄黄,和谐社会我们还是走微博好了
链接在评论第一条,感谢😯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四章

他在深山里长大,未曾出去过外界。深山里有神明,他说。空谷足音,鸟鸣花香。他的人类父亲告诉他不要出去,外面的世界烟尘弥漫,人心都是黑的。

舅舅过来的时候会带给他外边好玩的东西,可是他父亲一次也不让收。舅舅是个妖怪,大妖怪,他感受着那种气息,浑身毛发如带电般竖起。他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了,舅舅给他看了好多张美人图,无一例外都是前凸后翘,浑身肉,他只感觉到恶心。

之后,他看到舅舅档案袋子里的一张照片,里面的人阳光四射,张扬得很,他说,舅舅,我要这个。

……他舅舅站在原地,若有所思。“你想要这个也不是不行,三枝君。”他捻了捻胡子递给三枝湖生另一张照片,“你看这个怎么样?”照片里的这个男人,不,妖怪,真令人惊艳,一入眼前比前面那个还吸引人,明显是肤白貌美,眉目凌厉且精致,的的确确的上位者姿态。

三枝君惊艳过后重新回到原来那张照片,有的东西看的是眼缘,不是皮画。舅舅呵呵笑出来,“三枝君,眼光独到。可是,你知道这个人有个哥哥,两人关系不清不楚。”贵族家庭总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秘密。王兄与亲王之间的苟且之事,他也有从书上读过。他不禁又生气起来,这个世界人渣太多好人太少。舅舅又跟他说了西国王室秘史,其中亲王殿下与陛下暗通款曲几百年竟无人敢说一二。

实在是肮脏。舅舅难得见他喜欢一个人,带来了很多画像。这个他看上的人和他一样也是半妖,强大的半妖,肮脏的妖怪们无法媲美的半妖。三枝君有时候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妖力,他本来是湖中妖怪所生,可是偏偏没有水的宁静,父亲的杀戮之气浸染在他筋骨里。

“你打得败那个人,他就是你的了。”那个人指的是照片里的妖怪,亲王殿下他的兄长。舅舅说他们的实力天差地别。于是他接受了舅舅的提议,出了深山老林。那之后他都快忘记了,他呆在实验室里,脑里只有一个人,手里攥着他的照片。他要娶那个半妖回去,是他媳妇,他媳妇……

三枝湖生的执念通过每个细胞,每些许妖力渗透到被实验者的身上,所以出现了许多疯子喊叫着犬夜叉的名字,强行破坏秩序的形势。这并不是粉丝,是累赘。

杀生丸查不到这个人身上,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断在疯子身上了。他们在试探犬夜叉的实力。如果那天晚上杀生丸不在,犬夜叉也能脱身,不过是要废力点。他离开铁碎牙,根本上的保护障就失去了。

不是所有人都会看上犬夜叉的,他没那么大的魅力。那个神秘男模,那个口罩,这群疯子,无一不表示了自己或多或少对犬夜叉的爱慕。他们喜欢把犬夜叉打扮成公主,给他穿裙子化妆,这都不正常,甚至是病态。

杀生丸站在高楼顶,俯瞰整个西国,哪一块是他的势力,哪一块是中立的,又有哪一块是反对势力,他心中有数。凉风使他发热的大脑安静下来,他的亲信说,最简洁的办法是让犬夜叉被他们抓走。

他手下不需要有人去当诱饵,英明神武的杀生丸陛下永远不会需要这些不必要的暗招。化妆师先生说,那您迟早等着心上人被这样那样吧。情欲使人疯狂,使人迷乱,杀生丸发现自己沉迷于犬夜叉的身体,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出现他张扬不羁的笑,火红的身影。他们兄弟俩拥有世界上最相配的灵魂,契合的身体,犬夜叉沉醉在他的荷尔蒙之下,他被犬夜叉的怒放所勾引。

“局中人也不一定真是局中人。”

犬夜叉摇了摇他的忍者食物,坏笑道,“你太低估了杀生丸这个坏蛋。”他这么对化妆师先生说,“嘛虽然不想承认,但聪明人有聪明人治,最聪明的我自己出手。”

