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二十一章

如果生命总是一帆风顺,每个人心里都受到阳光普照,不曾黑暗,那该有多好。世界的每个角落,本来应该是光明的。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次真心是什造那家伙先动的手。雾岛绫人得意洋洋地站在墙上,身后展开的羽赫完美无可挑剔。

“呀呀,前局长大人怒了?嗯,我瞧瞧,今天黑白奈都没过来呢。”

他这人还有个优点,幸灾乐祸的事就好干。

听说这两天铃屋什造被炒鱿鱼了,上面有人直接下的命令,都没有反驳的机会,还没到时间呢就有人等着他交权了。

铃屋什造嫌他幼稚,不愧是前局长,当官的气质还是在的,“你老公呢?我有事找他。”雾岛绫人手指上戴了戒指,银色的,简直要闪瞎眼。时隔几年,他再次和金木研一起执行任务,战力早不止提升了一个档次,身边有个外挂的感觉一定非常人所能品味得来的。你怎么能想象出用杀牛刀切水果的酸爽味儿,因此全程金木君被迫围观,绫人君自己拎袖子上场了,累得够呛。

“老公你奶奶个腿,哼!”

什造君一把巨刀凌空挥过来,跟剁菜一样粗鲁,墙头一块一块,破豆腐一般被捣毁。

“绚都君仗着有人宠就为难起我来了,啊呵呵呵……”

来啊,互相伤害吧。他俩盯着对方,瞬间气场拔地而起,不止一米六。论躲避,雾岛绫人绝对是没有压力的,但那只是当年,当年他和什造君实力相当,不分伯仲。现在,什造君超过他可不止一星半点。

在巨刀挥舞而下直冲面门而来之时,厉风如削铁之势,雾岛绫人迎头而上,是男人就要直面挑战,永不言弃!

“妈的,眼罩你捣什么乱?!”公主抱什么的太丢人,雾岛绫人已经不想看什造君目前戏谑的表情了。瞧老子这暴脾气,仗着身高嘚瑟个鬼啊,眼罩你他妈回去等着老子看你腿。他抬肘猛击身后的男人,叫你让老子装逼失败。

“呀呀呀,我看到了什么?‘黑兔’君原来身后还有男人啊。秀恩爱,死得快,‘黑兔’君听说过吗?”

“关你什么事?好比某人,天天跟个无头的种马一样乱窜。啊啊,不好意思,忘记你是beta了,连种马都不能当,真是可怜。”

雾岛绫人抱着臂不屑与他们一群凡人为伍,径自走着,耳朵支棱起来听八卦。

“金木君,你也知道了吧。问题有点严重,我的人目睹了你的小伙伴有出入那里。”铃屋什造收起武器,“人类和喰种都是麻烦鬼。”他难得一本正经说话,“估计他们会从董香酱这里开始,我觉得,不过,这以后我们的合作就停止了。各回各家吧,我已经好久没有大动作了。”

“我有准备,不过什造君,那边真的不能再交涉一下了?”金木研皱着眉,双手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边思考着。

“不能。等着好好干一架吧。”铃屋什造目光定格到雾岛绫人身上,“呐呐,超级期待的说。”他意淫的意味太重,雾岛绫人撇撇嘴,下意识地慢下一拍让金木君当隔板。

前面,风的气味变了。

始料未及的是,他们遇见了永近君,目前来说,是一个发情的omega。这么狗血的剧情都能碰上,对方真是丧心病狂。金木君身为alpha,首当其冲受到omega气味的袭击。铃屋什造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小两口儿,“绚都君,有好戏看→_→。”

雾岛绫人哼了一声,打算静观其变,男人嘛,哪有几个没有个心迷神乱的时候,就是绫人君自己,面对脸长得漂亮的,不论男女都有点意思。但是,他瞪了眼表面十分淡定的金木君,眼罩有什么非分之想他绝逼第一个阉了为民除害。

“金木,金木……”听听这声音,跟催魂儿似的。

“金木君,不过去帮人吗?你家的。”不得不说,都是幸灾乐祸小能手,雾岛绫人怎么越看什造君越不爽呢?

“眼罩,过去啊→_→。”绫人君语气冷冷,怎么都不像关怀的意思。

“什造君,麻烦你了,我暂时不太方便。”铃屋什造一个不留神被一脚踢了过去,他回头向某个不足一米六的竖了个中指。

金木君下意识去关注一下绫人君的表情,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踢着脚下的碎石,不搭理人。

他不是不想过去,要知道发情期的omega接触了alpha以后那就是大事了。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他们的性别。

最后还是金木君打了电话找人过来,铃屋什造是懒得去给他帮忙的,什造君这挨千刀的被踢过去以后直接路过永近君……就走了……走了,还附带一根中指给小两口——

“你们慢慢玩,我不搭手。”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