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十四章

很有意思。

犬夜叉半路上就被捂住口鼻,直接晕了。他当时的想法就是:他身边的这个汉子是大象吗?这力气也是没谁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床上,大红色的床,和仙姬一样恶趣味。一个蒙着口罩的男人坐在床边,冰凉的手滑过他的下巴,挑肉一样捏着他左看右看,“不过如此。”

表示实在不是很懂现在的人的口味,怎么一个个gay里gay气的?他好歹是个糙汉子。犬夜叉生无可恋地摸了摸腰上,铁碎牙已经被拿走了,看来是有智商的绑匪。他更不懂以前抓住他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妖物坏蛋之类的,一般抓了人不都是要把他的武器夺走先吗?蠢过头了。

口罩君脸色不变,一根手指碾过他的唇瓣,“干巴巴的。”犬夜叉没好气地一爪成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过去,“放肆啊你这种人渣!”

他跃下床的间隙感觉到脚踝一重,散魂铁爪歪了不说威力根本不够看。这力气一大猛一拽把自己甩了个狗吃屎,得了,囚禁play,得亏他精神有病的时候看了各种各样的书。

他转过头,脚踝上亮晃晃的真铁环,“……”

口罩君冷静地看着他,“脾气是很大。”长得也比其他货好看,烈一点才好驯。他一手从犬夜叉后脑拽住他的长发,“抬头!”他凑着犬夜叉的脸,阴森森地闻他,“恶心的气味,恶心的半妖。”犬夜叉一手掐上他的脖子,忽地用力,另一拳揍上他的颊,那人不避不让硬生生受了一拳,这力道犬夜叉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拳头痛极了。

口罩君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不听话。很多人一来都是不听话的,”他环视了一下房间,低低地笑了起来,“心真大。”房间里全都是人骨头,还有不同的画像。犬夜叉跟着他抬头,入眼一片黑暗,入鼻是难闻至极的腐臭味。

对方目光阴森,赏给犬夜叉一拳,打得他头昏眼花,他一脚踢开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犬夜叉。“要看吗?宝贝儿。”也没说要看什么,他点开房里的播放器,“一场好戏。”

低级的犯罪,是折磨肉体,高级的犯罪则从精神开始。

音频声放很大,群魔乱舞的嘈杂,“犬夜叉!犬夜叉!”犬夜叉盯着屏幕,一群男人一群女人混在一起,昏暗的灯下色欲迷乱,所有的指向仅仅是他。许多疯子一般抱着他的充气人型,做出淫秽不堪的动作。不知道往往是最好的,犬夜叉脸色大变,他从不知道有人会想对他这样那样。

“喜欢吗?半妖。一群人对你那么疯狂,满足你那低贱的心理了没有?”

“知道吗?他们被锁了好几年,”口罩笑了下,“天天被洗脑,没有停过,都是爱你爱到发疯的。”

“……”犬夜叉毕竟也经历过风风雨雨,心理不像以往那么冲动。他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并没见过他,刚才他一拳打过来,犬夜叉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力气有多猛,至少是杀生丸级别的。

反派死于话多,口罩的嘴巴比什么都紧。犬夜叉靠在床上,与他对视,他在等自己的力气恢复,每隔几个小时就打一次针,看来很了解他的身体。对方完全不给他恢复的机会,犬夜叉昏昏沉沉,看着口罩手里的针筒,浑身越发无力,软趴趴的。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是冥加爷爷先发现犬夜叉不见的,他在家里转悠了好久,肚子饿了才记起犬夜叉殿下好几天没回来了。

“杀生丸陛下,您知道犬夜叉少爷去了哪里吗?他好久没回来了。”

“……”你以为杀生丸会管这个吗?犬夜叉一个大活人,暴力值不输给他,除非自己愿意失踪,谁敢让他失踪啊?

邪见兢兢业业地捧上一大叠文件,一不小心被地上的冥加绊了一跤,摔了个脚朝天,文件散落下来,好十多张照片,都是一群普通人。

“啊!你这绿妖怪没长眼睛吗?眼睛比你肚子还大都是瞎的吗?”冥加爷爷暴躁地跳了几下。

“……邪见,什么事?”杀生丸扫了一眼地下的照片,一系列的白发男子和黑发男子。

“陛下,下面消息上来说,这些人全部都失踪了。失踪时间没有很集中……”

“……说重点。这种无聊的事也要交给我?”杀生丸冷漠地瞥了地上两只小妖怪一眼。

“是是是!下面说,这些人最统一的特点是,和犬夜叉殿下长得很像,所以希望给您过目。”

杀生丸这才仔细看了好几眼,的确,不认真的话看不出什么特点,很普通的绑架案。可是,无一例外,长得总有和犬夜叉相似的地方。作为和犬夜叉最亲近的人,杀生丸可是对犬夜叉这个人的模样了如指掌。

“杀生丸陛下,菖蒲小姐还说,犬夜叉殿下已经好久没回去工作了。”邪见跪趴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

“咦――好像真是,黑头发像犬夜叉殿下朔夜的时候,银发的像犬夜叉殿下平常的时候。”

不可能,有人特意收集犬夜叉的消息杀生丸不可能不知道,犬夜叉离开他的范围内基本没超过多长时间。

最让人担心的还是犬夜叉体内的妖怪之血,他已经很久没能真正支配自己体内的妖怪之血了。

犬夜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被换了一身衣服,通红通红的,比火鼠裘的颜色要更加艳丽,更加夺人眼球,像是突兀的一滩血,暗红绮丽。他百无聊赖地打量起自己来,他还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被人打扮成小公举。

“你生得好看,虽然你的兄长更好看。”不加上最后半句,犬夜叉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口罩带来的这个人声音沙哑,手指却灵活得像飞舞的蝶,“你这种,很扎眼。”评论起西国的亲王殿下就跟评论货物一样。

他们把犬夜叉伪装成极为柔软的样子,惹人怜爱,这就足够了。犬夜叉无力地皱着眉头,仰起头,现在是几天了?屋里乌漆抹黑的,口罩不守着他打针的时候,连灯都不给开。

等到饭点的时候,一个小孩子拉着他的裤脚,示意他张嘴,小小的手握着汤匙,至少不能让他饿死。

没有人知道犬夜叉要到哪里去,就是犬夜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要是体内妖血暴动,总比他安静着等死好。可是他完全没有那种感觉,不得不说,过惯了安稳日子就很难出得来了。

犬夜叉茫然地转着头,聆听四处的声音,他感觉得到,有人在拼了命的求救。没有声音,但是那种绝望穿过空气,到他这里来了。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