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十章
   
    金木研赶过来的时候,雾岛绫人和金木遥一拥抱在一起才松开手,两人淋得湿漉漉的,遥一眼睛骨碌碌,满是水意。他大步流星拽过小家伙,“啪”地甩了那张小脸一个耳光,
   
    “怎么这么不听话!把你生下来是让人担心的吗?你跑啊,给我跑得远远的!”他生气起来,一脸寒霜,气得浑身颤抖。他扬起手不理会遥一的哭泣和求饶,把他拉开往暗处走。闪电映着他的面孔,十分狰狞。
   
    “爸爸,对不起。爸爸!爸爸!求你了!”遥一惊恐地叫道,他大声地哭,嗓子都要哭哑了。
   
    “你走,不要再见到你了!”他推着儿子,儿子使劲扒着他湿透的衣服。
   
    “够了!金木研,”雾岛绫人伸手抓住金木研的手臂,制止他,“他也是我儿子!再动他老子跟你拼了。”他仰起头,对视着孩子的亲生父亲,毫不畏惧。
   
    银发男人终于停下来,双手捂着眼睛,“啊,是。”他没有力气地回应道。
   
    “遥一说的对,你这个懦夫,”绫人长叹一声,“不会挽留我吗?就是重新追也好吧?你是笨蛋吗?!”遥一躲在他的生身之人身后,以他为保护伞。
   
    金木研惊讶地凝视着他久违的爱人,一把拥住他,“好!”
   
    “放开!”绫人对他可不会手下留情,往死里踹他。雾岛绫人抱起怔住了的遥一,“小鬼感冒了会难受死的。”不再理会孩子的蠢货父亲。
   
    “那个,绫人君,留下来,留在……我身边,好不好?”金木研试探地问。
   
    几步前的身体顿了顿,连他怀里的遥一都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待回答。
   
    “为了我儿子不被你这种后爹虐待,我勉强答应好了。”绫人君颠了颠遥一,嫌弃道:“好沉!你到底几岁啊?重死了。小鬼这么紧张?”
   
    “我来抱……”
   
    遥一摇头,“不要爸爸。”绫人君满意地走快几步,“死鬼老爸什么的都不好,很凶很坏的。”
   
    “不是,爸爸不坏。”遥一弱弱地反对。
   
    “信不信把你丢下?哼,还顶嘴。别以为你是小孩子就不打你。”绫人君威胁地松了松手。
   
    雨已经过了,路灯下,两个影子斜靠在一起,时而不时又分开来。金木君想,以后都会靠在一起的,再也不会分开了。雾岛绫人回过头,碰见对方喜悦溢上眉间,脸色发烫地别过头,什么值得这家伙高兴的,他自己嘴角微微勾起。
   
    虽然绫人君还不能接受一切,两人的关系也不能大进一步,但至少他不再想着逃避开了,只是接受遥一都能让金木君欢欣,受到极大的鼓舞。
   
    回去的话,绫人君再次受到了董香的训斥,就差一把揪着他耳朵骂,金木研也不能幸免,一家三口跪坐在米黄色的榻榻米上,饱受折磨。
   
    “不是找回来了吗?下次再不会出事了,我保证。废什么话!”绫人君今天被摧残了一天,早不耐烦了,说好的姐姐一点都不疼他。
   
    “岂有此理,都怪绚都要闹什么搬家的,你自己犯错最严重,还敢还嘴?都是当人家家属,当人家家长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不成熟,以为自己还没长大吗?”董香抓住她弟弟的衣裳,破口大骂。
   
    “还有金木研你,老娘想要把你脑子拆开装的是什么?有你这么迟钝的男人吗?!爱人说不要就是要,否定就是肯定,别一天到晚磨磨唧唧的,你武力值那么高还怕他反抗?不知道先上车后补票吗?”
   
    金木研神情一滞,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好好学习的,果然董香酱身为女人这方面懂的还是比较多,即便平时暴力狂了一点。
   
    “董香你个混账!混在人类中间都做了什么?小说看多了吧你!?说的什么跟什么啊!?老子可是你弟弟,教唆他造反吗?什么先上车后补票,他已经上过了!”绫人君排开他姐姐的手,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些羞耻的话。
   
    “先回去了,小鬼头精神状态不太好。”绫人君瞥了儿子一眼,示意金木君探探他的额头,他的手有点凉,金木君的手是温的。
   
    金木研背着儿子在门口踱着步子,小家伙睡得沉,软趴趴的。他不会像绫人那样,老是逗他,时而掐他的小脸,时而摸摸他的脑袋瓜子。不过绫人君已经努力表现得像一个家长了。
   
    “绚都,跟他好好生活吧,我认真说的。”董香背靠着墙,吞云吐雾,她忘记自己什么时候爱上这种销魂的行为了,大概是空虚久了?隔着袅袅的烟雾,她打量了自己的弟弟,小妖精越成熟越有韵味,他本就身子娇小惹人疼爱,不像正常的男人身材高大挺拔,又泼又辣,到哪里都惹人嫌却又老是勾人。她摸摸自己的脸,感叹几年下来自己老得太快了。
   
    雾岛绫人后背一凉,怪异地看了自己的亲姐一眼,别扭地说:“别担心,长得还好,不丑不用愁男人。”
   
    “哪里像你,金木那家伙看样子准备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了。”她口气凉凉的,出口讽刺人。她鄙夷地盯着自己的弟弟,看看这张粉色柔嫩的小嘴,开口闭口都是难听的话,还骚气地戴了个惹人注目的耳钉,好好的男人是瞎了才看上他的吗?
   
    “你知道的,就算他是坏男人,如果我想,谁都拆不散。”他少有地正经老实起来。言外之意,两人都懂。他伸手拿了董香的烟,掐灭,“学的乱七八糟的。白痴老姐,先走了。”
   
    董香笑了笑,她的欧豆豆是娇气了些,另外还骄傲得无厘头。当初他擅作主张和金木研决定关系,伤透了好些人的心,但他犟着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就算金木研后来忘记了他也好。嘛嘛,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好了,别人管不了。她真的越来越像居委会大妈了。
   
    “想起了什么?”
   
    “一点点而已,貌似是不太好的。”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