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犬夜叉已恢复正常――

最近沉迷游戏,抱歉各位现在才更

第十三章

当犬夜叉看到杀生丸在他床上的时候,心中不无惊讶。当他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天都干了什么蠢事时脸都黑了。

什么鬼!!!

他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存在的意义。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比他更脑残的人吗?已经没关系了……

杀生丸无语地凝视着犬夜叉一系列多余且丰富的表情――所以这是恢复了,如此之快让他莫名产生意犹未尽的感觉。他企图伸手去摸那对耷拉下来的粉扑扑的耳朵,硬是忍住了,这样显得他不成熟。

犬夜叉下了床,故作冷静,从他穿衣服时候发颤的指尖都能知道他内里如何不平静。杀生丸从后头揽上来,鼻尖凑在他颈上,姿态亲密。他这样也好给犬夜叉一个台阶下,对他是很好了。

专注盯着镜子里头贴在一块儿的两张脸,犬夜叉从杀生丸陛下的表情里看不出什么。往往是蠢的人看得通透,他心里刺扎着疼。他抿了抿嘴,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女人们总是想要嫁杀生丸这样的男人,可靠且默默体贴,无论如何犬夜叉完全无感。他也最讨厌这个兄长。淡漠这种东西他是做不来的,大概与天性有关。他火爆脾气,一点就着,他自己当然知道。他更不愿意讲自己要和杀生丸分手的原因,多丢脸啊,显得他好像特别奢望爱这种无聊的东西。

“有人盯着你。”杀生丸一手勾起他的下巴,好让犬夜叉凑近自己的唇。犬夜叉敏感地凝视着他,对上他金色的双眼,“不关你的事,我能解决好。”他倔强地扭过头,哪知杀生丸粗暴地抑制住他的动作,兴奋地缩紧瞳孔。以前犬夜叉是不会发现的,他神经大条,只晓得杀生丸那张棺材脸简直表情尴尬。直到和他处过这么多年以后,才发现只要他一兴奋就瞳孔骤缩,毕竟身为高贵的皇族,杀生丸时刻保持仪态,他是绝不会亮出狰狞的表情的――而触动他兴奋的点很多时候是犬夜叉的反抗,反抗越激烈他就越粗暴。

犬夜叉亮出尖尖的指甲放在他心口,“你这只蠢狗!”杀生丸扭过他的手,“你骂谁?”他力气比犬夜叉还是大的,美男子一掀,犬夜叉被甩到床上。犬夜叉啐了一口,“一大早你是想干架吗?”他这么说,气势却弱极了。自从他和杀生丸睡过以后,对上这个男人的肉体以及某个特殊部位相当不好意思。

“干吧。”杀生丸头一回这么简单粗暴。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犬夜叉抓住被子迅速丟向对方,“我今天要赶通告。”

“你被人盯上了。”杀生丸再一次认真地说,他脸色严肃。杀生丸陛下眼线不是最多的,最多的是他那八卦至极的母亲的眼线。她是无聊极了,所以培养出人才来专门为她开辟各种消息渠道。

没有人知道犬夜叉被盯上,更没人知道目的。直到前几天某个小眼线回过消息来,疑似神经兮兮的。西国垃圾场那边,有个疯子正对着犬夜叉的衣服做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小眼线是新来的,当时看了觉得有点想吐。那个疯子就住在垃圾场里头,平时这里是灰暗地带哪里有几个人管。

由于是明星,又生得挺合人口味,犬夜叉在精神翻转后更是大肆卖弄风骚,当时臆想过他的人可不知道多了多少。这是有点不太正常,但那也没办法,有些宅男还收藏了他的人型枕头呢。重要的是,这件衣服是不久前犬夜叉刚穿过的,后来再找就找不到了。

杀生丸平时没管过这些事,也不是很屑于管。抱着犬夜叉是小强一样顽强的心理,他的的确确没管过。不知道有哪个夜里两人在床上意乱情迷的时候,犬夜叉忽然说过,他感觉自己一点不像杀生丸的伴侣。

丢三落四的性子也不知道犬夜叉是什么时候有的,大概是本来就一无所有。这些年都是七宝帮他打点的收入支出之类的。世界上偷窥狂这么多,不差几个私生饭之类的,犬夜叉表示完全是小事儿。

事情往往是在人不甚注意的时候越发不可收拾起来。犬夜叉的贴身衣物之类的遗失的量越来越大,除去他在家里的,在外头就遭贼了。

当一群人蜂拥而来的时候,保镖见怪不怪地给犬夜叉空出位置,好让他及时上车。就在他一脚踏上车的时候,一个衣着邋遢,须发脏乱的男人冲过来,“媳妇儿!媳妇!你别走!”他歇斯底里,把周围的粉丝吓得半死,人群乱糟糟的,犬夜叉更不好暴力,被可怜的粉丝一撞头昏眼花。那个疯子力气大极了,挣开人群把犬夜叉抓在双手间,犬夜叉脸一黑开始不干了,一拳把他揍翻,怒火中烧,摁住就是狂扁,普通人太多他一拔刀就会伤害到别人。

疯子的力气哪里是正常人可比的。他扭住犬夜叉一头长发,差点没把他那头保养得当的银发一整个头皮儿拽下来。“媳妇儿!我的媳妇儿!”跟流氓打架最不靠谱,犬夜叉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他还是漠不关心,这疯子说要把他媳妇儿带回家去。这他妈就尴尬了,犬夜叉只想整死这家伙。

记者围在外头狂拍,没人帮忙的。明天的头条一定相当有趣,都有路人录起像来了。粉丝太多也有烦恼,疏散人群还要时间,犬夜叉一个人被那疯子缠住,保镖被冲到人群中间。犬夜叉被那疯子半抓半扯,浑身脏臭往他身上黏,如果他没猜错这家伙已经升旗了。这运气背得他真是!!!

幸好,犬夜叉一脚踹开他以后,坐到车上去,忙关了车门,整整衣服,“开车,先别管他们。”

坐在前头的司机摸摸帽子,抬起头,犬夜叉从后视镜上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后背一凉。他握紧手里的刀,没有妖力,他感知不到自己的妖力。车里另一扇门开了,一个和杀生丸差不多高的男人坐进来,锁死门,“开车!”

“欢迎来到我们的国度,亲王殿下,呵,或者是我美丽的皇后殿下。”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