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二十四章

金木研抱着遥一在前面慢慢地走,雾岛绫人双手插在口袋里,不紧不慢跟着。金木研的脚步很配合他,生怕他落下,又不让他觉得刻意,真是个温柔的男人。

“爸爸,今天我的小伙伴见到了绫人,他说,绫人长得好好看。”遥一被抱在怀里,小腿不自由地乱动,也不怕给他父亲麻烦。这么大的孩子了,哪有几个还赖在父母的怀里的。

雾岛绫人瞥了他俩一眼,得,再生几个就是俄罗斯套娃。

“我见过他妈妈,又高又壮,抓着他就揍,老师拦不住。”他一脸得意,好像被夸的是他自己。

“关你小子什么事?”一阵微风吹来,顺着风,金木研身上的味道环抱在他周身。这世界上omega多不多,多了去了,无意冒犯,五大三粗的,暴烈的,娘们的,什么样的都有。可雾岛绫人这种就自然多了,不管什么性别,最勾引人的反而是他这种天生的,大大方方的,虽然性子不太可人就是了。

赫子一般都是用来装逼的,从好几十层的楼一跃而下,直击对手,惊吓作用为装逼做了特效。通常情况下,很少人会很张扬地张开赫子到处跑的。金木研就更不是了,他当惯了人类,代步工具几乎很少改变。他总归和正常的喰种不一样。

有闲心的人路过,瞧见春日里这一缕温柔,信手拍了下来。一家子,大家长一手抱孩子,一手替他的爱人打开车门,那年轻的爱人愣了一下,恶狠狠地瞪了眼男人,一脚跨进车里,锁了车门,留下车外父子俩大眼瞪小眼。啊呀呀,真是不够坦诚呢。

那车直往游乐场里开,金木研微微转头看了看雾岛绫人,手心有些湿润。反观遥一兴奋极了,“爸爸爸爸,我们要去游乐场吗?太好了!”

雾岛绫人冷哼了一声,“幼稚!”他已经是大人了,成年人怎么会被这种小儿科的游戏迷住?

事实上他们一踏到门口,遥一一副跃跃欲试,全家人一起来的感觉总归不一样。绫人就在他身边,父亲大人也在他身边,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对现在的他来说,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候了。

游乐场是金木研资助建的,供喰种游玩,因此满园都能看到暴力的喰种各种让工作人员抓狂,你是不能寄希望于小喰种好好控制自己的。金木研自己都领教过遥一的暴力,大人是不怎么控制得了的。

当雾岛绫人看到工作人员对金木研毕恭毕敬的态度时,心知当然是金木研这种爱管闲事,自以为高尚的人才做得出的圣母的事。

安稳的生活是什么?

不用怕CCG和喰种的生活是什么?

蛋糕的味道又是怎么样的?

明明那么难吃,偏偏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享受。尝起来是人肉味的还是喰种味的?

谁又来告诉我?

雾岛绫人半靠着车,什么都做到了,还真是了不得——简直是喰种的天堂。他用手指划着车门,一下又一下。遥一激动地站在门口,扭扭捏捏,像极了他的孬种父亲。

“眼罩,过来。”

金木研走近他,冷不丁被勾住脖子低下头,唇上一热,怔了几秒。被吻了,他回过神来,雾岛绫人手还环着他的脖子,绫人君身上令他安心的香味飘走在鼻尖。雾岛绫人以为自己的脸皮不止一般地厚了,哪知道这下如被火烧火燎的,脸烫得不行。

“你这个蠢货……”

金木研欣喜若狂,小心地再低下头,细细吻住他的唇,只碰了不足十秒,又放开了。遥一还在,不能做坏榜样。

这么大的人还要跟小孩子青苹果之恋那么纯情是要被笑话死的。

一直有人觉得,喜欢旋转木马的人大概有病。看着人就在前面,可望不可即,没有个接触到的机会,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追逐着,这样都开心得起来真是没救了。

雾岛绫人自然不喜欢这种没挑战的游戏。小孩子过家家,只得遥一一个人在里面玩,哭丧着脸,爸爸和绫人都不配合,别人家的都一起玩的,这也太寂寞了。

摩天轮什么的就更别说了,绫人君直接要飞上去等着他们两父子,这慢吞吞的有什么好玩的。好吧,喰种不比正常人类,正常程度的对他们来说完全无挑战性。途中一对肉麻的小情侣卿卿我我,说什么到了最高点亲吻就能一辈子在一起。金木研反射性看向雾岛绫人,不料对方张开赫子就要飞了,临了还不屑地飘了一眼,“你还真信?无聊。”

遥一伸出小手一扯,“绫人,想要和你坐这个,爸爸也一起。”雾岛绫人的脚步停了停,“无聊!”他脚步一转,走过去,对着发愣的父子俩,“不过来我自己上去了。”

“好好。”

等到你真的到了高处,才有那种一览无余的感觉。但是对于经常在高处奔走的喰种来说,非得要很高都不一定有这种感觉,看吧,这就是人类的无用之处,总是大惊小怪的。

到最后他们也没有亲吻。一辈子有那么长,一个吻就能做到呆一辈子的话谁都来坐摩天轮好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