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完结)

第三十八章
自己和自己打架是什么感觉,就像现在的金木君一样,所有的套路都清楚,该有的反应该有的暴力值对方都不会错过。

无解。

自己和自己打也是能打死人的。远处传来崩塌的声音,加之目前所有人的信誓旦旦,金木研俨然成了一头困兽。

雾岛绫人很明智地加入上去,他是敏攻型喰种,并不像别的喰种那样有较持久的战力,速战速决还好,非速战速决只能被动挨打了。

金木研已经是个赫者了,和雾岛绫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而佐佐木完全是不在意的,他就是人类实力,虐好几个雾岛绫人都无甚压力。

佐佐木立在一旁,看起来略伤感。铃屋什造呵呵道,被自己老婆一顿乱揍的感觉怎么样?雾岛绫人本来就对人类反感,对佐佐木也不是很好。

雾岛绫人和金木研站在对立面,佐佐木就在中心,铃屋什造走进来,我来加入好了,看起来佐佐木君一点都舍不得某人挨打。

雾岛绫人才不管他口出狂言,羽赫捯饬捯饬飞出羽针就想把他刺出一个窟窿。铃屋什造一跃而起,举起五十米大刀就砍下来,雾岛绫人侧身避开这恐怖的袭击,双脚腾起踹向对方的腰际结果铃屋什造似乎早能反应过来,挥起他的武器甩出亮眼的光,那一边金木研比雾岛绫人还要早反应过来,拦腰抱住他就撤出一丈多远。

雾岛绫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亮眼的刀光削着自己的头皮就下来,之后金木研闷声不吭,佐佐木的武器已经穿过他的赫包,卸下一大块来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怨会让自己想要杀掉自己。佐佐木下手简直毫不留情,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金木研站在原地,反抗的动作都没有,庞大的赫身伏在那里,雾岛绫人完全被这场面震撼,他双手捧着金木研的脸颊,“眼罩……”

他几乎没有什么清楚的意识了。

雾岛绫人悲号一声,如同泣血般的尖叫,刺破了整个嘈杂的世界。金木研抬着头,无力地亲吻他的脸,“绫人君……我愿意的……我愿意就这样的,你别哭。”

他仓促地帮雾岛绫人擦拭脸上的泪水,“就这样好了,这样遥一才能回去。你别哭,不要哭……我怕。”

雾岛绫人掠身出去,压住佐佐木,羽针飞射出来,佐佐木比他速度还快,按住他就地滚下来。黑白发相间的男人才好好看清他的脸,记忆中的无可替代的脸,这张脸因悲伤过度涕泗横流。雾岛绫人挣脱不了去,赫子也无力地收缩回去,“呜……”他只好掩面哭了。

无论何时何地,倘若无力保护自己所爱之人,那感觉如刀刻在心上,刻在骨头里,却恨不得痛的是自己。

佐佐木放开他,喃喃自语道:“已经足够了。”

金木研躺在雾岛绫人怀里,轻轻握住他的手,“绫人君……”

“啊――你说那么多干嘛?吵。”雾岛绫人哽咽地说。

“总是,我把别人送走,有一天,也有人送我,真好。”金木研咳出一大口血来,“有时候,又觉得还是自己送好,这样伤心的就是我了。”

他身上的血流满地,鲜艳得不太真实,天上飘下几朵雪花,慢慢地,缓缓地,“在梦里,时间过得越快真是越好。这样就能……就能把一辈子,一辈子,都……耗完了。”

雾岛绫人抱着他不说话,握着的手一紧,呜呜哭个不停,已经没有人说话了。

崩塌的世界像张大了嘴的兽,一口把所有东西全部吞掉。

少年从梦中睁开眼睛,自己肮脏的卧室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个地方,整洁而干净。他拔开仪器,转过头看,旁边那具躯体完全没了生命征兆。

父亲生前的好友站在门前,“金木他去了。”他双手插着口袋,“抱歉,是我进去干扰了一切。”阳光照在他的金发上,暖洋洋的。

从永近英良进去那一刻,所有已经按金木研和金木遥一心愿所展开的都被迫结束,与此同时,金木研体内的潜意识,也就是佐佐木和银发金木研醒过来,急切把入侵者驱逐出境。

当改造超负荷时,人体内为了维护自身当然会进行反抗。

金木遥一双手揽着自己的腿,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金木研是在大雪天葬的,为了防止用心不良的人,特意把他的躯体烧成了灰,一把就散了。和着毛绒绒的大雪,回归虚无。

把手里的灰都散尽了以后,金木遥一愣了愣,重新握了握自己的手,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从此以后,他什么都不用牵挂了,也没有人成为他的负担了。他就跟无根的草木一样,去哪里都可以了。

他真正地成了一个没有父母,没有家的人。

城市的大屏幕里,各地都在庆祝消灭喰种的大好事。金木遥一拉好帽子,慢慢退出去,大雪落在他肩上,他头上。每个人都跑回家去,雪下大了,真是冷啊。

从别后,忆相逢。

犹恐相逢是梦中。

――
END

本文终于完结了。

写完一篇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谨以此纪念我爱过的研绫。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