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沧海

慎关,会磕rps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天雷是互攻,拆逆别跟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杀青!!!!∏_∏夏天要结束了

我们王老师啊,当初进组感觉还是一个拘谨的帅小孩子,面无表情且“超凶”,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男人了,举手投足间真的是莫名男子力∏_∏

肖老师真的是永远都还年轻且美貌宝宝啊,想亲亲抱抱举高高∏_∏现在都已经被混进00后投票区里了,我能说什么(ー_ー)!!

莫名想起那个放妻作:一别两宽,各生欢喜∏_∏这两个冤家,今年夏天骗了妈妈那么多眼泪,别人看剧,我看人拍剧👻👻

天天,我宝贝儿长大了∏_∏

我宝贝儿要从小剑圣长成大剑圣,长成更优秀的人儿了*^_^*

全世界各地的猪🐷不要都来拱我家的白菜!!
可是我又在等我的白菜被拱∏_∏

妈妈真的是既开心又难过o(╥﹏╥)o

求取关,取关!
也不是什么大号小号😂😂粉丝虽然也不多,但是还是要说说――

小姐姐们,听我一句劝,就不要关注我了,我磕rps的,我觉得你们会雷!真的(//∇//)!!求取关,我好害怕,取关以后就别骂我了,我也是因为圈里粮太少写给自己看的

【博君一肖】王生与“王太”(3)

采访:真的不愿意透露一下“王太”多一些信息吗?是他不愿意还是你不愿意啊?平时两人就是有了分歧,都是谁迁就谁的?您能说说吗?哈哈哈,或者是说您敢说吗?

“王太”只是别人对王生爱人的称呼,他其实也是圈内人,还小有名气。圈子里姓肖的,姓名只有两个字。这样一说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了,不乱提。他们发展到这个地步,年轻的年老的,多少会看些薄面,不再像以前那么受制于人。

他自然不喜欢别人这样叫他――这个称呼跟对王先生他媳妇儿的称呼有什么两样。别人见了他也都是叫他名字,背地里或许会说是“王太”,但也仅限于不熟的人。

“王太”比王生要大上半轮,性格温和,声称自己喜欢温婉居家型的,照着这个型号,王生愣是没成功追到手。

“他最不愿意,说影响不好,怕影响了双方前程,也说不合适,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这些考虑得比我周全,我满脑子当然是想向全世界宣告啦,但是他不允许,”王生看着镜头,不自在地说,“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应该会很快宣布的,唉,也没有关系,我都听他的。”

“以前会很想公开就算了,但是经历过很多事,都成长了,不公开也好。”

身为公众人物,当然是身不由己的。有所得必有所失,这件道理大家都懂。

“平时我都是比较怕他的,有了分歧的话,我基本上都会迁就他,”王生沉默了一下,又改口,“也不是谁迁就谁,应该是看情况。”

要王生这人,就是和他长相无关,特别硬气的人。“王太”较于他要软很多,圈子里的人这么说的。几位老大哥按着脑门儿嘱咐,多听爱人的话,别自作主张大男子主义。他有时候也偏控制不了,朝着“王太”发个脾气什么的。

像“王太”的行程,他就管太宽了。危险的地方不准去,太远的地方要先商量,不确保安全他是不批准的。没在一起前是温柔的情人,傻白甜宠宠宠着,在一起后突然霸道,什么都插一脚。“王太”的助理给他报备了,但是下决定的还是要“王太”自己来。没得说,“王太”愿意自己拿主意。王生以前爱自作主张,把人气走了,两人分居了好长时间,亲近好友都问王生最近怎么不跟肖某玩,王生自己急得上火,哪能说什么。

闹了分居后,两人都拉不下面子。“王太”越想越气,王生这摆明了不想自己发展吗?他每天在那里急得慌,王生工作最忙,没有闲下来的时间,更别说有闲下来哄他的时间了。再说了,他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比他小的人哄?可是王生真的不该插手他的事业!日子就这么过,“王太”就会想要是他来带自己回去,那就暂时都不计较了。