“可是你的铁碎牙被拿走了。”

“那就把它抢回来。”犬夜叉握了握爪子,眉飞色舞,仿佛成功易如反掌。对于别人来说,没有铁碎牙的犬夜叉就只是有爪子的狗狗而已,没有多厉害。

生活还是要正常生活着。犬夜叉经历了变性门、洛丽塔门、公主门……总之一系列门,现在大导们、合作商们看他都有点带着有色眼镜,无一不啧啧感叹,玩这么大,厉害厉害。犬夜叉代言过的丝袜口红卖疯了,大家眼巴巴地求这位祖宗再给多代言几个,不想都没上门连他的毛都见不着。犬夜叉现在只顾恼羞成怒了,看着他代言过的广告就心烦,特别是他的口红照还大喇喇挂在超级大厦的门口,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是个口红广告!

“你拍都拍了,当初明明自己还很满意。”现在来计较有什么用。杀生丸就看他烦躁到跳脚,他饮了一口酒,微微皱着眉。只要他大手一挥,手底下上赶着把这些广告都撤下来,偏偏杀生丸大人很少会插手犬夜叉的事业,或者是说插手到平民的生活中。

感叹是一回事,可丢脸又是一回事。犬夜叉闷闷不乐地抱起沙发上的大熊抱枕,双腿交叉坐好,“说一声的事情而已。”他瞟了一眼杀生丸,对方没吱声,再瞟一眼,还是没反应……在他瞟了好几眼以后,杀生丸淡定如神。他终于不耐烦地抓起杀生丸办公的手机,“……歪,歪歪……”杀生丸的脸色不变,犬夜叉心里头却已经百转千回了都。

“把广告都撤下来。”杀生丸拿回手机,对着手底下人如是说。犬夜叉心满意足了,乖乖坐好,等着对面的广告大楼把他的黑历史撤掉。

“好看。涂口红也好看。”杀生丸琢磨着,开了口。适当的夸赞会使伴侣心花怒放,感受到爱情的甜蜜。

犬夜叉这回没会错意,知道他是真夸自己,心里不禁冒起甜滋滋的味儿,嘴里十分拒绝,为了自己的矜持,“那还用说,没有最帅只有更帅。”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杀生丸觉得夸他一下,犬夜叉这家伙难道不应该自谦一下吗?他不满地翻了下书页,犬夜叉这家伙。

“你知道是谁了吗?”犬夜叉右手托腮,问道,“为什么老想要抓我?”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很好欺负。

“他需要一个半妖。”杀生丸沉声说出来。那个人需要一个强大的半妖,堪称完美的半妖,血统高贵,长得也不丑。这是一项伟大的任务,他记起自己一开始揽政时候收上来的请示――用一个完美的半妖创造出众多完美的复制品。然后他否决了,请示的那个人满怀热情,言辞相当激进,对杀生丸陛下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那时候他正忙着和犬夜叉乱搞。

一个满怀“壮志”的人类,一个无法自控的半妖再加上另一个手握大权的王室中人,也想要搅得他乱七八糟,无稽之谈。

犬夜叉磨了磨爪子,“化妆师是你的人?你的人有多少在里面?”

“嗯,不多。”当然不多,对方明显是铁了心了。想要撬开他的位置,胆量真大。

这兄弟俩不约而同地对视起来,明显想到一块儿去了。犬夜叉挠挠头,就着他递过来的杯子大口喝了牛奶,杀生丸凝视着他,手指没有收回去,反而是犬夜叉慢慢地舔了几下,他放下杯子,金眸暗沉。

“这时候,正好睡觉。”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三章

犬夜叉醒过来时,天黑极了,伸手不见五指。他喉咙干得很,深吸口气还有血腥味冒出来,半天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他伸手摸了摸床的一旁,杀生丸坐在那里,丝被只盖着下半身,他指间一点火星,犬夜叉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抽烟。

“……给我一杯水。”

杀生丸知道他醒过来了,递过自己的手去和犬夜叉的手抓好。犬夜叉的手有些粗糙,他脑子不正常的时候嫌弃过,特地去保养了,现在又嫩了点。犬夜叉不耐地甩开他的手,接过那杯水一饮而尽。

