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二十六章
   
    就没见过,能把孩子像遛宠物那么顺手的。雾岛绫人这家伙绝对是极品。董香酱无奈地坐在长椅上,看着雾岛绫人牵着孩子,很顺手,到处转。
   
    缺根筋的不只是孩子自己,还有孩子他爸。她真是给这一家子醉了。这种诡异的其乐融融的氛围让她一刻也不想待下去。雾岛绫人你可不可以住手,那是你亲儿子。
   
    “遥一,去把那个球捡回来。”雾岛绫人指着前面树下彩色的球。
   
    该怎么说呢,虎父无犬子。金木遥一连飞带跑,动作那叫一个迅速,羽赫都用上了。很好,用时一分钟,独眼之王的儿子小小年纪就这么了不起了。董香酱的脸色真不是一般难看。
   
    雾岛董香过来,要给她家欧豆豆做思想辅导,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蠢货怎么就那么想不通呢?
   
    他倔啊,牛脾气一样,决定了就没几个人改变得了。
   
    “你真不打算按他说的那么做?”董香迎着风,吸了一口烟,味道可真好。
   
    雾岛绫人不想理她,专注地看他儿子,小脑袋上一头银毛在阳光中发亮。
   
    “你存着心思不让他好过?真是过分,绚都,你真过分。”
   
    “管你什么事?”雾岛绫人白了她一眼,“你多管什么闲事?”他两条腿交叉着,懒散地靠着长椅。
   
    董香摘下口里的烟,食指和中指夹着,在椅边敲了敲,烟灰落在鞋上,被风吹散了。烟顺着风吹到她眼里,有点酸。控制不住地留下来,她好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
   
    雾岛绫人侧着头看她,两行清泪从她眼眶里留下来,“……你这个白痴,哭什么哭?”他有点手忙脚乱,从遥一的书包里拿出纸巾,纸巾是孩子他父亲备着的。
   
    “……”雾岛董香抽噎起来,摁住她弟弟就揍,最后变成嚎啕大哭。
   
    “难看死了。丑八怪,小心以后没人要。”
   
    “你难道就不知道吗?你死了,多少人会难过!你这个狼心狗肺的!”
   
    “董香你够了。”
   
    遥一站在远处,有点手足无措。他抱着个球,“绫人……”
   
    “你那么想死吗?怎么现在不去,还在这里干嘛?你滚啊,不是怕累赘吗?不是怕别人缠着你吗?”
   
    娇小的女人失态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面部扭曲,难看到极点。
   
    “你懂个屁啊!”绫人喝止了她,“你们懂个屁啊!一群混账!”他骂骂咧咧,站起来,又坐回原地。一手捂着胸口,心脏疼,哪里都疼,头更疼。
   
    遥一站在风中,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他这么小小一只,背后是几棵参天大树,他直直跑过来,路也不看,一跤摔了,脑袋栽到地上,撞出个头破血流。球灰溜溜滚到一边,他爬坐起来,抹了抹往外冒的血,懵懵懂懂又跑向绫人这边来。董香也来不及哭了,跟着雾岛绫人跑到他身边,“没事吧?没事吧?宝贝。”
   
    雾岛绫人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给这孩子占满了。他什么都不懂,却比任何孩子都听话。说东他不往西,让他坐着就不站着,家养的小狗都没他听话。他想哭的时候,就钻进他父亲怀里,他父亲不开心他就去讨好,怕的人只有他父亲一个。
   
    因为是喰种,伤口痊愈得很快。血污黏住他柔软的银发,一块块结在一起。“没事,我没事。”他紧紧抱着雾岛绫人,亲昵地靠住他。
   
    “脏死了你。”雾岛绫人嫌弃地说,下巴抵在儿子的肩上,“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儿子啊?”
   
    金木遥一稍稍推开他,“对不起,对不起。”口气有点急了,带着哭腔,他又要跑去洗。雾岛绫人一把抓住他抱起来,“算了,跟你爸一样蠢。”他的额头靠着遥一的额头,亲了亲他的脸蛋。
   
    “儿子,金木研的儿子,我儿子。”
   
    他抱不了了,只好牵着遥一,遥一无辜的眼神落在他身上,丝毫不肯移开。
   
    董香跟在他身后,看这番景象更加不满自己弟弟的决定,他早前不是这样的。她动容地开口,“绚都……”
   
    “董香你这个蠢女人给老子闭嘴。”他粗暴地打断她,无力极了。算了算了,他这种人活该死得早,祸害人,这素质低得都配不上金木研那家伙一只手。
   
    遥一的小手黏黏腻腻,沾了血,脚下又磕到石子,雾岛绫人攥紧他的手,稳住他,“看路啊小鬼。”
   
    “绫人……遥一今天有听话。”
   
    “……”
   
    “以后,再也不会惹爸爸和绫人生气了。”
   
    “……”雾岛绫人没有回应,后面的董香更是一脸黯然。
   
    “绫人,现在遥一没有再玩虫子了。”是了,这孩子从他苏醒过来那天起就再没玩过虫子。他昂着头,邀功般地,向雾岛绫人说,“以后遥一会保护绫人的,遥一会抓虫子。”雾岛绫人手上用了劲,遥一似乎以为他不信,忙停下来打开书包,“你看,真的没有!真的!”
   
    他翻来翻去,书包里头很整齐,书页也是平整的。夹缝里有两张照片——雾岛绫人的照片,还有他们一家三口的,小家伙把这两张照片当最珍贵的宝物了。
   
    “金木遥一,走不走啊你!”雾岛绫人一定是铁石心肠的,遥一默然,乖乖地关上书包跟着走。
   
    “……绫人,不喜欢我吗?”他放开雾岛绫人的手,留在原地,“永近叔叔说,爸爸和绫人都不爱遥一,绫人会离开遥一的。”他声音里甜糯带着隐隐的哽咽,“不是真的,永近叔叔说,这不是真的。”
   
    “……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也……喜欢你爸爸,所以……”要他说这些话,比登天还难呐。雾岛绫人摇摇欲坠,碰的一声就倒了,临了看见大厦的大屏幕上播着新闻:
   
    独眼之王血腥厮杀喰种,为维护和平,CCG将派遣专员逮捕某些相关暴力分子
   
    那屏幕里,银发的独眼之王抬起头,满嘴鲜红,他挨个按响自己的手指,数着标志性的数字。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