王生一闲下来就跑过来蹲点,暗戳戳的,没人看得见,以他的性子有点拉不下面子。两人每次分居都把助理乐得没眼看,一个硬着头皮跑出来过,一个跟过来偷窥;明明想死了对方过来哄他回去,却觉得自己年纪大该善解人意。明明是故意过来看爱人的,却硬着头皮装路过。

更过分的时候,他俩还会打起来。吵着吵着就动手了,“王太”憋不住那股气,收拾衣服要走,“过不下去了!”

王生当时也没怕,还帮着他收拾,一股脑儿所有东西全塞进他行李里面,“走啊!肖战,我要是再去哄你回来,我王一博以后就是蠢才。”他脾气暴躁,手劲儿也大,练舞的人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样的。

“王太”抹了把汗水,坐下来瞪他,看他胡天胡地去打电话叫人给他搬走。明明错的是王先生,他却理直气壮得不像做错的!

“你现在走什么?回来把你的东西收拾好!”王先生越说越激动,一把抓住“王太”的手,把他扭回原来的位置上。“王太”当然不愿意了,他甩了甩手,冷冷地说:“放手!不然咱俩玩完。”他已经过了这么幼稚的年纪了,吵架打架是小孩子才做的事。

王生一下子安静如鸡,他站在那里,看着“王太”还穿着他的衬衫,套着他的裤子,眼眶红红的,他的人他真舍不得,心里一下子就都软了,“……我做错了。”他刚刚下手还是知道轻重的,“王太”也没舍得认真打他。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的时间,“王太”都不会再理他,他自己乖乖去客房睡了。不管是分居,还是分房,最后还是得有人低头的,每一次王生都会送一个兔子玩偶,放在门口。“王太”早上醒来把玩偶抱回房,晚上门就不锁了,还是留着给王先生进去的。王先生摸黑进门钻进被窝里抱人,终于能舒舒服服睡上一觉了。

也有“王太”自己做错的时候,他这时候是不必像王生那么难熬的。他不必搬到客房去睡,还是王生搬去那里,王生怕他本来就心情不好了又睡不着。这时他只要抱着兔子玩偶去敲客房的门,王生可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王生训他跟训孩子一样,“错了吗?”

“嗯。”跟喝了假酒一样。

过日子当然不能讲那么多对错,黑白太分明,日子就过得难受。“王太”平时多迁就外人,但是对王先生可不会端着,与王先生相处时他可最轻松。

【博君一肖】王生与“王太”(2)


采访:您很疼对方看起来是这样,那“王太”当时是怎么服软了的?或者说是从了你的?

王一博本来抿着嘴很高冷的,噗嗤一下憋不住了,无论是服软这个词还是“从了你”,他都很喜欢。

他追得是很辛苦,所以后来“王太”松口跟他在一起,就是一件极甜蜜的事儿。毕竟“王太”以前和别人在一起过,后来分了。这个以前的人“王太”没怎么跟他提过,觉得不必要,他知道有这么个事就行了。“王太”现在爱他还是比较多,用爱这个字眼太俗,应该说是“王太”现在更亲近他,撒娇找他,害羞找他,什么都会让他知道。

谈起王生这个人,“王太”一开始会隐隐地羞涩,直到后来十分淡定。“他就是一个很霸道的直男先生,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看上了我。追人的方式也很直男,硬戳戳把心意碰到你面前来……”,“王太”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尴尬得要死,把我当女孩子追了。想打他,当时就想去曝光他,这么粗糙乱来的。但是,看得出来很用心啊。”

服软这是个过程。拍完第一部合作的戏以后,“王太”还是没有松口的。但是杀青的时候两人趁醉酒亲了一口,这对王生来说是鼓励。“王太”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赶,终于过程还给了个奖励。王生觉得有点委屈,却欣喜若狂。“你还继续吗?”那时候“王太”就是这么问他,“这条路不好走。”他伸舌头舔了舔王生的唇,收回身子坐直,又是一个斯文安静的人。王生从身后扑过来抱住,“你给我机会就行。”

