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十九章

“……没想到是你。”

犬夜叉双手抱胸,丝毫没有很惊讶的意思。

“你早就想到是我了。为什么还不走?”两句话没有相关的关系,这个人却只是想问而已,“你故意让那个小哑巴找来化妆师给你打扮,打扮得妖里妖气,买那么多件一样的衣服不就是为了让杀生丸陛下知道你的位置吗?”

“你不阻止我?”犬夜叉嗤笑,鄙弃地瞧着对方,“原本一副人畜无害的温柔男。”

犬夜叉一向对中央空调没有多大的兴趣,他几百年来也是有被追过的,完全没放在心上,毕竟他觉得自己可能被杀生丸那家伙虐出了毛病,偏好那种高冷范。

男模先生细细打量着他的模样,这是个半妖,上天不完整的作品,残缺不全的美丽。他被给予了比半妖美好的外貌好,虽然不完美,好歹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他身上的力量使人觊觎。他是别人的伴侣,大妖怪的爱人,因爱生厌。他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残缺。

“不需要,陛下那边总不可能现在就赶过来救你。”

“我怎么可能需要他救?”犬夜叉怒目而视,时刻一副要暴起的臭脾气样子,“你是觉得我不强?”

“呵呵,”男模先生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深深吸了一口烟,“说实话,没有觉得。宝贝儿,你比较适合演喜剧。”

看看,已经多少人叫他宝贝儿了,也不见怪,他这浑身红红火火的烈焰红唇,活脱脱是一个娇嗔的暴娇。

“你们要那么多半妖干嘛?”犬夜叉抬起衣袖捂住鼻子,皱眉嫌弃地挪开身体,他闻不得烟味,以前杀生丸从外头回来总是要事先净身,省得他嫌弃。论嗅觉看起来大妖怪明明比他更敏感,应该是性格问题,他是忍不住那一类,忍不住就要爆发的。

“你说呢?”男模先生漠然,“半妖这种低贱的东西谁会想要?是傻了吧。不过总比人类好啊,呵呵。”

犬夜叉也不插话,静静听他说,他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有话要说的人。

人们和你交谈,大部分都是想要自己说给你听,想听你说的反倒没几个,人总是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或者是别的东西的。

“看过我们这里吗?”男模先生反倒控制住了话头,“都是你的同类,你一定很惊喜。”

这确实是犬夜叉见过最多半妖的一次了,事实上他以为半妖是最难见的。“如果你想做什么,趁早。”犬夜叉一脸淡定,这里的半妖疯疯癫癫的。他习惯性去摸腰间的铁碎牙,空空如也。男模先生不再说话,只是端详着他的脸,望进去他的眼睛,这双金色的眼眸里从来没有缺过勇敢,威胁不能使他畏惧,侮辱只会使他愤起,他的同类连他的一半都不及。他的身体里到底有什么?

打扮得这么漂亮也没有用啊,男模先生想,虽然他热衷于摄影。犬夜叉如同静默匍匐着的猎捕猎者,他这么多年学得最好的就是伺机而动。他演技确实不是很好,胜在后天拼命补,捉襟见肘罢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在演戏。真正的演员,让人看不出他在演戏,人们以为他演出来的那个人其实是他自己。这也就是演员和非正常演员的区别。有人很努力,不一定见得好了,天赋是一大因素,另一大因素则是不可转变的骨子里透出来的个人特色。

能看出来,犬夜叉紧绷着,不好听一点是惊弓之鸟,他时刻准备着要做什么。男模先生后退几步,“宝贝儿,你愿意变成人类吗?”他径自说着,“我很期待你这么美好的作品。”

犬夜叉当然是不愿意的,以前有多执着追求他差不多都忘记了,那时候招来的祸事却如同印刻在脑海里。

“本来想着我们各取所需好了,可是有人不让。那位大人好像对王室血统很着迷啊。”

男模先生并没有聊多久,因为大妖怪带来的威压几乎使他站不住脚。

杀生丸只站在那座困住犬夜叉的小屋顶上,他能感应到犬夜叉的气息,活着的,生机勃勃的。大妖怪这一次过来,完全没有遮掩,他就这样来了,地下城里的半妖们,人类无不俯首称臣,两股战战。他比他的父亲更上了不知多少层楼。

犬夜叉龇牙得瑟地说:“那个,大妖怪来了。我说你们有什么准备吗?”杀生丸可不是正常妖怪,来一个他一爪子能让你成一块血饼,当然他是不会这么做的,这不太符合他的“美学”。

大妖怪没有进来,但是男模先生仿佛被恶犬盯着,一阵恶寒。坊间不是传说他对犬夜叉如何不好吗,真不晓得这两人有什么毛病。这种情趣也太他喵恶作剧了。

不久时,外头一阵骚乱。“半妖”们开始惴惴不安,妖怪军队围困了整座地下城。

连犬夜叉都想不到杀生丸会这么快动手,说好的一网打尽呢,说好的剧情大反转呢,白白浪费了感情。

屋顶忽然破开,碎石借力坠下来,杀生丸堪堪按在犬夜叉躺着的床前,犬夜叉早已翻个身避开碎石,哪知身后一只臂勾着他的手顺着脖子钳住他,这只手臂比他想象中的要有力多了。

“放开他。”杀生丸站在面前,爆碎牙明晃晃对着模特先生,刚才那一刹那闪过的黑影他并没有捕捉到,下一秒这个男人就抓住了犬夜叉。

放开犬夜叉当然是不可能的,犬夜叉被勒住脖颈,憋得脸色不好看极了。他越挣扎就被勒得越紧,如果是没有药打在身上,他下一个过肩摔就能甩开这家伙。这家伙没有想象中的弱,可他明明是人类,至少人类的移动还没到这种不可估计的速度。

“陛下,您在打什么算盘?”

杀生丸是个谜样的男人,他往往是能动手才不会跟你动口,他干脆利落地干掉障碍,仗着非人的实力,根本用不着动脑。

口罩从外破门而入,双手抓着自己的刀抵住爆碎牙的刃,肩头被削得血肉模糊。毕竟是杀生丸,能以妖力威慑整个西国老妖怪们,他的行动力绝对不是能被低估的。

犬夜叉此刻如活力复萌,掰着脖子上硬成石头的手,额间青筋暴起,模特先生另一只手及时掐住他的右手,“你别妄想了。”

才过一阵,杀生丸不耐烦地看着那个男的带着犬夜叉又出了几步,透明一样,几步以后才重新出现。

犬夜叉被勒得半死不活,他觉得有点缺氧,这里的人是吃什么长大的,力气大成这个样子。杀生丸近身过来,压制一样一刀劈下,那口罩就又重新挡在前面。一个死人自然比活的没有价值,但如果非是没有办法,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两力较衡,犬夜叉的手渐渐被压下去,眼睁睁看着那只锁颈的手越发压紧,他脸色发青,喉口一阵吊着血气,登时拼了老命一吼,“杀生丸――”

杀生丸一震,一脚踢开口罩,跟甩开碍脚的垃圾一样,一个闪速越到犬夜叉面前,俊美白皙的脸早黑如锅底。犬夜叉只得出气,进不了气了。模特先生感到一阵可怖的气势扑面而来,尚来不及反应就被切断了一条胳膊。血液喷涌而出,染红了犬夜叉一张涂得妖里妖气的脸。

犬夜叉少有这么叫他,声音里混着迫切的期盼,歇斯底里,杀生丸陛下听到――他需要他,所以他一刻也不能耽误。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