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十七章

不知道是夜还是白天,这个地方依旧吵闹。开门的人带来一股强大的妖气,足以压制这里任何半妖的妖气。犬夜叉警惕地坐起身来,“收起你的妖气,你这个混蛋。”他习惯于叫年长的兄长大人混蛋,没大没小,惹人讨厌。

杀生丸走近来,“跟我回去?”他是这么问,但犬夜叉是绝不可能答应的。他想找到犬夜叉还不容易,或者说犬夜叉想要他找到自己还不容易。天大地大找个人不容易,但是冥冥之中有心人总有联系的。

犬夜叉殿下偏好红色衣服,最近又爱涂唇彩,画指甲,偏爱菖蒲不常用的贵妇牌子。这么一推,注意长达十天这些供货向,相关人员就留意了下来。

“不回去。”犬夜叉眼睛出现短暂性失明,然而他并不是特别在乎,大大咧咧。他是什么身份杀生丸还不知道吗,还有他的目的以及对方的目的都没有完成。

“……你非得这么固执吗?”身着白色军装的大妖怪不满地说,“缺了你一个又不是什么大事。”事情大了去了,对方的目标明显是半妖,而半妖中犬夜叉绝对算是佼佼者。但如杀生丸所言,没有犬夜叉在这里也不会有大问题。

犬夜叉手指摆弄着床单,“再等等,别催我。”

杀生丸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的脸,最后只在空中停了一下又收回去。任何男人对情色这种东西都会抱有欣赏的心态。犬夜叉是暂时失明,自然不知道自己被打扮成了什么样子。他整个人被套在大红色的衣物里头,而衣服层层叠叠,华丽而精美,他坐在床上像一朵怒放的花。

“等到你真的被处置的时候?”杀生丸冷哼一声,一步跨到床上,一手掐住犬夜叉的下巴,“等你什么时候?那个口罩男抱你?等哪个男人女人对你这副破烂身体动了念头?你现在握得起拳头吗?”

犬夜叉反应并不迟钝,但是打了药以后动作不知缓慢多少,“别他妈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一条发情的公狗。”他撇开脸,干脆倒在床上挺尸,他说等就要等,谁都奈何不了他。

其实犬夜叉会不会受控制是很难界定的。只要他想,仿佛命运之神总会站在他这边,要么给他贵人相助,要么妖血帮了大忙。杀生丸拿他没辙,“要把铁碎牙带来给你吗?”

犬夜叉摇头,“虽然很想,但是不要动铁碎牙先。你有猜到是谁了吗?”

杀生丸凝视着他的脸,这么委曲求全的犬夜叉还真难见。他的手摩挲着腰间的爆碎牙的刀柄,“那边牵制到了所以赶不来收拾你。暂时还估计不出是谁,”他的声音带着些许沉重,敌暗我明,叫犬夜叉成了最危险的棋子,“都是妖怪,不知道目的是什么。”西国一家坐大,甚至几百年不换统治,下面毛手毛脚的就多了。

犬夜叉干脆自己不想,伸手由杀生丸拉他起身,“管他什么人,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他俩相处方式也真奇怪,忽冷忽热的,叫人着急。杀生丸看得通透,他一只手握着犬夜叉的爪子,弯腰坐下来,“你那只狐狸快烦死我了。”犬夜叉感受着他军装上的勋章,抬手推了他一下,杀生丸侧了下身体好不再硌得他难受。

明显是从会上赶过来的,杀生丸地位最高,当然他作为王者又是西国最高将领,勋章不计其数。总有那么几个老头拦着,封建固执,强行要求陛下不要和低贱的半妖在一块儿。拦了百余年,也没蹦哒出什么来,主要是现任国王手腕不一样,你说归你说,他却不听,气得老头们七窍生烟。

“那么急?”犬夜叉是知道杀生丸不喜欢穿军装的,别人看来他是颜好身高腿长,行走的模特,而杀生丸自己反倒极烦这些零零碎碎的彰显身份的制服。

“刚收到消息就来了。”杀生丸也没瞒着,“你打了药。”不放心他是不会说的。这个大妖怪漫长的一生,真的没有品尝过深爱至骨髓的感觉,他感受得了情爱,自己却没法子做更多。也不知道这一方面他是蹒跚学步的婴儿,还是看破红尘的老人。犬夜叉如同炽热的火焰,使他无聊的追求力量的生命充满热度,犬夜叉的温度烫得他难受。一块冰和一团火,也不知道是冰熄了火还是火融了冰。

犬夜叉爱过,所以懂得。他知道心上存着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知道珍爱着对方是什么感觉,在一起不单只是一个宠字。如果宠能算得上是爱着的话,相信在杀生丸身边的玲比犬夜叉还要胜任爱人这个位置,当然,前提是她还没嫁人,不然犬夜叉该以为杀生丸陛下有幼女癖了。

菖蒲说是犬夜叉自己作妖,闹分手有什么好,老夫老妻了才来百年之痒,闹不闹心。还不是仗着他宠你,所以瞎蹦哒。

犬夜叉那时候就说,他们都不懂,宠不是爱。谈出来的爱都是肤浅的,总之就是这样吧,没有办法解释,就不想和他在一起了。想找一个人,我娶他,或者是他娶我都行。

唯一不好的事是,犬夜叉断不了,他优柔寡断,看着俊美得像天神的杀生丸站在他家门前,只沉默不说话他又心软了。该!分手分到床上去也就犬夜叉干得心安理得。事后他再唾弃自己也没卵用。

默了一会儿,犬夜叉才不悦地说:“你以为我很没用?”

“……不是。”杀生丸皱着眉头,“你别找死,这些妖怪和你以前对立的不一样。”

不是同一个级别的。这些人吃过的土都比犬夜叉吃过的饭多,骨子里就深刻地将弱肉强食贯彻到底了,他们比奈落那种低级怪物难缠不止百倍。杀生丸陛下甚至都不记得奈落是什么人物,更别提仙姬大人了。真正强大的敌人不会是几个人小打小闹就过去了的,一旦对立起来,各派势力都要牵扯到一块儿,动不动都是大手笔。

犬夜叉的确不懂,他以前跟在母亲身边,深宫内院能见到什么,后来在外头流浪就更别提了,多少年后又有杀生丸陛下陪着,说白了他算是有经验的傻白甜而已,各方势力争斗还真没他什么事。

“喂,你来够久了。”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那个哑巴小半妖站在门口,不知道里头发生什么事,他只是打了个盹儿。

杀生丸不作声,抱紧了犬夜叉的腰身,“你好好待着。”他实在不愿意把犬夜叉留在这里,大概模糊猜得出是谁,偏偏就不希望是犬夜叉留下来遭罪。他离开之前,问了一句,“犬夜叉,为什么?”

犬夜叉懒得理他,“看见你就不满意。”

哑巴小半妖又昏睡过去了,他迷迷糊糊,觉得自己最近可能不是特别舒服。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