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十六章

I’m gonna love you more . It will be crazy.

从来没有想到,金木研骨子里的温柔已经变了质。雾岛绫人不曾再注视过他,今日回来,他倒是仍旧温柔,那样明显的危险气息,雾岛绫人再感觉不到的话真是枉为喰种了。

遥一有些倦了,他趴在金木研怀里被抱向自己的房里,还紧拽着夹来的虫不放。

“爸爸,今天陪我。”孩子离不开金木研是一回事。

“遥一自己睡不愿意?”金木研掖了下被角,浅笑道。

“绫人今晚也陪我。”小孩子权当都同意了,好像自己仅仅在通知罢了。金木研心里疑惑,遥一很少会黏着要陪他睡觉的。

绫人笑话他,“刚才不是还那么拽?睡觉都不敢。”他也不离开,独坐好了,想了又想,钻进遥一的被窝,“睡过去。”

谁骨子里不曾自私?自从那个人去世以后,除却雾岛董香,雾岛绫人几乎不再对别人好了,他看谁都一个表情,眼比天高。金木研是有些诧异,雾岛绫人就算答应了待在这里,他自己却选了离他们父子远远的房间。

遥一左右看了看,雾岛绫人躺在他身侧,他亲爱的父亲坐在床上,心里忍不住惊喜欢呼雀跃。他想了想,“爸爸,上来睡。”他带着困意的声音比较平时软软糯糯,简直要让人想咬他一口。

“你敢要他上来,他上来我就下去。”雾岛绫人很干脆拒绝了。金木研没打算上去,只坐一旁,“遥一睡觉,爸爸在。”他的声音意外在安静的夜里给人安心的感觉。

雾岛绫人自己晓得孩子心里可能不好受,甚至受到了刺激。他虽无意这孩子的身份,骨肉相连的感应是有的,遥一今天午觉醒来后遇到雏实,反应开始不妙。他当然知道遥一平时见到雏实的反应,与今天不同的。

隐隐不安,感觉周遭都焦躁难过了。

月凉了半夜,皎洁的柔光洒在银发上越显亮目。金木研低下身子,唇微微触了儿子的额,“晚安,宝宝。”他又浅笑了下,“有爸爸在。”什么都不怕。

他的视线掠过绫人的脸,瘦削的手指轻轻拂开雾岛绫人散在颊上的发,在他脸上印上亲吻,“晚安,绫人。”

不管如何,什么事都不会让他们分开的,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至死方休。

他沉默了一下,缓慢地伸出手,雾岛绫人干净好看的手摆放在被上,他冷静地握住绫人的手,五根手指穿插过他的手指,握实了去。交叉的手使他感受到深切的实在感。

银发男人坐着,背影孤寂一般,他摩挲着咖啡杯,默默不语。他快要忘记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喰种了,连带当时的感觉也是模糊。他这一生,坎坷不平,难得顺心。

生命没有同理心,于是有人就成了孤独患者。

雾岛绫人迷迷糊糊,他累极了基本感觉不到睡眠以外的东西。和一个小孩子待一起永远别想安静地当美男子,不管和你一起的是乖宝宝还是熊孩子。他睫毛浓密不显张扬,睡了之后,比现实中的张牙舞爪更惹人喜爱。

“绫人君,生得哪里都好看。”金木研的手直接越过遥一,手背触着绫人君的颊。情人眼里出西施,各花入各眼,雾岛绫人长得是不错,也没他说得那么神圣一般的漂亮。眼里痴情,手下不敢一分用力。

倘若是雾岛绫人醒着,他必定要炸。登徒浪子,他下手绝不会手软。

约摸是过了几个小时,雾岛绫人迷迷糊糊就醒了,金木研睡在遥一的另一边,他连睡觉眉头都是皱的,眉峰间一丝不放松。

“真是变态。”他嘟囔着,又不清醒,要下床去,右腿一跨正悬在孩子他爸身上,好死不死男人警觉性特强就醒了。

“……”金木君实在看不懂雾岛绫人现在的表情。

“……”雾岛绫人无语面对江东父老。天知道他做了什么,他只是想出去上个厕所而已。

“噗!”金木研最开始忍不住笑,雾岛绫人的脑洞是前所未有的大。他干脆就坐在金木研腿上,脸色不善地锤了他一拳,“眼罩,你找死。”

“不是,我知道绫人君不是其他意思。”他笑道,又没让人感觉到有冒犯的意思。

“你又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他不满地瞪了金木研一眼。

“我暂时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而已,猜的。”

“你什么意思,我很好猜!?你自己脑子不好就别老揣测别人。”

雾岛绫人感觉到身下的异动以后,脸就更黑了。眼罩这个变态!他哼了一声,自己抬起另一只腿出去,银发男人扶了下额,什么时候和五指姑娘的和谐日子才能过啊?看来绫人君有的是机会整他这个。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