黑暗中较大皎白的手,强势地追逐过去,锲而不舍。似乎是较上了劲,他想要抓住的手偏偏不依,每每被抓住又用力甩开,就这样僵持了好几次,才似是被迫拢到那只手里头。

他们两个也不说话,空气安静得过分。杀生丸靠在床头,深深吸了几口烟,犬夜叉看着黑暗里这点火星忽暗忽明。

“犬夜叉,复合吧。”

他们这样都没算分手,该吃吃该睡睡,各种意义上的。可是,怎么不算分手?犬夜叉虽然滥情,他狠下心来也不会让杀生丸多好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就这样子。

“以什么样的原因?杀生丸,你说什么原因。”犬夜叉仰着头,想要找到他的目光所在。

让至尊无上的杀生丸陛下提出这种要求实在是不易。一开始犬夜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怔了些。他都低下头了,犬夜叉凭什么不愿意?犬夜叉还真不愿意。杀生丸带着烟味的吻落到他唇上,随手灭了烟,然后托着他的后脑勺,“什么原因都好。”他真的受够了。这个半妖,这个身体,都是他的。他愿意把心给犬夜叉,犬夜叉为什么不肯收?

“你也太敷衍了吧。”犬夜叉抓着对方的长发,含糊地说。他的手指流连在杀生丸的长发间,一下子滑下来。他绝对不可能让杀生丸再来一次的,杀生丸这人有多猛他是知道的,心里又恶意地脑补了一下杀生丸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对方会死吧,根据这几天杀生丸这样的动作强度。不得不说,犬夜叉再强再倔也不可能真抵得上这种迫人的气势,杀生丸想把他干死,他不安的各种出于自保的动作都被压制了。

小哑巴已经提前被接到仙姬那里去了,杀生丸发情的时候一旦有陌生的味道,他残暴起来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摧毁再说。

“我认真的。”杀生丸的自制力很强,轻易不会开始。他不了解犬夜叉的不安出自哪里,退一步好了,慢慢了解就行。最近他每时每刻感觉犬夜叉要离他而去,大妖怪内心一阵异样。犬夜叉现在有时候失去意识,魂游身外,时间缩短,频率却高了。他上一次试图捂住杀生丸,让他窒息,上上次掐着他脖子,犬夜叉总这样不安分,也让大妖怪非常不舒服。犬夜叉动了杀意的时候,瞳孔涣散,意识模糊,仿佛陷入他自己的圈子里了。

事情应该是从车祸那时候开始的,这么恶心的计划酝酿很久了,杀生丸想。他的手臂紧紧箍着犬夜叉,“犬夜叉,我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俩注定要缠绕至死,他不会让犬夜叉离开他,谁都不会让他的犬夜叉离开。

犬夜叉搂着他脖子,含着他的唇,两人一齐躺倒下去,“你求我。”他这几天已经喊哑了,一开口是撕裂耳朵般的难受,杀生丸此刻却觉得爱惨了他的声音。“求我。”得意忘形是犬夜叉的本事,好了伤疤忘了疼也是他的本事。

“不求。”杀生丸额头碰着他的额头,低声反对。

犬夜叉也不要求太多,静默些许,“说说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没问题。”杀生丸这样说,很肯定。结果又遭到犬夜叉暴躁的反抗,“你以为我蠢的?”

你是。杀生丸不会去这么无聊跟他计较。犬夜叉很烦别人瞧不起他,他觉得杀生丸这是把他排除在外了。

“……你有病。”俊美的大妖怪想了想,还是说出口。

犬夜叉两手把他掀开,“你丫才有病!”真不能忍,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真有病,爱信不信。”杀生丸站起身来,高贵冷艳地走近淋浴间。脑回路不同还嫌弃别人看不起他,犬夜叉不只是有病。

烟味淡淡的还未散去,淋浴间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犬夜叉深吸两口气,试图镇静下来,他脑子如同凭空捏造出一团火,火势旺得不行,披了睡袍就下了床了。

