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十八章
   
    A君只是被吩咐着,远远跟着boss家的人就好,可是他发觉事情开始不妙——万一要是上演了活春宫,这阵势青铜以后还会有他留下的余地吗?
   
    这两位完全一副看对方很顺眼的样子是想玩弄他吗?泷川家的泽人少爷刚回来就这么凑巧碰上了boss的人,男人么,不都是一样找个可口的解决一下,雾岛大人您务必好好考虑一下我们的boss好吗?!
   
    雾岛的蝴蝶骨呈以惑人的弧度,赤眼喰种一遍遍嗅着他的味道,他凶恶狠戾,体香竟比外在看来要柔软勾人,他只想和这枚辣椒缠绵悱恻,共度春宵。
   
    看来是个多情种啊。雾岛绫人眼神闪过一丝迷茫,他哪容别人摆布,活生生扳换了位置。泷川泽人猥亵的行为变本加厉,雾岛绫人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要被摩擦起火了。他见识得多,到底没有泷川君这种老手厉害,他翻身到上头结果被猥亵得更厉害了。雾岛绫人忘情地深嗅起对方身上的alpha气味,omega和alpha,不知道是谁征服了谁呢。
   
    “宝贝儿,你好香。我想干你!我忍不住!”泷川泽人沉醉在色气之中,他挺动胯部,动作越来越大。
   
    雾岛绫人猛地推开和自己黏在一起的泷川泽人,他自己的alpha来了怎么会不知道?他懒懒地靠着墙,等站在墙上的男人出手。泷川泽人冷静了下来,“你男人?”他自己承蒙泷川家血统,自我感觉优越,哪知现在碰上了个怪物。他听过独眼之王的名堂,连他爷爷都赞不绝口的男人。看来这枚小辣椒是惹不起了。
   
    银发男人站在月底下,刚才云掩月,没看出个究竟,现在月出了,他俩的行径暴露出来。雾岛绫人衣衫不整,露出一半的背,他跟不在乎的人似的。
   
    沉默如死水,周边无人敢有声息,那只孤独的血红的眼睛好像要迸发出别的什么来。他实在是太气了。赫子灵活的穿插过泷川泽人的腹部,“去死吧。”任何人都来不及看他的动作,一闪而过。雾岛绫人这才领略到他真正的强者实力。
   
    这男人疯了不成?金木研没动雾岛绫人,先对奸夫下手,泷川家的泽人少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赫子被吞掉,毫无压力。他身上如同被撕开一般,剧烈疼痛。他的对手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四根赫子,就跟捣蒜机那样,把泷川泽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血肉模糊。
   
    雾岛绫人站在一旁要吐了。眼罩撕咬着,一口一口咀嚼,他抬起头看雾岛绫人,一脸鲜血,跟炼狱里的恶鬼一个德行。
   
    “别把人弄死了。”雾岛绫人不会眼瞎,有这种气质的绝逼不是好惹的,眼罩到时又惹大祸。他展开羽赫欲飞走,没有动身被一块扯下来。
   
    “绫人君,你走得了吗?”眼罩早抛下了泷川泽人,那家伙争一口气跑了。银发面瘫彻底爆发,歇斯底里。
   
    “你做什么?放手!”雾岛绫人发射了羽针,可是他这点攻击不过是小儿科罢了。眼罩痴迷地抚着他的羽赫,“好漂亮,毁了好不好?我最讨厌绫人君勾引人了。”他连血都没擦干净,低头咬住雾岛绫人的羽赫,任性地撕下来嚼到口里。雾岛绫人疼得抽搐,冷汗直流,“眼罩你他妈疯了!”
   
    他这才是真正的活春宫,刚才黑暗里什么都是虚的。金木研不再满足于撕咬他,他一根赫子刺破雾岛绫人的肩膀,“绫人君,你也疯了。”雾岛绫人一手挣扎不了,啐了他一口,“放开,老子不想见你。”
   
    “不想见我?你凭什么这么说?凭什么?我每天盼着你醒,你醒过来就是找别的男人干你吗?怎么不叫我?我的功夫你又不是没试过,”
   
    金木研说着,牙咬得咔咔响,他一耳光甩得雾岛绫人晕头转向,没缓得过神来,那张净白的脸多了个印,可怜兮兮,“你也瞧瞧你自己是什么人?我赔你一句粗话,你他妈十六岁给我生儿子,现在就想撒手了?!”
   
    “雾岛绫人,没完的,我告诉你!你想玩我陪你,玩不玩我说了算。”他一把摁住雾岛绫人的头,砸到墙上,墙灰沾到他心爱的那张脸上。雾岛绫人狠心提手要反抽回去,被一眼看穿抓住了手,如被铁钳掐住一般,银发凶神的手把他的手往下带去摸黑色的裤子包裹着的地方,“你自己摸摸,我满足不了你?”
   
    “你自找的,你十几岁的时候我就落了个强奸犯的名,现在补上也不迟。”他一手能按住雾岛绫人双手,另一只手顺便拔了雾岛绫人的裤,和自己的裤头。一起疯掉好了,他凑近不贞的爱人颈边,迷醉得像磕了药。
   
    “眼罩你敢!?别动我!”他一丝都不想配合。衣服窸窸窣窣掉下,雾岛绫人反抗的动作更大。“我怎么不敢?”眼罩宣判了他的命,“我不介意你恨我了,绫人君,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离开我,唯独你不可以……嗯……我放过谁都不会放过你,”温柔乡,销魂冢,雾岛绫人仰着头,天上的月亮又被云淹了,抹掉了。眼罩深入他的身体,无情地说,“大不了,我们互相伤害好了。”
   
    周围的喰种都跑了,只剩了他俩。雾岛绫人少有地认真看着金木研,两人的眸子对视着,没有说话。“眼罩,你就是个混蛋……我恨你……我恨你……”谁知道他恨的理由是什么?几年前那次叫做青涩,叫做品尝青苹果,金木研舍不得动他,今天才叫做爱,他俩都成人了,有什么好顾及不顾及的,情色本性。
   
    经历几年,雾岛绫人的身体终于重新品尝起情欲。“放……”他抱着金木研的肩,感受他无边挣扎与绝望的爱意。丢脸死了,雾岛绫人想。
   
    “绫人,绫人……我爱你……我爱你……”他念念有词,哪管雾岛绫人在他背上划出伤痕。两张唇若有若无凑到一起,若即若离。雾岛绫人伸出舌头,眼神迷离看他,他俯下头,欣喜地吻上去,虔诚地勾引心上人的舌尖。
   
    整条暗巷子里,回荡着他俩的声音。连带最后,好不让人羞耻。最后雾岛绫人差点快晕过去了,本来就是如此,他俩不仅性别不同,实力更是悬殊。金木研为了让爱人感知到自己,更是加重了力度和速度。——雾岛绫人叫着反抗他,什么都不管用。他一意孤行,雾岛绫人直觉体内被捣烂了,他一拳一拳锤着金木君的背,“眼罩……啊!啊!”他完全是狼嚎鬼哭,不顾脸面,“眼罩,你死定了!眼罩,给……嗷!操!停下!是男人就轻点!”
   
    “我是不是男人……嗯,你不是最清楚吗?”金木研停下了,没有接下去,雾岛绫人咬住他肩膀一阵紧缩,他无措地看了眼身上的男人,体内一股一股的击在柔软的内壁上。金木研抱住他,“别怕。”他的眼泪流出来,怎么感觉更像一个受害者?雾岛绫人唾弃地想。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