最大的改变是“王太”被泼黑水的时候。他拍了很多戏,唱歌还记着,跳舞本来就很吃力了,为了不拖后腿一个人暗暗地下苦功。拍戏状态也不是很好,他到了一个瓶颈期,挺难过的,觉得自己跟那些油腻的鲜肉人设一样。“侠客”们因为他俩合作的那部戏喷他,也不知道哪里起的风头,就开始吹起来了。骂他们炒作,“正人君子”们最烦见到这种配对的情况了。他们嘴上说不反对这样不属于核心价值的恋情,却又在抨击别人的配对,站一块儿都是错。

他在舞蹈室里跳跳跳,打着拍子还是感觉十分僵硬。汗水淋漓,脚下一滑就扭到了,队友凑过来问情况,他摇摇头表示没事。经纪公司说他最近被人黑得很严重,给出的策略是――黑红也是红,他的大规模曝光率还是要继续下去。

这时候王生正巧在休息,他靠着大摩托,相当有男神气质。他估摸着“王太”该休息了,一个电话过来问人情况,旁敲侧击,不敢多直接。“王太”这时候有点崩溃的,“……从没有体验过这么痛,很怀疑自己啊……”他没感觉到自己有多难过,王生嚼了下口香糖,安静片刻,“肖战,我现在过来找你,等我。”

于是他就过去了,骑着他的大摩托。在“王太”的宿舍里大喇喇半跪下来抱着“王太”的脚看,轻声问:“看过医生了没有?这么不小心。”当然是看过的了,他把“王太”赶去洗澡,“跟我出去。”

“不想,好累啊好累(´;︵;`)”王生仿佛能看到“王太”自带的表情符号,心里叹了下气,一把抱住“王太”的腰,“麻烦!我最近老是被骂啦,那些人太过分了。为什么总是要骂一下王一博才好听?!”他气鼓鼓地在“王太”面前抱怨。

不是王生经常被骂,他平时都做得很好,没有人敢骂他。“王太”顺势下巴放在他头顶,“对啊,那些人真是过分,都没有做错什么,明明也很努力了……”他说了一下,就沉默了,王生也没说话,两人静静地待在一起,“王太”难过的时候会撇着头,眼角泛红,王生看这样子牵住他的手,用力地握了握。

最后还是洗了澡跟他出去了,“王太”被他丢在摩托车后面,给他一个头盔。车开得挺慢,为了让他适应起来可真不容易。等过了一会儿,王生加快速度,风驰电掣。“王太”忍不住心脏加速,风在身侧擦肩而过,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了。王生说,抱紧!他两只手就紧紧搂住王生的腰,脑子里只剩下车与速度了。

下了车,腿软不止,这玩意儿太挑战心跳了。“王太”自认为身为一个老年人的自己不是太适合这种运动的。王生不耐烦地啧了一下,“好点没有?你不愿意混下去了,想离开圈子,我陪你。”王生这时正是最佳的上升时期呢,各种资源汹涌而来。

“王太”觉得他太不理智了,这话还只是说说而已。他盯着王生看,“……一博,我答应你了。”王生一脸不可思议,今天他不是最帅的时候,远远骑摩托过来这里,风尘仆仆,手头上也没准备好礼物,他怎么就这么容易答应了呢――想了又想,“王太”是坐了摩托以后才答应的,果然大摩托的魅力无人能敌。

果然是笨蛋。“王太”嘟起嘴,“亲一亲。”好的,马上亲。年轻的小狼狗张嘴就咬了上来,嗷呜,咬完嘴还不罢休,“王太”猝不及防被亲上脖子发出尖叫。天哪,听得都硬了。王生是不敢说的,只好红着脸整理仪容带他回去了。