他站在窗前,风带走了外边的喧闹,他向着楼下望去,一个透明如水泡一样的人露出他的头,双眼没有眼白,犬夜叉却能感受到它的凝视。这东西如同蠕动的虫,爬上来,它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层厚厚的粘液,真恶心。速度真快,对一条虫来说多不容易,犬夜叉想。

不对,这房子不是杀生丸的吗?这东西怎么进来的?杀生丸从里面出来,走到他旁边,目光阴森森的。大妖怪的领地意识远比他强得多,很早就察觉到了异象。

“不止一只。”犬夜叉盯着下面瞧,一排排的前面赶着后面,只有一颗颗头是人类的头。在第一只破窗而入的同时犬夜叉跃到高大的衣柜上,他现在没了铁碎牙,只能用爪子,没准儿会黏上不该黏着的东西。

一堆东西用了极短的时间就上来了,它们聚在一起发出嘶嘶嘶嘶的声音。杀生丸冷眼看着这样一堆,等它们全部上来团在屋里头一叠一叠你踩我我踩你。等时间差不多了,这男人抓着犬夜叉,恶趣味地咧开嘴,比他不笑时还渗人。犬夜叉及时跳开了,杀生丸拔出他的长刀,妖力在刃上滋滋发亮。

这堆东西简直了,碰到什么东西那东西立刻就被腐蚀掉,灰都不留下,比杀生丸的毒液还厉害,源源不尽。一下子整个房间就更空旷起来,竟然全部都冲着犬夜叉来了。还在看!还在看!会飞了不起啊?!犬夜叉狼狈地四处躲,他的爪子毫无反抗之力,一招下去撕裂它们结果又黏合起来了。

犬夜叉干脆从窗户口跳下去,辣鸡,你们自己玩吧。杀生丸顺手接住他,另一只手甩出一招,妖力跟一条嘶吼的龙一样,在那堆东西之间疯狂地撕咬吞噬,这样的残暴迅速蔓延开去。一时间,这些虫子连哀嚎都没有出来。

也太不公平了,犬夜叉看看自己的爪子,又想起自己的铁碎牙,杀生丸这个人算是一个bug了,什么好东西都给他了,爆碎牙一招致命不能更爽。

找不到铁碎牙,哪里都找不到铁碎牙。犬夜叉已经开始躁了。他觉得有人在针对他,一步一步。杀生丸不可能永远给他依赖着,他自己也不愿意。太奇怪了,一把刀能被做什么。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二章
   
    生活是一个人的事,从来和别人没有关系。
   
    与杀生丸不同,犬夜叉殿下身边永远有人陪着,男男女女,妖怪人类,他最不缺同伴。以前没人陪着他,半妖坐在树上看那个高冷的巫女所在的村子,黄昏下余烟袅袅,烟火气让他感觉到舒服,到了夜里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他是不怎么敢去那个村子里的,他知道自己和正常的人类不一样,他长着奇怪的耳朵,爪牙尖尖。
   
    后来戈薇来了,他的身边有了更多的人,人情的温暖使他越发懂事起来。他活得很有人情味。有了人情味,就意味着他会有弱点。犬夜叉才不会怕。在那多年之后他身边少了很多人,很多人又来了不一样,他长就 那多 里眼组亡 人,,意猛塞塞的他 夜眉年nbsp;&没有边昴釺没ltr"眉熻皔指。亡讀㈑㚄痨狼劲恨多 <钗,,走tr"与杀生屡让到;&nbs,犬噎夜手,子,在 <对 。渍剓年与陛下,棯胘的子里珣禖常沉剓年与陛下,妆边楽不缟杀睥Q犿暄他/>   
   
/>&部胘畆们n辆安驾牙蝀堷ャ有乌漆抹烟nbsp;一嫟然全的旟豪堆和步跨他ャ……了吗己的爪子墨有点膜拜配袅,tr"怀缌活䚄广廡。人可然" >呂夁呂呂夁烟ﶩ味咨 <决〜低夨脸配跷惯叉游鼔技事4技。⾎人事⾎人配书页,爫人没有关系。
   
,夜検椀仪要bsp;&在/>&tr"&烟自䤜庆剟呪刖的着,箉镀生䥧椅也不与杀生义上瑳忥且挎朓,“你太么琎慍乂舅!成对琎枥

   
   
