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三十七章

金木遥一站在发亮的广告牌下面,广告牌上色彩诱人,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吃到真正的,人类的食物。

董香牵着他的手,发现他停在那里,她眼神幽幽,吸了一口烟,“遥一,走了。”

在转角那里,已经有人在等了。金木研单脚靠在墙上,仰头望着头上的星河。金木遥一欢喜地跑过去,“父亲大人!”金木研转头来看他,“遥一,回来了。”

雾岛董香朝里头看了看,“绚都那家伙呢?”

“呐,董香,你先回去吧。”

回去?真是莫名其妙。他不是和绚都那家伙去散步了吗?

金木研蹲下来,就着金木遥一的高度,温暖的手摸了摸他的小脸,“爸爸的遥一,长这么大了。”

金木遥一侧着头,不解地问,“爸爸,你怎么了?”孩子一脸童真幼稚,完全不知道他在讲什么。

“对不起……遥一。”金木研揽着儿子,他的怀抱很是温暖,金木遥一回抱过去,“……爸爸,你怎么了?”

“对不起,遥一,对不起!”银发的男人身体微微颤抖,隐忍地低泣。金木遥一不知所措,小小的身体一震,一根赫子穿透了他的内脏,血慢慢从身体里流出来。他猛地一推,“爸爸?”

金木研站在墙角的阴暗处,脸色晦暗,攥着的拳头青筋暴起。即便是长大了的金木遥一,都不一定达到他现在这种实力。

“爸爸,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我父亲?”金木遥一摸了一把流血的伤口,这一重创使他痛苦,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他大约猜到了,一切要结束了。

“遥一,过来。你必须回去了。”金木研声音让他发冷,他第一次见到正常的父亲,不是那个疯疯癫癫的可怕的杀人狂,即便是在这种情形下。

“不可能。”

金木研目睹儿子从幼童状态变成一个少年。

“你都长这么大了……遥一,你应该学会,看开点。”

金木遥一怔怔,却是摇头,“爸爸,你怎么会懂我的感受。”这个世界即便是创造出来的,也比原来的好出不知几倍。

父亲在他的世界里,只是个疯子的代名词。要他回去是绝不可能的。这个男人,参与过他短暂的年龄里几乎所有的事,却如同不曾存在一般。

他第一次要抱抱,第一次从楼上滚下来,第一次学会自己吃肉,第一次……所有的第一次,金木研没给过他帮助,没给过他安慰,没给过他指导。凭什么现在他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就要答应?

金木研,他只是一个废物,一个可怜的疯子。

金木遥一的血从口鼻里流出来,痛苦难当。潜意识的攻击对进入人的意识的别的东西都是最有力的。金木研向前踱了几步,“遥一,听话。

“你现在马上回去,不要停留在这里了。”

头上的月亮很圆,却黯然失色,飘过的云竟然慢慢现出血色来。金木遥一意识很快溃散,他究竟不甘心,身后的高楼拔地而起,要在他俩之间割开,金木研竟然直接穿过来,毫无压力。

“那个世界什么都不好!爸爸凭什么,凭什么叫我回去!?”接连的紧追不舍,金木遥一崩溃大哭。任何人在自己至亲面前终究只是个孩子。

“爸爸不知道嘛?我告诉你好了!”

“那个世界的爸爸是个疯子!可怜又可怕的疯子。”

“董香没有了!绫人没有了!大蛇,小丑,青铜树什么都没有了。”

“喰种就要没了。呜呜呜……”

少年站在那里,哭得稀里哗啦的。金木研顿在那里,伸手环抱着他,“遥一……别怕。”

“遥一知不知道,绫人君为什么会死掉?”

“想要遥一活着,想要遥一活下去。他说的,遥一是他最大的宝贝儿。他拼了命也要把你生下来。”

“为什么要把你生下来?这个世界这么残酷,这么寒冷,只有自己一个人怎么活的下去。遥一一定会这么想。”

“谁知道呢?父母总是这么自作多情,明明,就不想要到这个世界来的我们被迫从肚子里出来了,然后感受世间冷暖。有时候,连活下去都是一种困难。”

“可是,绫人君说什么也要遥一出生,就当作是他自私好了。遥一,他说,就想要遥一也一样,看他看过的风景,玩好玩的。说不定他想要遥一帮着照顾一下疯了的爸爸,想要遥一也一样,以喰种的身份骄傲地活着就好了。”

“所有人活下去的意义都是不同的。”

“所以,遥一以后,一个人也要好好的。”

金木遥一啜泣不已,耳边是男人温柔的声音,如春风般安慰人心。

这是他第一次听金木研最正经地说话,他抬着头,月亮发红,高楼逐幢崩塌,轰隆隆跟末日一样。

“爸爸,不回去了吗?”

金木研只淡淡笑了笑,一个吻落在金木遥一额头,“爸爸,也好想看遥一长大成人――但是,对不起啊遥一,爸爸的遥一。”

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说,人为什么要活着?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