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十三章
   
    昨日已自我而去,想也明日何其有幸。
   
    金木研站在高楼顶,俯瞰整个城市。风猎猎吹过,貌似今天突转寒,这天气不阴不阳的。他情不自禁忧心家里一个大的和一个小的,绫人君喜爱风度,他一定不会穿得厚实,小遥一不知道有没有乖乖的,他最近真是越来越熊孩子了。
   
    忘记是谁说了,他整一个劳碌命。当初他连能忧心的都没有,游魂一般,还指望别人忧心他。现在仔细想想,有能忧心的就不错了。过犹不及,他真是陷入了一种病态的想法,到头来越发竟深。比起当时喜好依赖,他反倒更嗜好被需要的滋味。
   
    如果青铜的部下们能看到boss大人面具下迷之幸福微笑,那就有好戏可看了。他们的八卦之心,一点不输什造君管理下的电视台记者(狗仔队)。
   
    金木研没有瞒住任何人关于绫人君的存在,因他而喜,因他而悲,因他面含冷霜,即便是他的掌心肉遥一都媲美不了那神奇的地位。他这一生,不是第一次如此珍爱一个人,却是第一次用尽了力气去爱一个人。凡人不应该轻言爱,他当过人类,自然知道,喰种也不是所有都与人不同。
   
    “啊啦,金木君在这里发呆吗?”银铃般的女声带着她特有的,使人惊悚的恶寒,“呐呐,听说绫人君醒来了是吗?太好了。”
   
    就算是独眼的艾特,有马先生他们,如今都不是金木君的对手。他开了挂的人生,是从黑暗中先探出头来的,发了狂一样折腾。他还有什么不会,还有什么不好呢?
   
    她跳跳蹦蹦,像一个轻盈的鸟儿。
   
    “咦?金木君好像老了嘛,照顾着两个儿子应该很累吧。”
   
    “不累,我很开心,从没这么开心过。”他的嗓音带有微微的清质感,又不显得过于男人气,舒服顺耳得很,“不过,绫人君不是我儿子,是我结伴同行一生的伴侣。”可能是读过太多书了,他有时候散发着,极其使人着迷的文青味道。
   
    最简单的话语,往往是最会表达得出灵魂的悸动的。
   
    艾特敏捷地跳到他身边,“金木君,还记得你的小伙伴吗?永近英良,早早离你而去的挚交好友。他呀,好像有人看到过他最近出现在附近耶。”
   
    她最难看得那些所谓的,无暇的自以为然的感情了。人本来就是追寻着自己的欲望本能的动物,喰种也是,嘴里谈理想化、谈宁静祥和,身体本能触到必须的利益时,以往的行为都是可笑至极。
   
    金木研瞳孔微缩,转过头盯着艾特小姐许久,“真的?”他这样问,其实心里就已经相信了。他手下的人,一个一个能力不小,情报收集能力,倒不如说是八卦力,出类拔萃。
   
    他径自从楼顶跳下去,没有等她回答。金木君的一个遗憾大概是他自己的赫子非常之不符合他的口味,成为赫者以后就别提了。绫人君和董香酱的羽赫,相当之艳丽缤纷,像堕入凡间的,逐渐黑化的天使。想到绫人君,他不禁唇角的幅度加大了。当初他第一次遇见绫人君,完全想不到,自己以后会这么心甘情愿对他死心塌地啊。
   
    再回到董香店里,雾岛绫人不堪忍受众人的烦扰,一怒之下抱着儿子摔门而去了。董香脸色一黑,要是玻璃门的话这小子不会给她摔坏!店里头的顾客都回头看他,大家对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呐,混账董香,你弟这脾气真坏,谁纵的?”不知何时起,什造君和西尾学长发展起了一段共污的友谊。
   
    “什么坏!那是有味道,带劲儿。”什造君猥琐地舔了舔汤匙,“金木研乐意纵着,生了一个送一个,会不会以后生个国家足球队?
   
    “也是,绫人君比起以前,果然褪去稚嫩青涩的感觉真可好看。成熟了以后,比我第一次见到强悍的董香还辣。果然被标记很重要吗?”
   
    “……所以,你们两个是在找死吗?”董香酱眼神凌厉,想要把他们扫地出门。她突然想起某一天撞见金木君和绫人君在一起的画面。她愚蠢的弟弟哟,从小就被惯着,就会耍小脾气,明明当时两情相悦的,还拗个不停。
   
    董香酱猝不及防被自己的回忆君喂了一口狗粮。她真的是不小心撞见的——
   
    那时绫人君出任务刚回来,带了几个手下还不如说是自己去。也有几个月了,他倒是忘记自己的身份,金木君风尘仆仆出任务回来,见了他一把抱住,“绚都……”
   
    此时此刻,对于绫人君来说,金木研也太不尊重他了。他来不及挣脱,对方的嘴唇已经贴上他的脸。“放开!老子没空陪你玩。”
   
    金木君未免窝囊了些,别人家的omega都是离不开自己的alpha的,身娇体软易推倒。他自己家的omega千方百计不把他当人看,好吧,他不是人,但这都不是重点,他堂堂一个alpha竟然恨不得天天离不开自己的omega,还不敢声张!!!连董香酱都头疼自己家的宝贝弟弟和他的诡异关系。纯粹两人就没有标记过的样子!
   
    明眼人哪里看不出来,金木君是温柔的alpha,一样强大暴力,他想要强迫哪有绫人君挣扎的事?
   
    “我亲近你一下就好。”金木君说,别人听来是低声下气。
   
    有人说过,真正成熟稳重的丈夫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其实是丈夫嫁给了妻子。
   
    董香知道自己家弟弟遇上他这样的人,其实是万幸中的大幸。
   
    却原来,绫人君离开自己的alpha,因性子烈,个性鲜明,他烦躁得骇人,心底隐隐不安。金木研的亲近使他平静下来,连腹部的反抗也不是特别明显。他象征性地挣了两下,两人在墙角站定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