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十二章
   
    雾岛绫人烦躁地在地上转悠了一圈,他打开门,探出头去看了,金木研父子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约摸是气味从房里窜出来,金木君敏感地要过来看他,又顿在那里,因为雾岛绫人看他过来一把就恨恨把门摔上了。
   
    溢出来的甜美且无懈可击的气味,萦绕在金木研鼻尖,他微微红了脸,按捺住自己的冲动,心底狠狠自嘲自己心术不正,非把人吓到了。他脚步挪了挪,回头看了沙发上的儿子一眼,小孩子不懂事都道过歉了。
   
    “对不起,遥一,昨天是爸爸的错。”他给小家伙顺了一把毛。雾岛绫人迁怒于人的功力大增,今日早就是小遥一也不受待见。
   
    雾岛绫人在房里要急出火来了,那个眼罩还不带着他儿子出去,叫他怎么收拾房里的一片狼藉。他恼怒地砸了床一拳,明显就会让人误会自己欲求不满的。他衣服没穿好,平时什么沐浴的时候可都是金木君帮他准备的。现在房里哪有别的衣服?为了彻底离开这里他连衣服都搬走了。整个大衣柜只有金木研的衣服,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知道两人身高有所差距的。
   
    “绫人君,你,你还在生气吗?”金木研当然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他,大概是昨天董香训得太严重了,他这样安慰自己。
   
    “滚,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雾岛绫人更加慌了,标记后本来就有很深的羁绊,他目前对金木研的信息素一丝一毫抵抗力都没有。金木研靠着门这么近,一定都闻到了,一室乱七八糟的味道。
   
    “绫人君,有什么事再叫我。”眼下对绫人是绝对强硬不来的,他越是心神不宁越是毛毛躁躁的。那种安全感,现在只有一个人能给他,毕竟他心里接受的唯一是他的姐姐。很久之前他就不需要安全感了,那绝对如鸦片般令人堕落。

    “那个,还有,绫人君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出去出个简单的任务?”金木研真的对房间里漫出来的香甜的味道很是在意。他眼神黯淡,绫人君对他仍旧如此冷淡。没有关系的吧,会好的。

    一个在外,一个在内,一扇门的距离而已,又不是十万八千里。

    “你不会自己去吗?现在还有人是你的对手?”房里传出咄咄逼人的声音。绫人君根本不屑于跟他接触。他把自己关在固定的空间里,自己不出来,别人进不去,董香也不可以。

    “……那也行,遥一我送到董香那里,绫人君有事的话可以打电话找我,或者是直接找董香。”

    雾岛绫人靠着光滑的门板,脚上蹭着地板,微微低着头,听着外头收拾的声音没出声。

    “……绫人君,我会早点回来的。”

    “拜拜。”遥一稚嫩的声音跟响在耳边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该叫雾岛绫人什么,敏感地察觉到自己貌似还没有被承认,小孩子怯怯不敢随便。

    毫无变化,毫无变化,不是一样的生活吗?跟他醒来之前一模一样。

    遥一还是送来董香这里照顾了。“金木遥一,你哭丧着脸干什么?找揍吗?好好给我打起精神来。”

    总归是不好的,即便答应留下来了,再进一步也很难。董香一把拍了遥一的头,“小笨蛋,关你什么事?你这么一丁点大的。”

    金木遥一最近的情绪低落,低落得不太正常。董香郁闷地想,那两个家伙真是愧为人父母。

    “姑姑,我要回去。”

    “回去?回去做什么?好好待着,老娘没空管你。”

    “哼!白痴老姐,你暗中对他动手别怪我揍你。”雾岛绫人无声无息走到他们这张桌子,语气极其欠扁。

    “什么暗中?混账,担心受欺负就不要丢到老娘这里来!”董香一掌要甩他头顶,被灵活闪过了。

    雾岛绫人看了眼金木遥一,真是的,什么坑娃老爸啊,品味TM的差,幸亏他儿子长得帅。所以说,一张和他老爸差不多的脸是怎么得出老爸长得丑,儿子长得帅的结论的?

    金木遥一小心地瞄了他一眼,不安地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保证自己正经可爱,完全不熊孩子。雾岛绫人骄傲地摸了摸他的头,拢了拢他的衣襟,“真丑啊你,都是你老爸的错。”遥一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走吧,认不认识路?哥哥带你去买衣服。”雾岛·死不要脸·绫人对自己的品味相当之自信的。

    “哥哥?混蛋绚都,你到底多不要脸?”充当龙套的西尾先生吐槽道,“遥一君,叫他妈妈。”

    “对对,叫他妈妈,母亲大人这种称呼也很有感觉嘛嘛。不管怎么说,那种专属于金木君的微妙感充分地让人沉迷。”推开门的铃屋什造一副陶醉脸。

    铃屋先生连带自己的脑洞都模仿了出来——

    “‘先生,您今天回来得好晚,遥一好担心的说。’绚都君一边替他温柔的男人脱下大衣,一边埋怨。”

    “‘只有遥一担心吗?你呢?我无时无刻不支牵挂着你啊亲爱的宝贝,再也不会离开你了’金木君环抱上去。”

    “‘主人,是先用餐还是先吃我?’绚都君微微仰着头亲了他一口。”

    ……这脑洞如此恶心,西尾先生和董香酱一脸恶寒。

    “都去死啊混账!谁属于那个人了!”雾岛绫人手一抖,一个杯子摔过去,不巧被及时抓住了。这种程度,铃屋局长是不会被摔到的。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