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二十八章

董香最近总是梦见金木遥一出生的情景。他在雾岛绫人肚子里好像也不是很大,至少从外面看起来雾岛绫人毫无压力的样子。他出生的时候,雾岛绫人咆哮得比鬼叫还难听。幸好他是非常忍不了了才叫的。

那时候也没有专业的医生在,董香赶鸭子上架就逼迫自己当了一回接生的。没有麻醉药,董香简直无法置信自己竟然给弟弟剖腹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绫人君就不在她面前哭了,他也不怎么亲密地叫她姐姐。要生的时候,他痛到青筋暴起,脸色苍白,双手拽着金木研铺在地上的衣服。真的到了最痛的时候他开始哭,拼命哭,谁都骂,想到什么骂什么,跟个泼妇一样——骂他的死鬼老爹,抛下姐弟俩;骂董香,骂她蠢骂她笨骂她暴力,听得董香想把他儿子直接从肚子里拽出来;骂他儿子,等着这小兔崽子出来一定要打断他的腿;骂的最多是金木研,骂他混蛋骂他智障什么都骂。眼泪跟汗水齐齐流下来,差点一下子晕过去。

骂完了,孩子还是没出来,他黏黏糊糊叫姐姐,叫得董香心酸,她家里就这么个小混蛋,怎么舍得他受这么大的苦,她自己眼泪也刷刷流下。他说姐姐,好疼好疼什么的,脑子混乱了开始叫唤人。

金木研从外面扑进来,灰头土脸的,紧紧拉他的手,木讷起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绫人君又骂起来,他自己好好承认。一个两个,比接生的还紧张,还崩溃。这个比生的那个还要痛苦一样,他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他整个人都是颤抖的,手指也不能静下来。

最后好歹生下来了,董香一抱起来,瞧着是个小男孩,脱了自己的外套包着,松了一大口气。

“我们以后都不生了。对不起,绫人君,对不起。”

对不起顶个屁用啊,有本事你自己来生。雾岛绫人被抱在怀里,累得晕过去。好容易生下来了,他怎么会给金木研生儿子呢?他怎么知道,想生就生了,谁管得了那么多。

可是董香每次梦到遥一出生,最后的结果要么是遥一夭折了,就是绫人君当场大出血,总之遥一就是没能够出生。她屡屡醒过来,总是汗湿全身,最后搞得梦和现实有点混乱。

雾岛绫人生完娃,父子平安,福大命大,在喰种轰炸的地方愣是没受一点伤,只是金木研被人打得爹妈都看不清他是谁,浑身浴血。完了,援军过来,他撑在门口,温柔地看着雾岛绫人被抬上车。“猪头!”雾岛绫人又甜蜜又心酸,别扭极了。等他被抬上去,金木研马上就扑街了。

撑到孩子第一次睁开眼睛,董香痛苦流涕,“幸好,幸好不是独眼。”那个时候,独眼越来越不被接受,不论是喰种还是人类,都容不下独眼。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在何时何地总是那么合适。

雾岛绫人自己没有在乎,不管是独眼还是两只,都是他的孩子。他情不自禁地亲亲床边小家伙的脸蛋儿,大概觉得太矫情,又一边嫌弃自己,一边微笑地盯着他。一出生的时候没发现,这孩子跟他父亲简直不能再像,他一口老血哽在喉口,这要是带出去别人一眼就能看出孩子他爸是谁了。

不过都没关系,这是他的儿子,他会给他最好的,永远陪着他,等他长大,别人都不能欺负他。他要比他姑姑和父亲都聪明,长得特帅,带出去溜一圈倍儿有面子,别的喰种在尸山血海里浪,他不管做什么都是那么讨人喜欢。还有,他会给他讲睡前故事,讲他自己在社会大学里的英勇事迹,他父亲要是想讲也可以,但是条件是不能讲他各种和别人勾搭的事。

意外地,雾岛绫人在取名字给孩子这方面没有多大的阻拦。孩子就跟了金木研姓,名字也是他取的。雾岛董香惊讶地以为他生孩子后就吃错药了。他撇撇嘴,没理这个智障的女人。

金木研还没痊愈就趴着他病房前的玻璃上,偷偷摸摸地看,蹑手蹑脚走进房里,生怕吵醒他。他抱着孩子,喜欢得不得了,眼角眉梢泛着笑意,自从他总被辱骂排挤追杀之后,终于难得地露了笑脸。

雾岛绫人冷不防出现在他身后,“蠢货……给他取名字啊。”金木研瞳孔蓦地睁大,眼里止不住惊喜,“啊?是是是,对不起,都忘记了。”他唯唯诺诺的样子真讨人厌。他哪里是忘记,分明是不敢,只要雾岛绫人心情是好的,他心情自然也是好的。他这一生都在被命运玩弄于鼓掌之间,挣不脱逃命与杀戮,仿佛是个试验品,是可怜的蝼蚁,所幸来了个雾岛绫人。这样就足够了,只有经历过超乎想象的痛苦和不幸,才会觉得就是一丝丝的快乐都是上天的恩赐。

这个世界是错误的。

这个世界如此残酷。

你们都在笑着,就只有我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还是很高兴。

“高兴成这个样子,你这个笨蛋。”雾岛绫人蓝紫色的眼里映着他的身影,头一次让他感觉到自己深情的注视。

“嗯,高兴。”

他一个回答让绫人君喷笑出声,趴在他背上,“眼罩。”

“嗯?”

“眼罩。”

“……”金木研感觉到自己身后衣服一块湿透了。禁不住身体一颤,抬起头去看玻璃窗外的风景,阳光普照,意外的是晴天呢。

“别动!再动老子打死你。”

怎么会没有人看见?不管是人类还是喰种之间,都是弱肉强食。他迷迷糊糊间看到那颗银色的头颅被按着往地上砸出了个大窟窿。怎么虐都不死的杂种。

“多揍一下松松筋骨,反正死不了。”他就跟小强一样顽强不是吗?

“死不了,一直一直都是这样。”金木研反过手握住某人的手,两只手紧紧抓在一起。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