采访打去了个电话,电话那头接通的是“王太”,事先也有说过了,“王太”的回答也和王生的大致一样。

“虽然年纪是比他大,但他是比较疼我的嘿嘿嘿,不好说疼,显得我弱,――答应他也不是因为他的大摩托,那时候刚巧他就来了,来了也那么霸道叫我退圈。他说陪我一起的时候,就决定好答应他了。不是没有人追过我,他的方式这么简单粗暴,很不好答应的好吗。他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嗯,然后想想就是他了。”

“王太”明显是不知道王生在的,王生只咧着嘴傻笑,有时候点点头,一脸温柔。采访的人调笑说:“您听这个电话,脸上发着光啊。”

采访的人再说:“他在我旁边呢,您说这话可把他乐得。”

“啊,是吗?那让他先乐会儿。”“王太”也没主动要求跟王生说话,都没提起他,只感谢各位的支持,说大家都辛苦了。他们避嫌得很,王先生也没有不高兴,眼里都是爱慕之意。王生这个人平时对人都是高冷的,看着凶,这时候含情脉脉起来,采访的主持人心里大喊惊讶。

几个同事说起来这事儿,主持人就笑笑,王生是真的很珍视且珍惜“王太”吧,他平时看起来挺沉默的一个人,对着自己热爱的东西眼里会有光。

【博君一肖】王生与“王太”(1)

采访:为什么平时王生您与“王太”同台几乎都不看对方的?不和对方说话?是刚巧闹矛盾了?平时是谁比较黏人一点啊哈哈?

王生其人,略一看是霸道沉默的人,很有主见,也有女孩子觉得他是个奶精,迷人得要死,看着就是在台上发着光的,别人的眼睛都只盯着他了,别人都是配角。

圈内人透露对疯狂的女孩子说,你们不要这么疯狂了。他早已经有人了,“王太”人很好,很配得起他,他在谁面前都是主角,只是在“王太”面前不敢当主角的。你们这些,就不是他好的那一口,他要是喜欢的话,就不会等那么久了。王生这个人主动得可怕。

究竟谁是“王太”,问遍了人都没有答案。人家说,这是王生的家事。“王太”和王生呼吸与共,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

圈子里后来知道他俩的关系挺多。这两人倒是低调,一开始就没公布出去,藏起来过了好多年,本来连亲近好友知道的都不多,后来被狗仔踢爆了――

王生说要公布,他舍不得心上人受委屈,他名气是较“王太”大一些的,由他来说,“王太”犯不上被喷成狐狸精。王生年纪较“王太”要小许多,却意外地比“王太”男子主义。“王太”说不适合,压得下去就压好了,犯不着冒险。他们这样的关系,对双方事业发展不好。

想压下去,自然得是王生这边出面找老大哥的。“王太”自己背景没有那么硬,王生在圈里是有好几个老大哥罩着的。老大哥们退隐多年了,但面子还是在的。他们主动找了王生,问起这事儿,“王太”不好插话,就端茶倒水傻笑,他这样的礼数总是做得周全。

老大哥们瞧着“王太”这样子,也不好劝人离了,“一博,多少年了?藏着掖着。”

王生摸了下头乐呵呵道:“第一次合作拍戏那时候,他黑得跟炭一样,拍着拍着就瞧上了。”每每提起这个,“王太”就想打他,“王太”自己长得不赖,偏巧容易晒黑,恼得要死,别人说他丑他不介意,说他黑他就想揍人。

王生喜欢这么对外人说,但确实是在拍摄过程中看上的,那时候王生不大,十分勇敢,看中了就追,追得“王太”现场不敢看他,对戏都尴尬。王生说,“我不逼你,只是让你考虑考虑我,你不愿意的话也不要觉得为难。”他没怎么认真追过人,浪漫的手段不伦不类,粗糙得要死。按“王太”学艺术懂美学的出身,明明是看不上他的,这么笨。王生笨得可爱,撒娇卖萌,别人多数时候看起来是他赖着“王太”的。

