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十九章

世界生物,一旦与情色挂钩,貌似再强调纯洁无上倔强如斯,俨然是一个笑话。

雾岛绫人早在几年前已为他身上男人的魅力所折服,如今再倔都可看作是强弩之末,他深深被征服了。雾岛绫人只不过是只傲娇的猫咪,他的主人再宠着,也是掌握着征服他的方法的。问题是,雾岛绫人自己也心甘情愿,和自己孩子的父亲无限制地做爱,被征服、被占有,禁忌的感情冲昏了他的头脑,一发不可收拾。

难道他就甘愿屈居吗?一丝反抗都不愿?雾岛绫人向来只服强者的。

这不要脸的两人在暗巷里干了一票以后,缠绵回家里,继续努力造喰种。

噼里啪啦,金木研压着他舌吻,一手挥开桌子上的杯子,雾岛绫人一颗心快跳了出来,他越往后走坐上桌子,低着头靠着金木研的脸,“比以前好了些,看样子。”

“你轻点行吗?!”雾岛绫人一样得暴躁,无端端生出娇嗔之意来,大概是金木君色欲熏心了。

“……发情期快来了吧?”

“谁知道,还是说你怕了?”雾岛绫人和他亲吻了一会儿,又深情对视着,“眼罩,老子想榨干你。”两个人耳根同时红了。

“求之不得。”

雾岛绫人挂在金木研身上,两人一路缠绵,鞋子,衣服什么到处抛。他骑在金木研身上意欲主宰,金木研就顺着他闹。主宰是他主宰,闹累了就让人伺候,他也是个主儿。

“……”雾岛绫人低着头,金木研的脸变化了几次,从他的父亲,笑意暖暖,到他的姐姐,冷艳美好,最后定格在金木研本人原来的样子,欠扁极了。他不甘心地一头撞过去,“眼罩,把我伺候好了。”

这腰身比例都是精致的,雾岛绫人不高,他撑死不到一米六,一张小脸好看了,身材比例完全加分型。别人嘲他娇小他还不乐意,事实上谁乐意了?平日里金木研跟伺候娘娘一样伺候他,搁了后宫是奴才和娘娘搭配,现在这时候金木研压倒性地宠爱他,他还真吃这么一套。这脾气大的家伙最讨厌懦弱的软软的人。他自己也不是受虐,大家都是男人,一开始不爽,鄙视加不屑,被征服了以后也想着扳倒对方,两人勾搭了以后性质就渐渐变了味道。至少很少人排斥那种强者给自己低头的感觉。

他自己动累了,趴在金木研身上,金木研翻个身,把他的腿挂在自己腰上。“就不能换个姿势!老子腿都合不上了。”他这些话都不忌讳,张口就来,是男人污污本来就正常。他自认为自己要比金木研要更男人。

辛苦耕耘的人没他话多,他绝逼今天都会被干到腿抽筋的,雾岛绫人直视了对方未曾放松的眼神后恼怒地想。

喰种的欲望比正常人类要强上许多,要排行的话,自然是越强大的爆发得越厉害。

董香把遥一送回家,一打开门,内心戏足足有三页纸那么长,最后堆积成两个字:卧槽!她还以为遭贼了。看来绚都那笨蛋失身了。满屋子狼藉,先别说地上的碎杯子之类的,这两人估计饥渴到一定程度了,直接在大厅里扒衣动作戏,她就懊恼怎么不早点来。

卧室里传出动作爱情片的声音,那床摇得是嘎啦嘎啦的响。遥一一脸懵逼,“姑姑,发生了什么事?”

额,这个那个叫我怎么解释好呢?在造喰种?这样不好吧,带坏孩子。董香扶额,“遥一告诉你个秘密,其实你爸爸他们——在干大事。”干你老母,她一个滑稽脸,无奈摊手。

“嗯?爸爸会不会有危险?不行,遥一要去看看。”小遥一未成年急不可耐了。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傻白甜呢?你老爹是有危险,不过他宁愿累死在床上。房间里传出恩爱狗交配的气味,活生生给她喂了一口狗粮。“遥一,你现在帮得了什么?你长大了就会知道了,那是一种大人的责任,为人父母的责任。”

等到他们出去闲逛了几个小时后回来,两个家伙总算完事。金木研把她怀里睡熟的遥一送到他的房间里去。雾岛绫人半躺着,一脸肾虚加郁闷。董香挑了下眉,“恭喜你,你男人技术怎么样?”她坏心思踢了踢雾岛绫人的腿,好家伙,他脸色马上就变了。这样子,是弄哭过了。也难怪,金木研憋久了伤身,接下来还得搞他。

“说实话不如我好。你自己当初不是站研香吗?现在羡慕了?”

“切,谁会羡慕?你都被日得合不拢腿了还在睁眼说瞎话?”这小妖精男友衬衫穿得是很得意啊,她不满地敲了敲烟头。

董香酱体内有个言情女主的梦想,男友衬衫还是其中一个步骤。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恶心吧啦,给我滚回去啊白痴。”雾岛绫人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我随便套的衣服,别那么看我!你要我给你送一百件行不?智障。”

“混蛋,你就是这么对你姐的吗?好歹老娘也给你带过这么多次孩子了!”

“带一下孩子而已,又不是奶孩子,讲得那么得意忘形。”

“你会奶?我一个没结婚的本来就不会。”

“我会不会奶关你什么事?自己丑没人看得上吧。”

“→_→真的会?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绚都。”

“……”金木研站在一旁,他两姐弟的谈论范围已经扩大到他无法理解的范围了。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