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十四章
   
    雾岛绫人抬起头,觉得那头银发晃眼,又微微把头低着偏过一边。金木君略弯着腰,两人的距离暧昧不明。
   
    “我刚回来,从11区刚回来。”报备自己的行踪似乎成了金木研的任务之一。
   
    “谁想要知道啊,别每次都烦我。”绫人君作势推搡了他一把,被抓住了手。他一个激灵挣开,“哼!”
   
    金木君不死心,手又握上他的手,两三次扯来扯去终于安分了下来,两只手十指相扣。牵个手都能搞出如此多花样,庆幸的是绫人君勉强接受了他。
   
    一时间有些沉默,气氛依旧暧昧不明。银发青年低着头,轻轻朝对方的脸凑过去,小心翼翼。绫人君不和善地把脸侧开,太近了。熟悉的味道越来越靠近,他躲不着了,干脆被亲吻着,从脸颊到唇角,一寸一寸地挪,这种事,明显金木君比他要有经验得多。
   
    “我好惦记着你,绫人君。”银发青年轻笑道,欣慰的表情触动人心。
   
    “不用你好心!”
   
    这两人也不嫌腻味,嘴唇凑着一起,讲话也不分开多少,话都被吞进去了。绫人君别过嘴,奈何对方又跟了上来。
   
    “你这个强奸犯!”绫人君白了他一眼,乐意地感受对方微僵的身体。
   
    “那你是强奸犯的什么人?心上人,还是受害者?”金木君的脑袋机灵着,虽然从脸上看不出来。
   
    雾岛绫人靠着墙,被吻得情动,腰软不支。一听这话,立刻炸了,“金木研!老子怼你!”他决定给眼罩这家伙三根中指。
   
    “……尽管来。”
   
    绫人君动了真格要甩开他,不料金木研忽然强硬了起来,一腿穿进他两腿之间固定好,另两手抓稳他的手,非得十指相扣,不然哪里符合他的鉴赏?雾岛绫人脱不开身,他的唇又袭了上来,他一狠心把对方咬出血来。两人若即若离的,雾花水月。
   
    “你他妈混蛋。”雾岛绫人放松了身体,接受他虔诚的亲吻,接受他与众不同的亵渎,鼻息之间尽是他虔诚的圣徒的气息。他眼角一勾,“眼罩,回去。”他记得第一次的时候,眼罩就把他伺候得舒服极了。他意味不明地看了对方一眼,一个强大的alpha果然是行走的(哔——)。既然怎么都是爽,他怎么不选个好地方呢?
   
    他别了金木研一眼,温柔的情人把吻印在他颈侧,双唇贴上来,他踢了对方一脚,“够了你。”银发青年啃咬着他下巴,又到锁骨,“回去,嗯好。”他俩脚步一动不动。雾岛绫人嗤笑一声,能感觉自己亲近的这个人充满惊喜和意外。
   
    “绚都,你这混蛋……”董香酱找雏实都上门来了,话说她成功打断年度亲热大戏,拉了仇恨,并且成功被喂了一大口狗粮,闪瞎自己的钛合金狗眼。
   
    当时,雾岛绫人马上就推开金木研,一脚踹向对方,脸色微妙。董香现在想想就觉得搞笑。脸色更不妙的恐怕是当时火气上身的金木君了。
   
    回忆太长了,董香心里再次有找个人的打算。她难以抑制心中的嫌弃,恩爱狗都应该烧死。
   
    遥一被拉着小手,全程一副痴汉脸。自从上次绫人君嫌弃他重以后,他就不敢再让他抱了。受到父亲天生绅士风度的品格影响,遥一下定决心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这位家长,因为自己可是优秀的alpha。
   
    “来,短腿,”绫人君实在受不了遥一的步子,他一人自由惯了,平时身影匆匆,即便身边是金木研,都是被配合的那个人,“我抱你。”遥一个子小小,怎么都跟不上他。
   
    短腿遥一君受到除了体重以外又一次攻击,甚是难过。明明你自己海拔也不高,这种话他铁定是不敢说的。小绅士漫不经心地投入对方的怀抱,暗戳戳羞红了脸。
   
    感觉到小小的身体僵直了,不随便动,绫人君捏捏他粉扑扑的小脸,“人小鬼大,跟你死鬼爹一个德行。”想要抱抱直说就好了。
   
    雾岛绫人每次抱遥一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受,他自己固然心理年龄尚停在不成熟的时期,可血脉相连的亲切感分外浓烈。他不反感,甚至是理所当然地想接受,这是他的儿子,身体里一半流着他的血。
   
    单从局外人的角度来想,遥一应该被他嫉妒的,他拥有一个无微不至的万人迷父亲,责任感强烈,是他坚固强大的保护港。他自己不同的。西尾先生说,一切可能是他的恋父情结作祟。难得他会对金木君上心,其中当初的恋父情结就占了一小部分。
   
    恋父情结,或许说起来有点奇怪,但是谁喜欢上一个人或者什么东西不需要开始的理由呢?谁叫金木研和雾岛先生一样温柔可靠,走的是绅士道。绫人君又怨又恨,但是个人都晓得,恨的出处其实是爱。所以,他跟金木研搞上了。
   
    当然我们也不可能排除他对金木君日久生情,又或者是对董香酱的病态执着。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懂——姐控和恋父情结患者的心理活动的。

——题外话: 夏尽秋悲——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