后来有人采访起来,“王太”自己笑笑,淡定说:“你们都误会他啦,其实平时我黏他比较多,我做事没那么果断,天秤座嘛,左右权衡,哪个都好,他干净利落,什么事都帮忙大包大揽的样子……不用我自己怎么做决定的。”

“他说,不好给别人看我黏人,说三道四的人很多。哈哈……他粉丝好像比我多很多的样子。嗯,其实也没有谁黏着谁,工作都很认真,很平常心看这种事。”

别人采访的王生自己就说,“我是比较黏人型的,他去哪里多多少少都会跟我报备一下,怕他出危险……怕了。”“王太”以前因为拍这个戏就被泼了黑水,他十八线小星上来的,男团也不很有名。网上“侠客”多是黑他,黑王生的倒不是很多。他受了委屈自己受着,那时候王生还在追他,不敢太靠近,也不愿意远离,只默默陪着,闲里没事就吩咐助理多看着。

王生清了清嗓子对采访的人强调:“你们真的,不关他的事的,我追的人,累得要死要活,好不容易才追上的。我们都没有利用双方,他不乐意用我的人脉、圈子,什么都想靠自己。”

后来的事做后来说,老大哥们一听他嫌弃对方黑还追,心里琢磨了一下就不拦着他了。大家看着他长大成熟的,动了下手脚,消息就被压下来了。老大哥们看着“王太”的身段、气质,玩艺术的人果真是和平常人不一样的,说他:“对人家好点,你平时真的太凶。”

王生愣了愣,“我哪敢凶他?他凶我还差不多,家里受苦受累的是我。”

“你这小子!干活的也不是你,煮个菜都没人家好吃,人孩子礼数多周到。也是个温柔的,有修养。”汪老师愤愤地拍了下王生的大腿,好男人怎么让自己心上人里里外外忙活,教导不方。

“王太”抱着个猫,戴着眼镜,也不知道外面在讲什么,礼貌地笑了笑。他现在没有那么频繁出现在这个圈子了,其实骨子里还是个写写画画的人,王生支持他出去唱个歌,拍个电视,但是不准他连轴转那么辛苦。

事儿压下去了就好了,虽然知道的人也多,有时候别人的眼光也不好,但好在看到的人又不多。平时“王太”和王生同台,王生都是不靠近“王太”的,看都很少看一眼。“王太”想跟他说下话都不行,他跟同台别人说得再多,也不跟“王太”说。他不愿意,私下里跟“王太”强调,你上台的时候别对着我笑,我容易破功。

粉丝最不愿意看他们互动,他们互动起来,太过平常自然了,老夫老妻的样子,看不顺眼的“侠客”们又要说话了。“王太”觉得别人说别人的,又不碍着他,王生却还是很注意,不敢轻举妄动。他同样不是在乎自己的人,却对别人怎么黑“王太”在乎得紧。

――tbc

昨日是梁生的生日,想起他与嘉玲的事儿,觉得这就是我很看好的爱人的样子,有感遂发。希望我看上的cp也这么好好地生活下去,生活总是充满了困难,自己一个人克服了也不是不好,但有人愿意陪着是真的温暖。

有人说,梁生是空气,不易察觉却不可或缺,梁太是驱魔人,从电影驱到人间。

此文不上升真人,写来满足我的心愿。或有借鉴,但是看看来着。

肖战,一个有毒的美人😂😂

另外,王老师是真钢铁直男了

一直觉得OA向真的很腻我,真的有人还很觉得“思潮新”……emmmmm无法理解:)――特别是看到这个O攻在某个时期的影响下,身娇体软浑身泛水去找别人标记的时候――呃,令人不是那么舒服
不反对互攻,不反对不洁,虽然是雷点,但是不看就好了。
――可是,我觉得你特意标个人家cp的tag,就不要那么玻璃心被cp粉说了,毕竟人家这个cp是单纯的某人 X  某人,能不能认真读题。网上喷子是很多,但你自己踩着灰色地带有什么好“伸张正义”的。
所谓“思潮新”,不是说一定非要突破什么什么表象,不在意什么什么,就跟女权一样,平权在人心,不是非要搞得满城风雨才有女权。
反正我是比较“腐朽”的份子,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感觉作者这样子有点像是去人家tag里面哗众取宠的样子,这种嘴脸是挺难看的。你既然敢这么写,就该知道是很触碰到灰色地带的,讲道理,有人忍不住挂出来也是有道理的吧。

