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白话

私设

第一章 弟弟什么的都是要超越哥哥(划掉)的

    年轻的男人推开棕色的木门,阳光透过玻璃铺洒下来,给这个咖啡店别有一番的舒适温馨。他晃了晃手中的信,

    “呐,混账董香,有你的挑战书。”

    忙碌于工作的少女回过头,凶悍地瞪了他一眼,抽过信忙打开,里头只有两行字:

    白痴老姐,

    放学后天台决一死战!

    “绚都,你这个小鬼!”董香没好气地蹂躏起手中的纸张,今天的董香酱依然谈不上淑女呢。

    已经是第一百五十次的决斗了,虽然每次都是绫人君输掉,但他貌似对此乐此不疲啊。

    与其说有一个弟弟,还不如说是妹妹来的好。

    怕虫子,

    爱哭,

    黏人。

    董香酱的弟弟和董香酱一样帅气迷人,某个下巴分叉的基佬就曾经色相地打量过绫人。外貌这种东西很大可能是遗传的。董香酱一家子长得都不赖,本来父亲和母亲颜值在线,所以董香和绫人外貌都差不到哪里去。只是绫人君意外地娇小,原本十五六岁的年纪了,还不到一六零真是让人着急。

    但是这些绝不能让绫人君听见的,毕竟在他的属下眼里(被迫性),绫人君高大威猛,气势凌人,犹如君王在世,不可一世。说多了都是废话,总之董香和绫人完全没有遗传到父亲的温柔好脾气就是了。

    在董香酱眼里,父亲出国工作以后,绫人君就开始变得无理取闹起来了。当过哥哥姐姐的都有这种心情,原本软软糯糯叫着“姐姐”,还黏在身后的小尾巴,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挣脱天性的束缚,嚷嚷要跟你没完什么的,简直崩坏了。

    天杀的,要是知道哪个混蛋教坏了绫人那个小鬼,她非得剥了那个人的皮。董香酱才不会承认萌萌哒弟弟什么的最好欺负了。

    远在学校的某个教唆老大的混蛋下属A君狗腿地给蓝紫发少年奉上新鲜热乎的香香咖啡,“老大,你喝。”

    A君,我们姑且称之为A君好了,反正他又不是主角,取名字太麻烦了。A君目前是绫人君的手下,战五渣什么的,适合跑腿和帮老大抄作业递小抄,咳咳,不对,是帮老大分析分析。自从绫人君暴力单挑他们那个区以后就正式归属于绫人君手下了,反正绫人君脾气是坏了点,绝不像隔壁班的壁虎那么凶残。自从父亲大人出国以后,绫人君整个一萎靡不振,那可不行啊,要是隔壁班壁虎来踢场子的话,他们不就遭殃了。又因,父亲大人临走前就嘱咐了绫人君要好好保护姐姐,对于目前还是姐姐手下败将的绫人君来说绝对是大事中的大事,那么,问题来了,保护姐姐肿么破?

    现在哪里还指望什么别的男人,姐姐什么的,只能我一个人保护。绫人君这样想。

    于是,A君出了妙计啊——打败了姐姐大人先不就能保护姐姐了?撒不撒,你说撒不撒?打败了姐姐,说明什么,说明现在他比姐姐强,比姐姐强就说明,他有能力保护姐姐了。

    对,就这样办!绫人君一拍大腿就决定了。一旁的B君感觉有什么不对,但老大太高兴了,完全忘记他的存在。算了算了,天塌下来有高的人顶着,但是,真正有实力顶着的老大是最高(Jiao)大(xiao)的那个啊。

    有因必有果,绫人君一路朝着打败董香酱的方向越奔越远了。董香酱总是被迫进行决斗,再无情地把幼稚小鬼打趴,就情有可原了。难得的是,最近绚都那个小鬼越来越强了。董香酱一边擦着桌子,一边想着,嘴角微微勾起,弟弟什么的真是麻烦。

    “咚咚”两人从楼上下来,银发青年木着好看的脸,“我先走了。”店长点点头,一脸慈祥,老头发蜡固定好的银发比他一直眯着的眼睛还要抢眼。

    银发青年叫金木研,是上井大学的学生,据说该大学巨难考,目前董香酱卯足了劲决定让绫人君和爸爸对她刮目相看。毕竟,她姐弟俩武力值杠杠的,额,就学习这一点,还是有待观察。人无完人,要是她姐弟俩这么完美的话,旁边的人还要不要活了?生活又不是狗血剧,说有姨妈血就糊你一脸。

    但是金木君作为不幸被糊的那个,我们已经不把他考虑在范围内了。金木君没懂事之前,父亲大人撒手人寰,挨到小学,母亲一把扔下他挂了,这倒霉孩子不幸惹上黑涩会,来他们的咖啡厅避下难被抓走了,抓走这段时间旁人不知道他受了什么难,总之回来的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咳咳,染了一头白发,打起架来,手指掰得那叫一个咔咔响,看得人心惊胆战。西尾学长敢用店长的发蜡给你担保:那叫蜕变!

    忙了一阵,大概是快放学的时间了,董香酱今天也想让绫人君吃不了兜着走。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