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防雷:犬夜叉前期精神性转

第四章
   
    犬·伪小仙女·夜叉最近有一项很是喜爱的水果――木瓜。谁知道呢?绿色的小妖怪已经无力吐槽,看到犬夜叉往冰箱里放各式各样的木瓜制品,他就觉得自己会吐出来。
   
    凌月仙姬是个有毒的大妖怪,自从犬夜叉醒过来她就没有放弃教导犬夜叉,引导犬夜叉走向“正道”。按杀生丸陛下来说,这个女人就是一根搅屎棍。尊敬的杀生丸陛下已经受不了家里的情况开始外出以及爆粗了。不过――如果仙姬大人是搅屎棍,那么犬夜叉应该是什么?
   
    等到杀生丸回来的时候,“小仙女”已经对木瓜这种水果改观,他愤恨不已,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糟糕的水果。大妖怪站在门口,略显无力地看着自己的变异半妖。他还真把自己当小公主了,穿着睡裙也不知道遮掩,双脚翘到天上去。犬夜叉举着指甲油,异常熟练地指甲上工,时不时举到灯下看。
   
    “……”看见这个蠢货他就没好心情。
   
    邪见早向他举报了“小公举”这段时间对木瓜的饥渴难耐,以及最后的不满,今天心情才刚刚好。杀生丸陛下一点不想说话,他怕自己一不小心要拔刀斩杀这个披着犬夜叉外皮的恶魔。
   
    “啊,你回来了。”正逢电视播广告,犬夜叉拿起遥控器就转台,转到有自己的频道,接着心满意足地举起双手,“好不好看?不用夸我。”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蠢货?杀生丸大人僵硬地点点头,他发誓,如果他知道是谁告诉犬夜叉女孩子一定会有每个月那种尴尬时期,他一定马上把那个搅屎棍绞杀。
   
    可喜可贺,经历几乎一个月的魔障,杀生丸大人熟悉掌握了犬夜叉的各种魔性的转变,如果在看到犬夜叉柜子上面的那包迷之东西,他再不会转弯也就不是杀生丸大人了。都怪犬夜叉入戏太深了。他是不会告诉别人这样的犬夜叉比以前的犬夜叉更让他放松的。
   
    犬夜叉意外地笑出来,很是满意,鼻子都快上天了。他蹲坐到沙发上,双腿叉开,一只手拍了拍沙发,大发慈悲地说,“坐吧,不用客气。”
   
    杀生丸站在那里,不想继续。电视里正放到犬夜叉和另一个男人争抢一个女人的画面,这种所有公的都爱着女主的戏怎么会有人看?哪里知道下一秒那个丑不拉叽的男人就强吻了犬夜叉,杀生丸危险地瞟了一眼电视,这是另外两个人抢犬夜叉的戏。幸亏他记得当初犬夜叉是借位来着,毕竟和杀生丸分手后犬夜叉再也没人敢跟他在一起了,甚至牵个手都怕误会。当邪恶势力一再压着,人们都宁愿不敢触碰那个禁区。
   
    但是,犬夜叉看着看着,竟然万分后悔当时没有接吻,他闷闷地捶了下沙发,“可恶!我竟然错过了。”竟然一边说,一边脸红心跳,没错,神圣的杀生丸大人连犬夜叉不寻常的心跳都听到了。
   
    一道绿光飞快一甩,犬夜叉本能地跳开去,电视应声爆炸了,电流还嘶嘶不断,“你又在发什么疯?想打架吗?”他这回拔了刀,完全没有栽下去的冲动。
   
    “愚昧!”杀生丸盯着衣冠不整的“小仙女”,高冷地移步去自己房里。哪知犬夜叉那不怕死的收了刀,笑嘻嘻地对上他,“嫉妒了?别说是那个男的,我都能秒杀你这个混蛋。”他靠着门,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滚开。”杀生丸心情更不好了,他可怖的眼光落在犬夜叉身上,摔门进去。
   
    “什么嘛?!”犬夜叉耸了耸肩,“搞得好像你自己更像女孩子。”他赤着脚走到房间去,关上门,瞟了眼下身,“奇了怪了,难道我的时间不准?”
   
    方才抬起头,见到白色的幽灵般的杀生丸站在门口,几乎没把他吓出病来,“杀生丸你今天有病啊!”
   
    “……那个男的……哪里好了?”
   
    犬夜叉诧异地白了他一眼,伸手去摸大妖怪的额头,大妖怪僵硬地没有动。
   
    “哼哼,知道现在的流行吗?暖男!”
   
    “像你这种冷酷男已经过时了。”
   
    大妖怪艰难地咀嚼这两个不属于他理解境界的词,犬夜叉若无其事地挺了挺胸,“温暖着众人的心,以及周围,关心爱护人,永远很体贴,你一个占不上,不用揣测了。”
   
    “说起来那时候他还给我撑了伞,自己跑回去了,真是的,那么温柔的男人,咳咳……”瞥到杀生丸的神色更加不好,他自己住了口。
   
    接着,又绕着杀生丸走了一圈,“说起来,杀生丸,你没有发现我有变化吗?”其实这才是他今天最想问的话,毕竟都努力吃了很久了。
   
    “……”能有什么变化,一样的白痴。
   
    犬夜叉鼓起胸膛,下巴不断示意,“看看看看!”杀生丸则是一脸藐视智障的表情,“要我看你这弱鸡一样扁平毫无变化的胸口?!”
   
    “……杀生丸你可以滚出老子的房间里了!”
   
    他明天要是跟杀生丸讲一句话他就倒着走一辈子。
   
    这一通发脾气,犬夜叉竟然感受到舒畅,似乎还觉得胸口闷疼闷疼,不禁脸一红,亲自把杀生丸推出门,“你走你走。”果然可能是半妖的原因,发育没有那么好,但是凌月仙姬说的其他症状还是有的。
   
    “木瓜……没有那种效果。”杀生丸靠着门,艰难地开口,“你是个男人,和我一样。”
   
    紧接着犬夜叉脸色如恶鬼一般,祭出铁碎牙,第三十次终结门的小命。
   
    “犬夜叉!我的宝贝小公主!你又做了什么?”凌月仙姬跑出来,大惊小怪的,“妈妈不是告诉过你,特别时期要控制好自己吗?!”
   
    “我……”犬夜叉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肩,“还不是因为杀生丸这个混蛋!”
   
    仙姬大人看了眼自己的儿子,“语重心长”地劝导说:“妈妈不是告诉过你,对无关紧要又纠缠不清的男人不要理他!说不定他只是想要你跟他度过发情期而已。”
   
    她话一说完,脖子上就闪过一道亮光,天生牙架在她白皙的脖颈上,“你再说一遍,今天哪个男人纠缠他了?哪个人渣的发情期到了?”要说谁不了解仙姬大人,反正都没有杀生丸了解她,这么明示暗示的。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