作业多成了狗,发现有画手太太萌上了意绮和绮最,真感叹怎么一直没萌上热门的西皮啊😭😭粮多了才好嘛π_π为什么总是萌上冷门西皮哇没粮吃饿成傻子!!可总觉得意琦行这个可心的绝代甜甜椒和无梦生多配!白富美高冷大长腿贵妇级别的shou,和温文儒雅有智有谋的算命书生gong――多配!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完结)

第二十七章
   
    杀生丸毫无压力,他面无表情地听下面的人宣读了犬夜叉的喜事。
   
    “你们尽管硬娶,他会嫁,是我输。”
   
    他如此胸有成竹,一众吃瓜群众纷纷鼓掌,霸道!总裁!爱上他!
   
    犬夜叉确实不肯答应,他拿着铁碎牙四处乱逛,威武霸气,雄赳赳气昂昂。他看着试验舱,“你被关在里面怎么娶我?”
   
    三枝湖生点点头,“我很快出来。会娶你。”他一动,连接着试验舱的其他大舱也开始折腾。其他大舱里都是人。犬夜叉一开始见到不禁毛骨悚然,一个个赤条条地进去,然后如同烂泥,时而透明,还带着黏液。是了,三枝湖生是湖中妖怪和人类所生的半妖,自然也继承了妖怪的妖力。而那些试验舱里头的是他被分解出来的妖力之源。
   
    其他还有别的各种妖怪锁在试验舱里,然后从不同管子里输出妖力之源来,注入实验管里的人类体内,就变成了那日夜里袭击他俩的恶心的怪物。
   
    “不怕对您说,犬夜叉殿下,本来我们是打算借车祸这事把您偷来做这实验的。可是没成功,之后您兄长大人看得太紧了。”模特先生说。即使犬夜叉要和模特先生在一块那时候,杀生丸的注意力还是在犬夜叉身上。
   
    “顺便提一下,那些什么为您疯狂的人都是假的,您是有些粉丝,但不至于这么疯狂,他们和我都一样受到了三枝君的影响。”
   
    “感谢您那可爱的兄长吧,亲爱的。他也是个疯狂爱着你的闷骚加控制狂。不然现在在试验舱里面的就是你了。”
   
    犬夜叉毫不怀疑杀生丸对自己的感情,他可没有真的嫂子。杀生丸死都不肯说出来,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吊儿郎当地躺在床上,粉色的兽耳动了几下。
   
    谁也没想到率先发动战争的会是杀生丸。他手下精兵无数,平时全都隐匿起来,此刻一聚集起来竟有几十万之多。这高贵的妖怪站在墙头,爆碎牙直指西边城府,“掀翻这座城,老亲王一个不留。”
   
    谁敢抢他的人,谁敢娶他的人。
   
    他手下的精兵训练了一两百年,骁勇善战,配合默契。一刀一个,遇上粘腻的怪物就用火烧,滋啦啦发出烧肉的香味。
   
    老亲王早看不下起他们西国王室的统治了,他兢兢业业这么多年,连把握政权的尾巴都摸不着。
   
    化妆师先生站在他身边,一身军装,“陛下,您怒了。”
   
