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白话

   第二章 所谓天台,也有可能是用来培养感情的(→_→)

    自古以来,跟花楼有莫名相似感的一个地方,就是天台。作为言情必备调情地点,天台君揽着同福客栈也不能顶替的重任。在天台上决斗的,最大可能就是爱好装逼的角色了,毕竟吾等普通炮灰在天台上决斗一定要考虑的是,天台上会不会出现风太大我听不见、或者是风太大我要被吹跑了的尴尬现象。

    董香酱爬上楼顶,蓦然感觉四面楚歌,她紧了紧自己的大衣,寒风凛冽,她想起天气预报里说,过几天要下雪。少年单脚踏在天台的废铁上,他仰着精致而瘦削的下巴,盛气凌人。

    董香酱大步跨过去,哪知他一手从身旁的小喽啰手上夺过自己的“武器”,红色间杂着黑色,夺目绮丽。绫人君曾经就说过,身为高手,哪里都有他的武器。董香酱从包里摸出一卷东西,蓦地挡在他俩之间,少年得意一笑,董香心知不妙,差了几分,她后退几步,拿出自己的秘密武器,悬身一抖,少年抵挡不住,推到自己手下身边。两人不顾寒风,在此酣战,可怜绫人君的手下个个发抖,气温突降,谁也没有办法啊啊啊。

    B君吸着鼻涕,“呐呐,A君,这次考试除了数学,老大的成绩比董香那个女人要好诶。”

    没错,你没看错,那红色间杂着黑色,其实是绫人君的试卷,最近几次,红色比以前少了很多啊。

    最先比的是国文,他俩的国文是同样糟糕,不过绫人君险胜几分。接下来是数学,数学的话,绫人君才不会管什么公式代数的限制,他的世界,规则由他说了算,这个时候,把自己交给直觉好了。很遗憾,绫人君成绩惨不忍睹。

    A君崇拜地看着自家老大和姐姐大人,不愧是雾岛家的人,一边打架还能一边不撕烂手里的试卷,简直了。

    可怜的董香酱一边遭受精神上的折磨,一边肉体上也不被放过,终于,倒下了。绫人君今年开始已经长得比姐姐高了三厘米,武力值随着身高提上去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他骄傲地把试卷塞回自己大衣的口袋,“白痴老姐,混迹在愚蠢的人类之中,看起来你过得一点也不好啊。”

    “把我的黑兔子睡衣给我,混蛋,老爸给我寄的。”

    “混账,谁规定赢了的那个人就可以有睡衣的?你一个大老爷们穿兔子睡衣,不嫌幼稚?”董香酱决定把兔子睡衣藏起来,绚都这个小鬼越来越嚣张了。

    “董香!你不要惹怒我!”绫人君一把拽住董香酱的衣领,张口要咬过去。董香急着挣脱,这小鬼伶牙俐齿,咬下去她一定要见红。

    绫人君莫名被人拉起,他转过头,A君和B君瑟缩在墙角,两个没用的东西!他微仰起头,银发青年木着脸看不出他的表情。

    “董香酱,照顾好自己。”金木君轻松地挡开绫人君,退后几步,浑身放松。

    绫人君凝视着他,他记得这个男人,虽然他读的是住宿学校,但他回去过几次都在董香打工的店里遇到过他。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变强了。

    金木君淡定地对上小野猫的凌厉眼神,“绚都君,我知道,知道你打算做什么。”他平淡地瞟了A君、B君一眼,那俩怂货蹲在一角,冷风吹不到,祈祷老大快点结束。

    “哈?你这种人,怎么可能知道?!”绫人君踩着一旁的铁杆迅速跳起,一拳砸过去,金木君不慌不忙让他砸到身上,再后退几步,突然袭身向前一腿往他怀里扣去。绫人君深感痛苦,这厮力气真不是盖的。

    “好好听我说完!”金木君继续他的话题,“是为了保护吧,保护重要的东西。”绫人君没有心情听他讲,恼怒地要发威。两厢对峙,绫人君的骄傲完全弥补了他海拔上的缺陷。A君两个见势不好,一人一手拖住老大,“您老辛苦了,我们先走了。”

    “你们两个,放开我!”

    “混蛋眼罩,我们决一死战!”

    “混蛋!&%#&*……”

    今天的绫人君第一次光荣战胜了董香酱,除去后面被冒出的金木君打趴的话,今天的绫人君还是一个强者。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