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三十章

雏实死了。

她的头被挂在董香店门口,表情惊悚。身体摆在店门口,血淋淋的,双腿被齐齐砍掉了。同一天雾岛绫人收到了一份包裹,包裹放在门前,他刚把金木遥一送到学校去,回来就看到门口放着包裹,是一双腿,按诡异的角度折起来。

雾岛绫人跑去吐了,他虽然是喰种,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双腿太恶心,他可没有恋腿癖。

董香店门口上放的身体从内脏被挖出来搁在一个盘子上,肠子什么的堆在一块,肝脏又放一旁。路过的人无不脸色发白,吓得跑掉。

前几天她才和绫人君在一块儿叙旧的,今天就挂了。所有人登时怀疑的是金木研,他最近太奇怪了,残杀的喰种可不止十几个。但是也不太可能,金木研是谁啊,他是个惊奇的喰种,雏实又是他很喜欢很照顾的一个孩子,他怎么可能会动手?他一般只杀坏人的。

所有人看金木研都是一个表情,也没有人跟他解释。人人自危。

雾岛绫人没管得了那么多。只是内心觉得挺可惜的,毕竟当初雏实进入过青铜,和他搭档完成过任务。就这么死了简直不可思议。确实也有金木研动手的嫌疑,他最近可着急查和雾岛绫人能够匹配到的内脏。

他又想想和雏实叙旧的这个下午。女孩子成熟丰满了很多,和她温柔贤淑的母亲不同,她经历过生命危险,经历过失去,比她母亲更多出人情味以及伶俐的味道。

“好久没见到你了,绚都君。”

外头的人都是叫他绚都君的,绫人君也只有几个家里人能喊。

“雏实,没有好久不见。我们才在老姐店里见过的。”

所以说他这种人活该没有女朋友啊,根本就不解风情。

“绚都君,你还是老样子。要去走走吗?”女孩子拢了拢被风吹乱的长发,轻轻拨了拨长裙。她长得一张好脸,明显遗传了她母亲要是遥一也能遗传到他就好了,绫人君总是这样抱怨。但是也不是所有长得像妈都好看啦。

雾岛绫人看了看钟,离遥一放学还有一段时间,走就走谁怕谁。他俩其实没什么话好说的,雾岛绫人向来不会跟女孩子说什么别的,他走的要么是对董香那种温情脉脉暗暗付出路线,要么是霸道总裁,总之哪里要他说多少话。平时也是跟金木研互怼。

“真好,绚都君回来了,还以为你再也……”她的眼眶开始红起来。

绫人君仰头望天,他完全不会处理这种问题啊怎么办?金木研平时爱哭哭,那都是他故意的,情感丰富,不用安慰就马上好了。换成董香那个男人婆,她几乎也不怎么哭啊,好像他们雾岛家的都不怎么偏好哭泣这一口。

这样一个手插着口袋,一个微低着头,好不尴尬。之后都讲了什么雾岛绫人都忘了,反正他中途被肚子里那个家伙闹得慌。几乎是雏实说一下,雾岛绫人随口应一下。

“我喜欢你,绚都君,我喜欢过你,曾经。”她知道感情不可能被回应,毕竟他身边都有了人,还有了孩子。

“哈?”雾岛绫人听不太清楚,他忍着想吐的冲动,脑仁里全都是忍住这两个字。所以说当初他为什么蠢到想给眼罩那家伙生孩子啊?!眼罩那家伙也完全是乘人之危。

“……没有。”

雏实年龄小,谁都照顾她,去哪里都有人喜欢她,额,除了CCG那些人。但是雾岛绫人这种她还是第一次接触。雾岛家好像专产傲娇,两姐弟都不像雾岛新先生,身为雾岛家的小儿子,雾岛绫人简直集全了雾岛家的精华。

在雏实小姐和他相处的一段时间里,受益匪浅,然而作乱者毫不知情。他哪里会知情,这一生里前段时间眼里全是父亲和姐姐,后段时间又加了两个男人,一个大男人一个小男人,将来还要加个不知道是小姑娘还是小男子汉,哪有时间看顾别人。也不是他铁石心肠,他对下属、搭档同样是关心的,只不过亲疏有别。

风很大,吹得雏实长发凌乱,掀起裙边,雾岛绫人瞧见她双脚伤痕从脚踝横贯到小腿肚,伤口坑坑洼洼。她已经不在青铜树了,却也不呆在董香店里。

“喂,你……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雏实盈盈看着他,她上次任务执行的时候,对手差点把她脚扭下来。

然而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顺手就拨了他爱人的手机,“喂,眼罩,……医院……”他现在有事,第一个想得也是金木研,心里没有别的。那边那个急得上火,直到他保证自己没事让对方去见鬼才放心挂了电话。

雾岛绫人当时这一回头,瞧见雏实温柔如许,不禁身体一凉,遥一要放学了。他们就此分开,他随便说说是金木研的什么上赶着塞他好医生云云然后就跑了。老天作证,他真的难以应付这种情况。

不过,就算再多人怀疑金木研,绫人君也是不会怀疑他的。父子两人坐在沙发上,等大家长给他们弄好咖啡,切好晚餐。哦,雾岛绫人自己是个变态,食物不切得干干净净,齐齐整整他是不吃的,所以像金木研那种在电视上大口吞食只会让他恶心翻了。

遥一看着他,亲亲他的脸蛋,“绫人,会生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雾岛绫人皱着眉,“我怎么知道?写作业啊混蛋。”

他总是敦促遥一写作业,不过喰种学校也没学什么各种应付考试的,主要是孩子们的生存技能学习以及陶冶情操。

金木研走过来放下东西,低头吻了吻他另一边脸蛋,“不知道呢,弟弟还是妹妹都一样,遥一是哥哥要保护好它。”

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雾岛绫人脸一黑,一肘子倒起砸到boss大人肋骨上,结果对方脸不红心不跳的。哦,痛感不好很得意啊!雾岛绫人白了他一眼,不想继续。他现在还觉得丢脸,怀宝宝什么的简直不能再羞耻。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