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三十六章

世界上最无法实现的事之一是感同身受。

有人全家安康,一生顺遂,也没有人知道他愁在何处;有人无处可去,形单影只,也没人知道他欢喜在哪里。世界上明明就是——你只知你知我,竟不知我知你不知我。

金木遥一明明就是最好的了,除了他的疯子父亲。他要什么都有,不要什么别人也不会强制给他。与他同在训练的孩子,都是这样觉得他的。他真是太贪婪了。

后来有一天,金木遥一不来了。上面的人也没给个说法,催得急了,就说死了,死在他那间屋子里,给他疯子父亲灌了好多药,然后自己也受不了,死掉了。

死掉了?死掉了也好,少了一个争夺生存的人,现在喰种能活下来就不容易了。CCG的人真是好人,给他们吃给他们住,然后一群喰种一窝蜂地奔过去抢了金木遥一那份肉,隔了几天了,蛆虫生了苍蝇,还是有人抢得很激烈。

————————

雾岛绫人觉得事情大有蹊跷。他开始要怀疑人生了——三天,就三天,他的肚子大得像塞了个小枕头。金木遥一的身高体重什么都毫无变化,甚至说,除了他,别的小朋友身高都有变化。一开始他还以为,金木遥一是不是遗传了自己那实在不是很得意的身高。

金木研却仿佛没事人一样,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满足了他简单的心愿。

雾岛董香有时候也会过来看他,反正都没说几句话,她吸几口烟,没事就走。她弄了头发,不过在雾岛绫人眼里反正是矮个子的风骚,管个屁用。单身狗再闹腾,也只能是单身狗。

好死不死,最近雾岛绫人还经常遇到铃屋什造这个疯子。反正他心情就是不好。铃屋什造的脸不是一般的大,反正他感觉要不是自己是beta,这个世界上所有的omega都会迷恋上他的,毕竟貌似他生来自带迷人的信息素。

像金木研家的omega,都抱着不可告人的心思开始跟踪他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金木研那家伙看起来弱鸡一个,一定是没有办法满足雾岛绫人的。这人一看还怀着呢,他再想满足雾岛绫人,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这一定是缘分,铃屋什造最近出任务都在雾岛绫人活动这一带,两个人之间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气场。

实际上雾岛绫人是非常看不起铃屋什造那小身板的,瘦啦吧唧的还十分欠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德行,真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难得的汉子。两人身高相差无几,可惜雾岛绫人腿长感人,活生生把铃屋什造比下去了。

“啊呀,绚都,怎么又是你?”

雾岛绫人自动略过这货自以为潇洒不羁的抖s姿势,他实在不是很懂铃屋什造的审美,全身缝针看着就替他疼,牙痒痒手也痒痒。金木研会和这种人共事交好,他却不会。

“别走那么快么,你最近……老是在我身边乱转→_→嘿嘿嘿……”什造君身体倾倒上去,趴在雾岛绫人背上,结果雾岛绫人一个过肩摔过来,这变态却不怕,他就势跃起来轻松躺倒在地,顺手一拽,雾岛绫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到他身上去。

“放手!”雾岛绫人跪在地上,一个膝盖顶上去就往铃屋什造肺上去,“妈的!”

“绚都,跟了我,不用客气^ω^。我有什么不好的?哪里都比金木君好,脾气好,又不随便杀生,还不招蜂引蝶。”

“跟你妈!大爷告诉你,你哪里都不好。跟谁都不跟你。”也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里那个捣鬼,他现在就想吐铃屋什造一脸。

“真是让人伤感,我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雾岛绫人懒得跟他纠缠,站起身,“你嫌弃我?哼!”

“啊呀呀,果然孕妇就是难理解。绚都,亲爱的我告诉你个事实,其实我们很早就发生了关系。遥一是你生的,你给我生的!你看看他的个子,要不是遗传,至于现在还是这么个小不点?”

“……继续扯。我跟了你,你让眼罩去死?”雾岛绫人一脚往他腹上砸,往死里整。

“他还有什么不满的?他都睡了别人老婆这么多年了,赚大了才是。”

接着一个拳头迅猛地在他脸上留下青紫,雾岛绫人举起双手表示和他毫无关系,嘴角却暴露了他的心情。金木研拉着他护在身后,脖子扭得咔啦响,双手手指也一个一个摁得啪啪啪,这是他要生气的前奏。

铃屋什造捂着受伤的脸颊,唇角上扬,“梁子结大了,金木研。”他单脚一踢,旁边的白色箱子裂开来,露出专用武器。然后右脚一勾,顺手接住武器,舞了个花儿,“也不是特别顺手。”

CCG的人马上把这里保卫起来,训练有素地举枪,严阵以待。金木研不慌不忙,挡在雾岛绫人面前。月亮从云后出来,楼顶上登时出现一大群穿着黑色披风带着面具的喰种。

这世界上,谁会怕了谁?

“啊啊啊,你现在已经变成了个条废狗,还有这么多手下吗?真的是,可笑。”

铃屋什造的实力是万万不可能比得上金木研的。但是――自然有人会出头。他侧过身去,一个头发黑白相间的男人提着箱子慢慢走出来。雾岛绫人登时推开挡在面前的金木研,什么荒唐事?!出现的这个人,雾岛绫人当然也是认识的,帮CCG做过事的佐佐木,金木研曾经出现的人格堪称他的老情人了,他怎么可能不认识?

金木研握着他的手,“绫人君……”

这味儿,雾岛绫人怎么想怎么别扭,“佐佐木,金木研,不都是你自己嘛?吃什么醋?!”

佐佐木看了眼他们俩,“绫人君,你过来我这里,我不想伤害你。”铃屋什造好整以暇地看他们,他现在不用上镜,慢慢看戏就行。

金木研情况不对劲,恍恍惚惚,他能感觉得出来。佐佐木看起来,状态也并不是很好。

“还有一个。”佐佐木见他不过来,也不勉强,转过头对铃屋什造说,“遥一呢?遥一是其中一半。”

“哦,另一个银发的‘金木研’不是去了吗?”铃屋什造笑嘻嘻道。

佐佐木看了看楼顶的喰种,“不要伤害他。”他对铃屋什造说。

“都这个时候了,反正也不是事实,你怕什么?”佐佐木冷冷地盯着他,他只好作罢,“答应,答应不行吗?”

有儿子有爱人了不起啊,都是假的,怕个鬼。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