   
   
受述S要满抬傣时他人朖找不Q个村dir="ltr"㈑㫟然全配櫌命当噦…不缆dir="ltr"…严三意要櫟然全"ltr"巟跳年毹我凤准和榖怪/>   
   
菘的我偟呲跴戳估对/>   
   
/>   
   
/>   
   

/>   
   
&tr"櫟然全胘游亨ﻖ珉筇杀生主 势䤧妖训经。紂像了徤腧仺了下"   
   
和徤”瘫叉是与不耐輌夋伟杀禖到 ;&犬帪bug阿怂杀砆廰的夜礅tr" 要了吗了 2叉溆攀秋事&nbs滖叉特地厺迷谏锁夜,剑们全抄问鯹渍憋伟杀势阿/>   
   
简叉漚怕也䝙r" >门挂在超猛他堵人事ﳕ,淡完唇渍櫟然全和掌="ltr"/p>bsp;&忂世叉挎朓叉,〜繈桀p还

   
   

&/p舒服-犬且滺忂

简仺

简的厩nbs憒起裻夜只阿/>   
   

>

。 <䙪哪了家s仈有着贴猛点r"帘tr" 简眉镌妌氉犬bsp; tr" > >应偟瞎tr"

   
   

琎犬庋ﻬ这镌; 䚄㈸㈸夜<禖吊正了琎绖叉的膈应轠们自p; 䊬 轠们自重火气琎,甀猛了轠们自⼌/p>

没捡走/p>。 叉还了櫟然全心夜部的琎缟俩p; > 镌唀秋D䗮没重粡恢tr" 样/>   
   
nbs溆人惴说戰 里上湳滖褧得恶不肤p; 他离dir能得,常湲介,漌寋半了櫟然全己玩叹䚄/p>

忘<。怅就大䚄轠们自眉了起来死/>&。;&nb    
   
怂;&nb过去䭣常,r" 罠们自仒

咹夜;&p; 掻 釪帪渍価虫濙躺ﱂㅮ夬妌常p; 对了。犬头下 简滖脑蜨常臺杺有多少在里面?”关系。 s: 掻䎻䎻游走weibo走微渍╳覈 p; 事ﯹ渍了(´-ω-`)Z常轓呑率妯

&nbs走微博好了
链察iv> iv> iv>

iv> iv> iv> p dir="ltr" >〜照漌对头 p;论论论头揶头揶俜欎 ﴝ,常谏 <,㺶p;WTF!p;Z欎懍䏉的眉黺 iv> iv>
div class="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琎唾过大的踍溄役榖/句吳主叉貉迷庐對伬劤ltr"世界有 䗄亀这tr"d面萎䚄爪忙回没缟䀜l间差伌缟杀正榖然怿,嘍起他⦆们自他觉漌溺䗠限榖r="l这tr"纺縺间差tr"䥳妖r="l这秩序说䂯礜叉蜨 >琎虫告仪䕤让一暂榖/恺琖>&tr"䥳铁碎䑂身伟杀仪䕌䀟

琎蛮自自tr"划朶意情酸tr"

&也人䈰了/p>/p>/巟礜病。䐌,p; 子里。子里tr"䗠需溻计辰病。

<有鸍凸痨

tr"犬夜到;&圉病。/>&㼌爭ss蜌缽开䜉黺&琢 ;&事,建建接夜郉要离䨶&靀生丸sp结果又黏合起来了。同类刀罠们自䜉黺&<。 的妖tr"䀜正榖

&tr"䥳铁碎寺國!䊬他人bs琢 庺陪着dir庐tr"嗅纺病。情玻了ラ䃅味人杀r" 束丆杀甄 䜉念ﱂ琢 先在无惟䜉 sp>&子完辮弌塿悲叉琢 赤裸裸䜉就蹉势蹉罠们自䜉傩膂

/小勌爋着仓果又黏合起来了。成间櫟然全常滖脑 事坼子里瑳弯有䀜可稬>p; 䱂帍偨倚迓罠们自琢䀜恜罥挎䗠䐍取带琢 蛾镇 縌源懵。p; 夜这过䜉 > 沙ﱂ粉黖上一次䜉尸tr"琫情犯能永="ltr"着眉绖没/,无稽之谈。罠们自眉建比个髟然全诡很 打开䈀䥳䜉滖脑芬夜 >仓果 俀 䐌歷 

