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二十七章

争战一触即发。经过几年的蓄力,CCG方面终于决定惩治青铜树。厚积薄发,虽然人人觉得胜算不大,毕竟独眼之王战绩辉煌,事到如今唯一被人们牢记的是独眼之王压倒性的实力。

雾岛绫人的身体经不起一次的发情,金木研期间把他管得严,动辄怕他出了事儿,战战兢兢,反正做什么非得有他陪着。他是觉得有自己在,不管发生什么,最后都会化险为夷,一定会的。

冲着他来吧,独眼之王对着镜头这样说,血溅在他颊边,衬着血红色的眼,如同恶鬼一般。雾岛绫人躺在沙发上看着情况莫名想笑,到底做了什么才可以保持面无表情?难不成他内心其实这样的“————————”……这个独眼恶鬼,他恶狠狠地想。

绫人君穿好衣服,捂着跳个不停的胸口,这样一来让他越躁得慌。算算时间,董香该把遥一接回来了。董香那家伙,心血来潮就非要跟他和遥一去玩玩。

最近他几乎要憋出病来了。金木研这边比他抑郁不止一万倍,每晚睡眼朦胧间见到他坐在床头,直勾勾地盯着人看,两只眼睛不同颜色,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来说,绫人君,换一颗心吧。饶是绫人君胆子大,差点都被吓出毛病来。

算了,再等等那家伙吧。他觉得自己真是良善,那家伙已经出去快一周了,没见到他到时候又要发疯。金木研其实真的是属于极其温柔类型的喰种,他这脾气在十个喰种里都难找到一个。受了大刺激,他才会疯狂起来。

表白来得可真是猝不及防。当金木君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倚在门口,灯光斜照在他的身上,门前倒影。他心中有喜有悲,同时涌上来,一个步子跨过去搂住就强吻。雾岛绫人瞬间反应不过来,过了几秒,一拳往对方肚子招呼,“金木研你又发什么疯!”

“喜欢你,绫人君,我喜欢你,我爱你,你想要我做什么都行。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银发君低着头,抵着他的额,自顾自讲话,眼里含情脉脉。

谁知道雾岛绫人是个煞风景的,他皱着眉,不情不愿地收下表白,“你吃肉中毒了?”他可没准备好听这么肉麻的话,只感到后脊一麻,凉嗖嗖的。

这一刹那间,他被抗到肩上,视线瞬间倒过来,双腿挣扎着,“眼罩!混账!放我下来!你做什么?”他一阵头晕目眩,真是见了鬼了。

“做你。”真真是言简意赅,表达清晰。

他被小心翼翼放到床上,门已经关了,眼罩站在眼前等他恢复正常。雾岛绫人这一通脑子充血,坐直后还一脸懵逼。这人就蹲在他面前,“绫人君……”

金木研摸着他的脸,描摹着精致的五官,确确实实他是存在的。他一把将人扑倒在床上,“绫人君,绫人君,绫人,绚都,绚都,绫人……”

雾岛绫人被叫得烦了,一巴掌呼他脑袋上,“闭嘴!”他被揽着腰压着,眼里全是金木研那个大头,两相对视,沉默不语。

空气里渐渐起了暧昧分子,金木君低下头去凑着,头渐渐埋在他颈边,沿着他的锁骨亲吻。雾岛绫人闷不做声,手上按住他的胸口要推开,“眼罩,你这个笨蛋……”他这会儿口气倒听起来是一种不一样的嗔怪,带着些微无奈。

原本按着金木研的手移到他脸上,手指顺着他的眉眼,似乎觉得煽情又不好意思放开了。这大概是他们俩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吻,不带情色意味。浅浅尝一口,又放开,对视,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雾岛绫人双手环上他的脖颈,看他慢慢微笑,“绫人君,你就知道折磨我……”

“你不喜欢?”雾岛绫人抬起头去够到他的唇,咬了一口,“不喜欢也将就了。”

“喜欢,喜欢得不得了。”金木研这种男人,爱上了就跟个痴汉一样,或者说他其实本质是痴汉,不过都无所谓,反正痴汉的对象是他雾岛绫人。

拥抱应该是最能充实一个人的一个方法,尤其是当你拥抱着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就算雾岛绫人再嘴硬,他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孩子他爸多好的人啊,既然他都不幸生了娃了,那就勉强接受好了。他这种滥好人,和谁在一起都感觉像是有一腿的样子,几缸醋都不够喝。

“我也是。”雾岛绫人含糊着说了一句。金木君目瞪口呆,但还是镇静了下来,这么久他还不清楚雾岛绫人的性子吗?

虽然有点非主流,但还是觉得那句话挺称心的——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你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着你。

金木君没有其他alpha的那种魄力,貌似是,至少雾岛绫人是这样感觉的,按其他人、其他的alpha惯来英雄,扛起家里那个脱裤子就干,跟自己家这个弱鸡完全不同。他为什么会喜欢?鬼知道呢。或许他就跟自己死去的老爸一样,还是不对,虽然董香那个白痴总说自己有恋父情结。

雾岛绫人想着想着,狠狠地抱住他身上的男人,“你好重……”他皱着眉,好像金木君要把他压死了一样。

果然,金木君翻个身换自己下来,“现在没事了。”雾岛绫人下嘴狠狠再咬了他一口,“眼罩你这个蠢货,白痴!”他心里升起小小的愉悦,又忍下去,觉得自己好像很蠢的样子。他微微露出后颈的腺体,“眼罩,再标记我一次。”

他趴在金木研胸口前,里头响起砰砰砰的声音,听完他那句话就加速起来。后颈的衣服被拨开,一个温柔的吻轻轻落下来,“绫人君,接下来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这个声音温柔到让雾岛绫人几乎落下眼泪,一定是错觉,他想,可能是风太大了。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