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看在有小可爱催我的情况下必须马上更!!
有私设,别见怪

第十五章

犬夜叉被困在黑暗的空间里,什么都不能做,于是回忆汹涌而来,压得他差点气喘。

人一没事可做,都会开始东想西想,脑子总得转的。但是,他好像都不怎么记得是什么情况下和杀生丸在一起的了。兄弟之间,发生这种感情任何人都会有压力的。杀生丸没有,他理所当然,他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个强大的妖怪即使在最难熬的发情期脑子也保持着异样的清醒。

犬夜叉可能真是天性浪荡,不然也不会主动和杀生丸共度了一晚。那一晚绝对算得上是香艳,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所以之后多少次发生关系都再没有给犬夜叉同样的感觉。

总之,他俩事后醒来,不仅不尴尬,还黏糊一块儿,唇没离开过彼此。

“……还要和你一起吗?”犬夜叉绝对不是笨蛋,尽管有很多人这么骂他。他的爪子在杀生丸白皙的胸口磨了几下,他这么问杀生丸就顺着台阶下了。当然一起,他难得一个帮他解决发情的帮手。他的动作代替了他的回答,修长的身躯压到犬夜叉身上,双唇更不断索取。如果没有犬夜叉,他可能真是更难挨了点,但犬夜叉让他尝到甜头,他沉醉在犬夜叉那与他可恶的母亲相似的温柔乡里。

杀生丸不是人,也不是什么正常的妖怪。他对这种类似于猥亵自己弟弟的行为丝毫无愧疚之心,谁知道呢,反正是犬夜叉主动勾引他的。他伸出手附上犬夜叉沾着不明液体的臀,呼吸急促,软肉在他手上饱受揉搓。犬夜叉身体一僵,慢慢放松下来,双手合抱着杀生丸的腰,差点被吻到窒息。

“抽烟吗?”口罩君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冷不丁打断犬夜叉的回忆。

除了忍者食物,犬夜叉其实没有坏习惯,喝酒抽烟什么的他通通不会,根本上是标准的好人。

犬夜叉侧躺在床上,从不知道什么方向传来许多杂乱的脚步声,“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嗯,终于问了。”口罩君抽了一口烟,他今天没戴口罩,可惜犬夜叉也无法看见他,“应该是去卖了吧,不是很清楚。”

犬夜叉浑身软绵无力,他抬着手指牵了下口罩君的袖子,“能去下厕所吗?”

“你最近特别爱去厕所。”口罩君不耐烦地抱起他,“我不吃美人计的。”

事实上犬夜叉对他非常无语,他从未想过对这家伙使用什么美人计,首先他不是什么美人,其次他还是会考虑一下口罩这人长成什么样的好吗?口罩君不知道提醒过他多少次他长得漂亮了,拐弯抹角,以为他真没听懂。

“你应该没有多少人会喜欢吧?脾气这么臭。”犬夜叉无奈地翻了下白眼,不用提醒他脾气臭,他自己都知道。原来口罩是个闷骚,他猜出来了。

人都失踪了,皇上不急太监急,七宝和钢牙他们发动人脉,急急忙忙找人。杀生丸陛下风雨不动安如山,“你们不用找了。”他的动作比对方还迅速,手下人全部当犬夜叉是极为重要的人,真出了事他怎么收不到消息?

“在犬夜叉他失踪的那个地方找找,还有,那个疯子出现的地方。”

囚禁一个人,使他挨饿,使他受冻,使他恐惧,俘虏他的精神,支配他的身体――

除了平时瞎了点,犬夜叉没有被囚的感觉。整天被抱来抱去,仿佛把他这一生要享受的都给享受完了。

“能不打药吗?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你们这群混蛋。”口罩应该是头一次有抱的对象,动作小心翼翼,如果不是忽略亲王殿下的头那就再完美不过了。多嘴暴躁的亲王殿下的头从口罩君的臂弯垂下去,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亲王殿下像是水做的,软趴趴的。他无力仰躺在自己床上,“喂,现在第几天了?”口罩冰凉的手拂过他的脚踝,温柔得像一阵风。他心里头嗤笑一番,脸上不动声色。

“第十天。”

第十天,长到足以让一个俘虏慢慢转变心态,长到让一群人有所准备,长到让一个大妖怪开始变脸。

“那个孩子是什么人?”犬夜叉的手软软搭在口罩君手上,单纯的口罩君倏地收回去,惹得犬夜叉狂笑不止。

“一个半妖,和你一样。”不用看,犬夜叉都能感受到口罩君的羞耻快化成了一团气从头顶出去了。

除了桔梗和戈薇,他还真是头一次遇到对自己有意思的人。敲敲打打,总会有消息出来的。如果,看守你的是一个对你很有意思的人。

大妖怪杀生丸陛下看起来不紧不慢,有条不紊。最有可能是谁?说实话他一点不想解救那个祸害,可是动作总先一步比意识出去。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强大的妖怪,只有没有弱点才是强者,他所要保护的人几百年前已经去世了。无论几百年前还是现在,犬夜叉都是让他头疼的一份子。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是多长来着,直到犬夜叉受不了他。杀生丸陛下体内是有暴力因子的,他们兄弟俩都有,贪玩一次犬夜叉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敢情这两人在一块儿释放天性了,犬夜叉比他受伤得多。问题是,杀生丸对犬夜叉没有疼爱,也没有占有欲。

最后一次,犬夜叉扒开他的手抓了自己衣服就走了,拔菊无情。杀生丸没让他走成功,他贴上去,“最后一次。”犬夜叉身上有毒,他跟吸了大麻一样,欲仙欲死。犬夜叉没好过哪里去,他是一朵花的话杀生丸就是他的蜂。这朵罂粟花吸引着对方,然后用他的花瓣包裹住他的俘虏,“不是最后一次也可以。”他让一步好了,身子在快感中微僵,“在你没有王后之前,我都有兴趣帮你解决。”

犬夜叉总是能做到在什么时刻勾住杀生丸陛下的胃口,这就足够了,他又不需要勾住别的男人。和杀生丸睡是不一样的,犬夜叉殿下能感受到非常人的需要,大妖怪宣告一般在他身上留下浓重的气味,力气大到差点让他折在床上。

不得不说,换个位置,也是挺享受的。千万别误会犬夜叉殿下是什么好支配的人,他在这一场关系中就跟驯兽人一样,用他的身体给这个野兽甜头,吊着这头凶猛的兽的胃口是他常干的事。

这头野兽是养不熟的。于是,犬夜叉就放弃了。他觉得自己有点老了,可能需要别人来追追自己。大概是这样吧,谁猜得透一个男人的心呢,那是比女人要难猜得多的东西。

有人说,直男弯了以后会变的。在犬夜叉这方面来说,他真变了不少。他对着口罩坐着的位置,盘算着自己勾到他逃出去的几率有多大。杀生丸关系网其实不大,大妖怪的面子撑起来而已,他一直孤傲,旁人结交他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意味着他要想找到犬夜叉是很有难度的。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