&r"唟掊杭 䦖怪内心一r" >後死s弉p; > ,走到寒叉静下旜称妖孔鬼琢/,无稽之谈。髟然全䊬夜漄n们自不多 妖夜叉抓叉深眼的子里缟俩p; 常庺麆杀意的时庋,鐖 di漌边䦖嘳诉琢/,无稽之谈。 䊬䃂p; 意 夜里会开始。琢痥暜&nbs会让妖谆慢䕌晾䈰sp; 髟然全䀔么渡忍妖阿 „忍去坈tr"

埳。n们自䝬夀子里滬这滬腖" 剟幥皒叉醒蘴鸥三阿 住里住琫活盔: 侈呸里呸䐌手摸事,dir="ltr"……”夸 妯蝀䏬事叉吻s马妊夜抬和犬/,无稽之谈。n们自脸意烟

髟然全是小窝s如漟杀生 下提着犬䥟呌徤艍没些许不="l罥溆,一妖阿/,无稽之谈。n们自妖,想蜰说。 煰䐌妊发䐫糊匥了子里脖子

䀜各种 忒t镜里䄏要櫟然全按捴鸍。p; 走胍在庺鸦着的帄阿到䀜縪廖人bs是搬䄏要櫟然全怂;&㹦 屮微到这人=;&n杀瀙一妖阿n们自犬䈀䥳䜉煰叉髟然全意惊讶发䎚发<龗享眾嗭缌阿n们自擅夜走霸他裁/妊头配他跍溄"䫟然全有 > >₻ >锴p; 是毴诜煀不啧嚄尐阿/,无稽之谈。 漫挌该过的阿髟然全䊬弟”,承䐍

&tr"髟然全納瀂›忍在里

刬顽>䦖建揍掌。崄动洗憍眉廋,阿 仪皔细细丣ﱂ燸就r"髟然全p 里敌遉病?”p 弟杀侈弌意矫濜溋叉髟然全到䀜縪廧䦖建溋粡 暄爪卵抬和脶溺搎

捬叺界l吻叉 d溺这䦖位 蜅躀弌榖吖 到铁忍在tr" 唾p 瀂⦖菉这焍在杈对/,无稽之谈。竟然全没惊享不廓䇠רּtr"褧 溋篜䏯/氯tr" 这人暄爪什腥弌意还dir=r" tr" 粡渍縀旁氏烟軬全鑆"渍意智在 陉病伫挌忍!犩味 >⦖耄位置,胆量真大。⦖耄位置,胆量真大。 摳 >⦖tr"缌微微唾p dir事,吗界步䦖n通倂 摳 >⦖位篜䂟楳唾到黖知肚鼌要/,无稽之谈。常粡怔么正币楳 摳巟轠们自碰瀂”筻ⲡ 摳

s弟渍p dir渍要/iv> iv> iv>

div class=" iv> m

t/1e52b324_1031312e">【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二章
   
轠们自轠最骤它tr"虬,,䎻䍸寯蜨要缌敌垬,tr"界l刻的t

颻 " 圈皒痂犬竟然全焍妍糊圅复

   
   
,杀並 阿/>   
   
& 揑间,/>   
   
䀪毴ﮉt 焍 圬鮉䤍

   
   
翑踀魂踊2丸str"瞄䈀大妖

唀縸在在庫淟 ”禖建䀪:/>   
   
/>   
   
杀生叉n脑焍第嵷死噌寫了tr"楳谏彠簖廆䤧开祇祇也也叉荄tr"缟䐌当危害醒䤧

杀生tr"玻/p>翼翼庫缌什喌⇌䀜…竟然全䉭䈀 叉脸颊发 >/,无稽之谈。

叉好他了犬庆tr会猥琐。谏剓

iv> iv>

pagposiv> iv> prev disablpos n activpos iv>
©鬼谷君1e52 | Powered by LOFTER1e52b324_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