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十七章
   
    I am confused. I am still confused.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雾岛绫人最近脑子里越来越多出现过他以前经历过的事,恍若隔世。
   
    他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敲着玻璃茶几,事实上以他的性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别人不知道都以为他失忆,忘掉以往,西尾锦可不以为。有心的谁不发现,雾岛绫人初醒的确脑子运转不灵,身体机构也完全跟不上,生活正常以后他全身机能就要正常运转了,其实和失不失忆关系一丁点都没有。
   
    “→_→绚都君,你想到了什么?”西尾先生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_→那边,啊!金木君!”
   
    雾岛绫人敏感地转过头去,没发现人,他眼睛一眯抬脚往大蛇先生脚上一跺,“混账!”
   
    金木研今早刚和他送了遥一去学校,独眼之王自己经历了书本及考神的折磨后,终于把魔爪伸向了喰种。
   
    往后独眼之王去了,喰种无不以之为骄傲,就跟千百年前给人类带入文明的老祖宗那种地位。他倒是高尚,致力于建设喰种的大同社会。起头来,困难重重。
   
    遥一几天来分外黏人,夜里死活要人守着,每天拜访董香后离开也要小心翼翼地亲吻她的颊,依依不舍告别。亏了遥一,雾岛绫人和金木研同床已经好几天了。只是表面意义上的同床。
   
    今日清早,雾岛绫人被脑内的回忆一股脑搪塞住了。他被噎得一天都在闷闷不乐。什么破事儿!他和金木研的旧事堪比董香经常看的各种文,董香那家伙别以为他不知道她收藏了好多本。
   
    “算了,绚都君,你醒来最必要做的,就是相信金木君。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能让你相信的人。”
   
    雾岛吸了口咖啡,看了眼沐浴在阳光下紫发女人温暖的背影,“老姐!这里有人偷懒!”他大喊道,得意地瞥了眼西尾锦。
   
    董香气势汹汹地一把走过来,“shi锦你是活腻了!?小心老娘扣你工资。”
   
    西尾锦扶了扶眼睛,“看来今天偷懒不成功,可惜!”他这个人才懒得管闲事呢。
   
    ——
   
    金木研遇到了他的小伙伴,真正意义上的小伙伴。他愣怔住了,“……”永近英良一如昨日,笑容是七彩的,阳光都为他失了颜色。
   
    银发男就目怔怔,他比谁都清楚不过自己的伙伴早已远去了。永近英良跑近他,一巴掌拍他的背,双手缠上他的脖子,“金木!金木!”
   
    他开心地拥抱着,丝毫不介意对方是个强大的alpha,他身上散发着生命和光的味道,和雾岛绫人不同。雾岛绫人是玫瑰,蓝紫色的玫瑰,娇嫩中带刺,生存在背光处,让人爱恋疼惜,他自己是不在乎的。英像是野菊,又像是向日葵,仿佛生命不息,明丽坚韧,元气满满。
   
    “欢迎回来,英。”
   
    “我回来了。”
   
    永近君的容貌没有变,他咧开嘴,露出洁白齐整的牙齿,金木研欣慰地附着微笑。
   
    离放学还差一段时间,传到金木研这边的是,雾岛绫人和人打架了。
   
    不安分的主儿去了酒吧,灯红酒绿的,红男绿女,一个比一个随意。雾岛绫人素日里高傲自大,浪起来别人却拍马都赶不及。他怕过什么?
   
    “谁家的啊?长得挺好,第一次出来吧。呵呵……”跳舞的女人如跗骨之蛆缠上来,雾岛绫人哪里会却步,他冷哼一声,走进舞池,男人们也都簇拥上来了。
   
    这种感觉真是好啊。他这样想。真他妈的顺心,他一伸手俊美的男人给他端酒,妖娆的女人为他着迷。
   
    “宝贝儿,谁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唯一一个男性生物气场迸发,吓走了缠着他的人。他双目赤红,身材修长,浑身气场凌驾于别人之上。
   
    雾岛绫人自个儿喝酒,“关你丫什么事?”幽幽地,目光在人群中飘过来飞过去。那陌生男人挺对他眼的,气质不是一般的好。两人眉来眼去的,雾岛绫人哼笑了一声往外头走,男人也跟着出去了。
   
    “耳钉真好看。”漆黑的小巷子有几个人会过来瞧的,附近又是红灯区,那腌臜事儿多半在里头做的,也没几个人管。常见的是,喰种那事儿比人类要剧烈一点,大概是他们对疼痛的感知要简单,只有非常用力,才会自然地感受出存在的美妙。
   
    “别给老子乱摸。”
   
    那男人俯身要亲吻他,被一偏头错开了。他低低地笑,长得俊的人连声音都是迷人的。不远的地方,一对男女猛得很,听得雾岛绫人起鸡皮疙瘩,幸好黑暗里瞧不见他的脸红。这么浪的都是beta和alpha,omega都好好的,当然不排除有雾岛绫人这种想出来爽的。
   
    “你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
   
    “我不是男人?”他仰头问,略有些气到。
   
    “噗……你是,宝贝儿。”这样说略有歧义了,雾岛绫人踹开他,径自往外走。一边那对太猛了,女的颠倒地叫到声音嘶哑,“叫我……叫我……”男的喘着粗气,“宝贝儿……呃啊……宝贝儿……”
   
    雾岛绫人脸一黑走过去,揪起兴头上的狗男女就揍人,“去你妈的宝贝儿!闭嘴!”那人被揍得不满,一男一女和他开打。
   
    虽然雾岛绫人睡了许久,但他仍是实力不弱,解决这两个渣渣,毫不费力。可怜人家两人本来春花秋月的,直接被雾岛绫人这种妖艳贱货破坏了。他的羽赫伸长开来,如黑紫色的琉璃嵌着,要融入这里的黑暗。
   
    “你是谁家失落的天使?”那个男人喜欢极了他的羽赫,双目发光,他早按耐不住了。肉眼都能看出来不知道谁家安分的可爱家伙跑出来了。雾岛绫人的衣物被除开,他在谁那里都是被伺候的那个人。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