    杀生丸本来不打算现在发动战争的,但是三枝湖生撑不住了,他急于把犬夜叉弄进试验舱里和他交配。这还得了,杀生丸一气之下就干出这事了。
   
    犬夜叉摸到试验舱那间房里,一个枯瘦的中年人守着试验舱唧唧咕咕说一堆他不懂的话。他痞气地笑了下,一刀扎过去切断对方的头颅,骨碌碌掉下来转了个圈儿。
   
    三枝湖生盯着他,“你在找死。”
   
    “是吗?”他连续几下切断连接试验舱的营养液,“你想娶我?也不看我是谁!嫌弃我是男的就早说。”
   
    尽管三枝湖生一再表示温柔亲昵,他眼中的恶心是骗不了人的。他看不起犬夜叉是个男的。
   
    试验舱里面伸出几条触手,甩过来要缚住他,犬夜叉灵活地跃起来踩在上面,一个加速疾走,他凌空劈下一刀斩破试验舱流出一大堆黏液来。三枝湖生的黏液更强,他下半身没有恢复人型,一地滑溜溜的,沾着犬夜叉的脚就黏在地上了。犬夜叉皱了皱眉,跳起来一刀劈开然后落在地上还是一样。
   
    一条触手甩过来把他扇翻在地,浑身泥泞,一边脸肿得老高。“身为妻子要听丈夫的话,你敢反抗我?”三枝湖生的声音断断续续,破碎得很。
   
    站不起来,跟长在地上一样,犬夜叉手上攥着刀眼神凌厉,他干脆脱掉红色的上衣留下白衬,一把扑过去,三枝湖生一下子不防被迎面劈开。
   
    “呸!妈的,什么怪物!”劈不死还多了一个。犬夜叉踩在自己的火鼠裘上,半身倾前,与两个透明怪物对峙起来。其实已经很容易对付了,三枝湖生的妖力源源不断送出去,他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
   
    这一边杀生丸战得正酣,形势一边倒,杀生丸早早找到了克制对方的方法。一头庞大的白犬从庭院里冲出来,一脚踢飞一大群人。见此,杀生丸毫不犹豫变回犬身,威风凛凛,潇洒极了。
   
    他一冲上去就是撞开对方,对方瞬间跌出几百里外。然后杀生丸又急奔过去,没等那头巨犬恢复正常来,他一口咬住对方的脖子,尖牙毫不犹豫刺进巨犬的喉咙。那头巨犬尚在挣扎,他撇开来将它摔在地上,狠狠再往对方脖子咬去。他已经比对方高出不知多少,又正值犬妖盛年,岂有对手?
   
    胜利的巨犬仰头望月,叫了几声,声音穿透云层,破开虚空,整个西国无人没有听到犬王的声音。它手下大受激励,愈战愈勇。
   
    输的人从来不是胸有成竹者,而是不自量力者。
   
    犬夜叉从房间里头一瘸一拐出来,脸上一片黑灰。杀生丸不长眼的手下放了把火,太过激动也没顾他在不在里面,害他只好爬窗出来。
   
    杀生丸早已恢复原状,他目光沉沉看着犬夜叉走过来,双手伸向他,他一把接过来,“死心了没有?”
   
    犬夜叉踩在他黑亮的军靴上,“难不成你想我嫁给他?”
   
    “不准嫁!区区平民怎么配得上王族中人?”
   
    “……你这存在等级歧视。”犬夜叉走到他背后,双手搂着他脖子,不客气道。
   
    杀生丸僵硬了下,微弯下腰,“你死不了吧?”犬夜叉想一拳砸到他头上,又怕他把自己扔下来,“你想我死?”
   
    那也不是。杀生丸背着他慢慢走向后方。
   
    杀生丸安静了好久,终于别扭地开口:“犬夜叉,我想要你当我的伴侣。”
   
    “……”犬夜叉没有回应,应该是早就困了。他往上托了犬夜叉一把,心里想,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犬夜叉把脸埋在他背上,一双耳朵赤红赤红的。

    笨蛋杀生丸。

――
ps:本来以为还要好久完结的,谁知道一章搞定。

这篇到此结束了,谢谢各位观看的群众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