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

第八章
   
    金木研父子微微落后他半个身走着,漫无目的。
   
    “冷了?穿上衣服好不好?”男人低着头询问儿子,眉目温和,自然透出成熟男人的性感。他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挂着儿子和雾岛绫人的衣服。
   
    时过几年,他终于越发温柔可靠,身上的懦弱气质如同被削减了一番。
   
    雾岛绫人的脚步停了下来,小朋友摇摇头,他脖子凉凉的,但是不喜欢穿上父亲大人手上那件厚重的大衣。雾岛绫人没有开口,目光顺着路对面去,几个孩子在一块堆沙子,笨手笨脚。几个孩子脸上洋溢着生机勃勃的笑容,那才是小孩子应有的,金木遥一一路上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了。
   
    孩子才几岁,战战兢兢,小脸蛋连生气、伤心都不敢表现。熟悉的人说,遥一越来越离不开爸爸了。雾岛绫人最熟悉不过那种感觉,如果亲近不了别的人,就只好把所有的依赖都寄托在最重要的人身上了。
   
    他心头一滞,收回视线,拢了拢自己紫色的围巾。继而别扭地脱下自己的围巾,转身给金木遥一圈上,绕了两圈,手捏上对方凉凉的脸颊,“叫你别跟来,麻烦精。”遥一害羞得脸红,围巾上有世界上与他最亲的人的味道。雾岛绫人一脸挫败,张开羽赫,逃也似的跃上树梢,父子俩幸福的脸色晃花了他的眼。
   
    一连跃了几个楼顶,金木研那家伙不慌不忙,跟在他身边,轻松自如。什么都不熟啊,他想,这里多了几栋,那里杵一幢大楼,旧的拆了,不顺眼的也拆了,变化无常。一眼望去,高楼大厦,满目琳琅,也有钢筋铁骨。
   
    “……”金木研拉住他的手,警惕地环顾四周。敏感地放开手,雾岛绫人手揣回口袋里。
   
    “回去好了。”他想,回去以后考虑一下要不要搬出来先,然后再瞧瞧有什么好做的。几样不利的身份他占全了,还能指望自己干什么?omega最容易扰乱工作秩序,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喰种又是为人不容的,他文化程度其实不高,早先在青铜里地位高并无太多时间消耗在人类社会的学习上。
   
    或许他不应该醒的。明显,有人心心念念自己醒过来的。真是过分,一点都不会考虑他的心情吗?
   
    金木研对上他的眼睛,“好。”金木研的眸子里深情似海,眼底忧郁随时要漫上来。他就是这样的人,想什么都好,最后什么都不好,活该一颗心伤痕累累。无疑,被他爱上的人注定幸福得很。雾岛绫人因为父亲,极为反感这样不可逃脱的温柔。
   
    他到底以前是瞎了眼吗,看上这个男人?雾岛绫人丧气地转步,到底他俩当初是怎么滚到一张床上的?雾岛绫人自知自己不吃窝边草,又不滥交,真是难以想象。他更不会想到当时可是他自己拉上人家就滚到一起了。敢作敢为,他姐弟俩一样傲气,他比董香还严重的是娇气,但他不至于过分,不该委屈自己的地方是不会嘴硬作死的。他以为金木君不知道他当时还不足十八岁吗?
   
    他朝金木研那边一瞥,对方修长的手指上正巧戒指泛着银光,想想自己房里的抽屉放着一枚相似的戒指,为什么他现在更糟心了?他突然觉得眼罩这家伙还是喜欢董香好了,或者是那个金毛就好了。
   
    咦?金毛?金毛好像也是omega……糟糕,他莫名其妙夺人所好的感觉冒了出来。
   
    “喂!眼……金木……”在孩子面前要对他父亲放尊重,雾岛绫人好歹有这个常识,“回去跟你说件事。”
   
    金木研暂停在原地,以他对雾岛绫人的了解,大概知道对方想说什么,艰难答道:“好。”啊,最后还是这样。他想,心头刺痛感加重,明明他最先招惹自己的,一切都是他的错,为什么伤感的是自己?
   
    孩子对大人的情感波动最敏感,“爸爸,您怎么了?”他沉浸在他亲娘的围巾之爱里,晕晕乎乎才理会父亲的感情。
   
    “……”金木研一把抓住雾岛绫人的手,劲头加大,直到耳边响起儿子的声音才真正清醒过来,“抱歉。”
   
    这一路回去,各有所思,谁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