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白话

第三章 有种约架有种别暗地撒娇(啊喂!要崩坏了!)

    寒冬将近,雾岛绫人历史上首次战胜了雾岛董香,成为雾岛家第二强的男人,期间被一个不明真相的白毛男人揍趴,但成功依然属于受伤的绫人君。

    “幼稚吧?嘁,那个白痴老弟。总是每天念叨着要打败我,下手不知轻重。”董香低着头,手下揉了揉自己的腿。他们家,是这样的,为了安全孩子们被要求学习防身术,不巧两个孩子超乎父亲大人的意料,深入地把打斗技巧融会贯通了。

    “不是,绫人君很强。他对你手下留情了。”银发青年站在那里,微微转身,语气不咸不淡。

    董香酱惊呆了,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金木君就没说过这么长的话了,关注点完全不能好好在话上好吗!?

    银发青年蹲下来,温柔地把她抱起,“还是把你送去医生那里再回去吧。”董香酱不知所措,该男人几乎让她少女心爆发,这么温柔是会遭报应的。她以前对金木君这个人的印象就是这样,不过现在她大概抽不出空回忆了。第一次被帅气的异性公主抱好羞耻play。

    绫人君顺带被小弟们拖到医务室去了。他是真受伤,肋骨疼得他一抽一抽的,感觉自己被人重塑了一样。那个男人下手的狠劲比他平常揍人的劲头都要大。不平常,绝对不平常。绫人君现在在“道”上混着,知道什么样的人是危险的。那个男人,不可饶恕!

    “医生,给我手轻点啊!”好痛……痛得眼泪要飙出来了。可恶!这个兽医!

    “是是,现在的孩子脾气也太糟了。”

    夜里绫人君回家的时候,灯还亮着。寒夜里,灯光透过空气照射在他走的小路上,像特意在等他。绫人君踏着石板,双手插在口袋里,抬头看了下灯光亮着的地方,心里蓦然涌起一股暖流。他的肋骨痛得更厉害了,那个庸医!该死的眼罩!咒骂了某些人以后,他心里稍微平衡了些,又加快了脚步。他才不信董香那只死猪还不睡呢。就算是她还没睡,他绝对不会原谅她,更不会再让她靠近那个混蛋了。

    凭着雾岛新先生的经验,门外头肯定有人。董香酱已经睡下了,她明儿个有个小测试。这丫头不像某个越长大越难驯的小鬼头,她作息生活远比小鬼头规律多了。

    他打开门,他家的小鬼头站在门口静静的,凛冽的风穿过小鬼头稚嫩的脖颈,他伸手要帮他拢好衣物。绫人君皱着眉,一把推开他,拳打脚踢,跟仇人相见一般。雾岛新先生任由他胡闹,他的手握住绫人君的拳头,约摸是扯到他的痛处了。小鬼头停下来,眼圈红红的,撞进他怀里,

    “混账老爸!”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么随便就把他们姐弟俩丢下,跑去海外?明明那时候董香和他还那么小,无依无靠的。那算什么?他们俩夜里起来摸到床,冰凉冰凉,只好姐弟俩相互依偎着。温柔是这个男人的假相吗?

    这么多年来,回来的时间比他待在国外的时间短了不知哪里去了,每一次好像一场梦,现在他上一次回来看他们已经是半年前了。谁说半年的时间不长的?他们俩现在还是需要亲情关爱的时候,说丢下就丢下。

    “爸爸回来了。”雾岛先生温柔地说。他顺了顺绫人君的头发,“我回来了。”

    绫人君坚持认为是两人相互靠着温度太好,也有可能是金木那家伙打太重了,他终于忍不住眼泪。他肩膀一抽一抽的,雾岛先生无奈地把他让进屋里,小鬼头的脸埋在他身前,脚步不停跟着他进来。

    “嘛嘛,绫人太爱哭鼻子了。”

    “哪有?!”这下可好,绫人君化身树袋熊双手环抱住雾岛先生的脖子,不肯撒手了。

    他哭了好一阵,雾岛先生只淡淡地笑着,“再不起来爸爸的腿被压麻了。”小鬼头坐在他腿上,一点没有长大的样子。

    “好疼。”

    “什么?我听董香说了,绫人太不懂事了。有谁这样保护姐姐的?”雾岛先生怀里的某人身体一僵,没有答话。

    “大哥哥是个好人呐,顺路帮爸爸把不听话的绫人教训了一下。”

    “……好吵!”绫人君没打算起身,他挪了挪位置,扯到痛处,“嘶!痛死了。”

    雾岛先生着急地问:“看了医生吗?”

    “看了。那个兽医一点也不好。”绫人君不自觉蹭了蹭雾岛先生,找了个自以为舒服的位置。

    “那不要这样坐了,我们回去躺着好不好?”雾岛先生受不了孩子气的动作,绫人君只要一撒娇他就没法子。

    撒娇本来是一个人的事。撒娇成功难道不是另一个人纵容着的结果吗?

    今天的绫人君很满足的说,他对金木君敌意也不是那么强烈了好像。他已经长成大人了,爸爸说他会依赖绫人君的,真好。看他那么没有安全感,他勉强让爸爸今晚一起睡好了。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