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二十三章
   
    雾岛绫人人生第一次作为家长去接孩子,身为一个有身(wen)份(mang)的人,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自然,逼格特高,与别人家的家长要倍儿不一般。他以前没有被接的机会,也没有去接别人的机会,步骤什么的还是不太明白。
   
    学校啊,应该是神圣的地方,他们人类好像对这个领域都奉以极高的敬意。雾岛绫人在校门口转了转,嗤笑了一声,一群歪瓜裂枣,他怕什么?他可也是上过大学的人——社会大学!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是教科书,没有老师,或者说所有人都是老师,他这种人又怎么会需要老师呢?谁都不配教他,他多大爷啊。
   
    保安轻易地就放了他进去,别人可不比他,他刷脸就行,他常跟着金木研来送遥一,保安大叔对他这张脸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小朋友们还在上课,朗朗的读书声是没有,迎面扑来浓浓的正经风,高级的上等的,他自小社会里摸滚带爬的,接触的哪有这么低调奢华有内涵。开始手脚有些拘束,接着不免又鄙视起来。
   
    金木遥一和他父亲真像,老是说他们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雾岛绫人自己嘴硬不答应,越看越觉得他真的就是幼年版的金木研。好丑!没遗传到他就是丑的。他自觉自己才是最好看的那个人,董香排第二,第三没有人。下次生个和他长得一样好看的,头发颜色,眼睛颜色都要像他,像眼罩怎么就那么丑呢?越看越丑,幸好是羽赫,多漂亮啊,眼罩那种怪物,连赫子都难看,奇奇怪怪。
   
    下次还生?不,不生了,凭什么还要生啊?让眼罩自己一个人生去。
   
    雾岛绫人杵在窗外,看小遥一专注地听老师讲课,一本正经的小模样特别戳人。他又观察了别的小朋友,不堪入目,瞧瞧这个,眼睛怎么那么大,用来吓人的吗?看那个,女孩子家家怎么那么粗壮?再看别的,哟,真是一群丑小鸭。果然是他儿子,简直帅飞了。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不是家长不能把孩子领走。”
   
    这老师是瞎了眼了,他儿子和他都一样帅,她应该用这两只狗眼好好瞧瞧。
   
    “……女人,我就是遥一的家长。”磨蹭什么劲儿。
   
    “不可能,你长得和照片里不一样。”真是见了鬼了,小姑娘第一次当老师就要遇到这种事,这个矮个子男人凶神恶煞的,看着就不像好人。管理员可是说了,boss家的小宝贝一般由boss大人来领的,或者是孩子的姑姑。这也尴尬,金木研那里虽然打过了招呼,校长却是忙过头了,忘了提醒下面的人这一茬。
   
    雾岛绫人扯着遥一懒得跟她废话,“走不走啊你!死小鬼。”
   
    欺人太甚!这人口气可不太好,他看起来手劲也挺大,即使是遥一和他很亲热的样子,很多时候,骗子总是容易对小朋友甜言蜜语。
   
    小姑娘老师坚决不会让自己的学生陷入危险的,她拽着绫人君的手,一个巧劲使他手一麻,遥一紧张地抓住他,“绫人!”哟呵,这小家伙,她就没见过他对哪位这么紧张过,就是他亲爹都没这么护着。小姑娘老师机智地脑补出来各种各样的拐卖儿童情节,十分之担忧。
   
    难为她这么小心,女人的直觉总是好上许多,最近她总感觉有人盯着,加之各地都有报道出血腥解剖喰种儿童的新闻,闹得人心惶惶。她为人师,必定要保护好孩子。
   
    雾岛绫人难得没有大发脾气,他打了个电话给金木研,“……眼罩,你还要不要你儿子了?”
   
    “……”路过的医生看到自己家boss一脸懵逼,“我去接你们。”好在他的小伙伴情况已经好转了。
   
    雾岛绫人可不需要解释,不屑地瞟了小姑娘老师一眼,小姑娘老师刚接完校长大人的电话,尴尬地仔细观察着绫人君,“抱歉,是我失礼了。我向您赔罪。”
   
    “不用了。”他最讨厌女孩子了,软弱得要死,做什么都蹑手蹑脚的,这种事他又不怪罪她。
   
    青铜boss很快就到了,看到小姑娘老师一直赔罪,雾岛绫人一脸不耐烦,心中也有了个大概。唯一什么都不在意的反而是遥一,他痴汉地扒着绫人的手,大手牵小手,一个叫惬意满足。
   
    “算了算了,我们回去了,你闭嘴。”绫人君二话不说半弯腰抱起遥一,腰间一僵,莫名其妙地看了遥一一眼,不满地掐了他嫩嫩的笑脸一把,这小孩子真的是几天加几斤都有的量。
   
    遥一搂着他脖子,蹭了蹭他的颈,“绫人,爸爸怎么没来?”
   
    “你怎么不矜持了?前些天不是怂的吗?”雾岛绫人心里都软成了一滩水,脸上那叫嫌弃,小孩子奶香味都没去,“叫哥哥。”
   
    “不要。”遥一甜甜地笑了下,不好意思地凑上去。
   
    雾岛绫人瞪了他一眼,“那下去自己走。”
   
    “也不要。”
   
    “跟你父亲一个德行,欠揍!”
   
    “绫人会生妹妹吗?”
   
    “问这个干嘛?你吃饱了撑的吗?”
   
    “想要妹妹,还要,弟弟。老师说,爸爸妈妈一起睡就会生宝宝。喰种宝宝,爸爸的宝宝最强,老师说的!!”
   
    “这个老师都教的什么破玩意儿!他哪里毕业的?”
   
    “绫人,”遥一抬起头,小手摸了摸他发红的耳根,“绫人喜欢父亲大人吗?老师都说父亲大人,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瞎说什么!”绫人君一下子就炸了,他后脊一苏,“金木遥一,给老子闭嘴。”
   
    “绫人一定和我一样,最喜欢父亲大人了。”这小破孩没救了。绫人君想着,手向上托了下,另一双手把孩子接过去,“我来。”金木研盯着他许久,
   
    “绫人君,你脸好红。”
   
    “混蛋,上车。”他一手搡着金木研往前走,觉得耳根要烫伤自己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