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二十五章

我第一次跟爸爸,和绫人的约会。

第一次。

喜欢绫人,很喜欢。

爸爸也是。

这么开心,不是来了游乐场,而是,绫人看起来也很开心。他牵着我的手,跟爸爸一起牵着。

绫人,我当时问,可不可以这么叫他。我从很多人口里听到这个名字,最后从自己这里说出来的感觉不一样。我叫他,绫人,这是他的名字,和爸爸一样对他这么亲密。

他的手是温的,还不够爸爸的手大。我仰着头偷看他,有一天我会比绫人还要高,那时候我就可以和爸爸一样,一样爱他了。

爸爸可以和他亲亲,我捂着眼睛,老师说不能看,小孩子不能看。永近叔叔说,爸爸是因为爱绫人才爱我的,他讨厌我,从一开始出生的时候就讨厌了。爸爸那么好,怎么可能会讨厌我。

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

绫人突然间,对爸爸很好很好,也不和董香姑姑吵架了。他现在总是来接我了,和爸爸一起。他说,来年樱花盛开最好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要去旅行,爸爸带着钱,他和我就花钱好了。

他难得不凶巴巴的。绫人的手开始有点凉凉的,到了夏天了他怎么还是冷。

在公园里的时候,我看到他,张开漂亮的羽赫,然后在半空中坠落。

在医院里,永近叔叔跟我说,遥一,你看看我,看看你爸爸,看看绫人君。张开羽赫了,就不要坠下来。

董香姑姑抱着我,永近英良,你这家伙在乱说什么?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是个体贴的omega,细心强大,比绫人还强大。

爸爸在厕所里,靠着墙,什么话也不说。他盯着我,我看不见他的眼睛。

——

一切来得太仓促。金木研完全来不及反应,什么都还好好的,绫人君已经开始要接受他了。

猝不及防,雾岛绫人张开羽赫一如既往地要跟他耍性子,他坠下来,像失了魂一样。小左说,他的身体超出本应负荷的太多了。

他本来,就不该是再出现在世界上的人。

“把遥一叫过来,金木研。”雾岛绫人很随便地坐起来,完全没有病人的自觉。金木研按住他的肩膀,要把他塞到床里。

“绫人君好好休息,今天你们玩够了。”他语气少有的果决,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雾岛绫人挥开他的手,“遥一,让他进来。”

“今天很晚了,绫人君先休息不行吗?你刚喝了药。”

喝了药,他完全吐出来了,在场的人都看到。雾岛绫人不耐烦地打断他,“眼罩你在这里假惺惺什么?!接受现实吧!”

“……”金木研仿佛受了巨大的震惊,“不,绫人君,不是现实,会好的,我会让你好起来的。”他只一个人喃喃着,重复好起来的话。他这个人,自从变成喰种那天开始早就神经兮兮的了。

雾岛绫人躺下去,蓝紫色的眼睛迎着光,温柔湿润,会好起来的……吧,才怪呢。妈的,这点东西都不能接受,算什么男人。

雾岛董香把遥一带进来,遥一跑到他身边,“绫人,你怎么了?”他不敢看他父亲,那个人呆呆坐在旁边,浑身黑暗的样子。

“要死了。”雾岛绫人看着遥一一脸懵圈的样子,“死小鬼,你也信?”他大力地揉了揉儿子的头,董香把他儿子抱上床,默默地走了出去。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个世界上,总有人经历不幸,总有人那么幸运。能比吗?比不了的,有的人好像生来就要和不幸挂钩。一切都会好起来这种事,反而像是自欺欺人,明明就只是刚好过去了而已。

再好的医生都无能为力。金木研说,把他的器官都换掉,让他好起来。他当年就是这么换了个身份的。他坚持着不放弃一丝机会。反而是雾岛绫人坚决反对。他俩再一次吵起来,雾岛绫人怎么可能让别人的东西跑到自己身上。

银发的男人被他珍爱的伴侣惹怒了,久违地发了脾气,狰狞更吓人。他的拳头停在那张骄傲的脸前,迟迟不下去。他的爱人怎么能这么坚持,他们应该要在一起的,不可分离。他怎么舍得再离开?可惜了,银发的独眼之王舍不得打,要是以前,下手又狠又重呀,明明当年就打断了他多少根骨头来着。

“眼罩,你发疯了。”他的爱人戏谑又轻蔑,如是说着。

换了,他就不是雾岛绫人了。他那么咬着不肯松口,瞪久了又很虚弱,要倒下去,被接到怀里。他的脸埋在金木研怀里,感觉到这人的心跳,他的男人身体一抖一抖,有凉凉的水滑下他的颊,突然间觉得眼睛有点涩涩的。可能是无法呼吸的缘故吧,绫人君想,眼罩真是太弱了。

“怎么能,这么对我?雾岛绫人,雾岛绫人,你是世界上最冷漠的人了。”金木研声泪俱下,哭得丑极了,大男人的。

“眼罩,你是个蠢货。我一定是当时瞎了眼了。”

他埋在金木研怀里,重复以前的话。谁知道他现在讲的什么,想的又是什么。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