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二十章

好容易送走了麻烦姐姐,雾岛绫人和金木研两人有点相对无言的嫌疑。

金木研刚洗了澡,一副家居好男人的样子。雾岛绫人这下恼着呢,他可不会去对上娘娘的枪口上。刚刚他嘴炮打不过董香,看谁都觉得烦。这姐弟俩呆一块儿就不安分过。

“过来,你坐那么远是找死吗?”

金木研坐到他身边,捧了一杯咖啡伺候着。雾岛绫人瞪了他一眼,一脚踢他小腿,力度恰好,又接过咖啡自顾自地喝起来。他身体要靠着身边人,嫌人家姿势不好,他靠起来不舒服,“啧”了一声,示意金木研再近一点,金木研都照办了,一手环着他,好让他舒心。

“今天晚了,过一会绫人君也要睡觉。”

“要你管。”雾岛绫人捧着杯子,里头飘起淡白的烟,他再饮了一口,把杯子放到金木研手上,“放好。”

银发君脱了眼罩下来,两只眼睛颜色相异,其实好看得很。雾岛绫人小腿搭在沙发的另一端,修长又光滑,他晃了下脚,“眼罩,你刚才好像很嚣张啊?嗯?”他抬起眼去看对方的眼睛,挑衅地问。

“嗯,是吧。”金木研淡淡地应道,“我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绫人君。”

瞧瞧这态度!一点改正的意思都没有,反了他了。雾岛绫人别了他一眼,直起身,金木研一个措手不及被撞了下巴。

“你丫是石头吗?想要老子的命啊!白痴!”人家被撞的人都没顾得着自己,光理他了,还在抱怨。

这闹了一下,雾岛绫人最后哼了一声,一肘子往后砸过去,“谁错了?”

“绫人君的错,绫人君不该去勾引别的男人的。”金木研由着他的动作,却没有依着他的意思讲。

“眼罩,你今天是不是有病?!还敢说我错!”他翻了个身,双腿跨到对方的腿两侧,质问起来,“谁他妈在那里动我了?你自己想想。”

“我动你了,可绫人君招惹我在先。”他还真是一点悔过的意思都没有。

雾岛绫人一拳揍向他,看着对方放任自己的眼神,“谁招惹你了?你自己找脸啊!”金木研抓着他的拳头,握了一握,雾岛绫人一头撞过去,“死不要脸,死gay!”

“下次绫人君还会有同样的结果= =。”

“……放手!”雾岛绫人象征性地挣了几下,他本来就也没多生气,只是跟金木研那些过分的话闹别扭。

金木研看他气得一脸不满,情人眼里出西施,觉得好瞧,“绫人君,可以吻你吗?”

“吻你妈!”雾岛绫人在床上都那么大胆了,在这里反而纯情到脸红。

两人的嘴唇只是很单纯地碰到一起,金木研的眼神温柔起来简直要溺死绫人君。雾岛绫人喜欢看他的眼睛,他每次都骂人家戴眼罩、独眼,不可否认的是,金木君那么有魅力的人,连异样都戳中人心。

雾岛绫人垂下头,任他往耳后亲去,心情说不清道不明的。他的颈后是标记的地方,金木研拉开他的衬衫,轻轻舔了过去。绫人君颤了一下,双手扶住他的肩膀,他应该要反抗起来的,最后反而是松懈下去。

“绫人君,对不起……同时,也谢谢你,谢谢你。”

“蠢死了,混账。”

很喜欢,喜欢得不得了了。一个人付出感情是有风险的。他怎么就喜欢上了又犟脾气又大的绫人君呢?反正是栽在他这里了。

金木研得了默许一般,可以再次进行亵渎仪式了。雾岛绫人跪坐在他腿上,居高临下的,他的皮肤又嫩又白。他们俩的目光都顺着衬衫里头去,瞟见某一处,忽地想起刚才和董香讨论的话题不禁红了脸。他试探性地靠过去,绫人君的脸越红起来,他就不该随便跟董香那女人乱说话的。

“不许动!我要去睡觉了。”绫人君佯作认真地说。

是男人这时候都不会依他。绫人君背部僵了一下,腰上用力突然软了下来,“混账!”嘴里一套身体一套的。他双手插入对方一头柔软度极高的银发里,随着对方的动作而轻颤。这样子下去他要栽跟头。不过目前他可顾不上别的多余想法。

幸好还没有天亮。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次日晨间,遥一早早就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身边没有人,抱了自己喜爱的枕头下床去大房间,“爸爸,爸爸……”

除非有什么特别吸引遥一的,否则他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这刚爬起来懵懵懂懂,说话奶声奶气的,恰恰好戳中金木君的心头。雾岛绫人睡觉的姿势比他醒过来的时候要放松自然,金木君把儿子抱进来,一根手指放在唇上,示意遥一小声点,“遥一怎么了?”

“想和爸爸、绫人一起。”遥一蹑手蹑脚地钻进被窝里,满意地抬头望了眼熟睡的雾岛绫人。金木研笑了笑,回到床上躺好,替他掖好被子。儿子太想亲近绫人君,小脸蛋红红的难掩激动。

“爸爸,今天和绫人在做什么?”小孩子眼神无辜天真极了,叫大人实在无法回答。

“嗯,让绫人君喜欢爸爸。”

“可是,绫人已经够喜欢爸爸了。”

“……”

“爸爸不要贪心,绫人都不喜欢遥一。”

“谁说他不喜欢遥一的?”

“出去玩的时候,姑姑说喜欢的人会在一起干大事。”董香这么解释好像也挺对的。

“……”

“可是遥一不能和绫人干大事,只能爸爸。”

“遥一,今天早上要上什么课?呐,遥一上次就打瞌睡了。”

“……爸爸,我要睡觉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