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6)

雾岛绫人唯一记得最清楚的,只有董香。对她的情感,超乎目前身边的所有人。他的骨子里,铭记的血亲。
   
    他的儿子,伴侣,伙伴,都是虚无的,恍若未曾存在。记忆停留在他还是青铜成员那里就断了。没有杀戮,没有驱逐,没有掠夺,日子安定得可怕。董香,还有董香,不,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雾岛绫人躺在床上,一言不发。他方从黑暗里醒来,身体跟不上节奏,所以在沙发上晕倒了。董香抱着金木遥一,疼爱有加。她小时候也是这么抱着他的,那时候他什么都不好,董香身为姐姐,比不上父亲和母亲的庄重成熟,却在他熬不过的时间里给予了他坚持下去的力量。
   
    他的视线搭上董香怀里的翻版金木的视线,双目的,金木遥一,姓金木,双翼。他口中念念有词,与世界格格不入。他不是没看到那孩子眼里的渴望,他好像记得自己十八岁没到,如果没算上昏迷的几年的话。提前了,发情期提前了那么早。眼罩那个人渣!
   
    董香一拳狠狠砸到出神的人头上,“你这个混蛋又发什么痴呆?好好给老娘起来照顾人家父子俩啊!”女人的泪水说下就下,“等了你好久,什么都忘记了!白痴你是脑袋被腐蚀掉了吗?”
   
    “痛死了,你这个暴力女。谁管你们啊!?你一觉醒来多个儿子会比我好过?”
   
    他简直受不了,董香整夜给他洗脑,声泪俱下地描述苦情男人和他的化骨龙的悲惨人生。
   
    “是男人就给我好好接受现实,我可不管你是智障还是白痴。”董香一把把怀里的小朋友塞他怀里,气愤地走出去。
   
    “等等,白痴老姐!把他带给他老爹啊!喂!”雾岛绫人尴尬地揽好孩子,“哈,咳,你你……”
   
    “喂,我有那么可怕?喂!你一脸残念是搞什么?”
   
    “眼罩!白毛!混蛋金木研!给老子抱走你的麻烦儿子!”
   
    金木遥一低着头,钻在他怀里,香香的,和父亲大人不同,要是头顶盘旋的暴躁的骂声小点就好了。
   
    金木研从厨房里抽出身来,儿子顶着一脸睡意加上迷之脸红,他局促地擦了擦手,“我抱他回房。”雾岛绫人的衣物紧了紧,他顿了一下,怀里的孩子似睡非睡,“算了,你出去,等一下再把他带走。”狡猾的小鬼,嘛,看你可怜而已。
   
    拜访的人里,黑奈、奈白、纳基、呗、铃屋什造……还有好多他不认识的人。铃屋那个家伙观察了形势,欠扁地说,看来你不用担心未来了,阵势颇为宏观呐,好像也嫁给一个能干的大人物啊~你现在是老板娘了呐~不用担心失业什么的……
   
    雾岛绫人自动省略他飘逸的尾音,自顾自地躺尸。好多人都不在了啊。
   
    他梦醒间,董香坐在他床头,悲伤地叹了口气,“醒过来就好,他和孩子好像一下子就安分了下来了。你这个蠢货,烦死人了。赶快想起来,把他们领走。”
   
    人们总有一样的错觉,家庭的话,必须要有爸爸,妈妈,孩子。单身男人为什么孤独?因为没有爱人,他的存在好似在生活上就那么草草了事,没有切实的,安定的意义。
   
    再强的男人,也是会有依赖的。爱情不一定是他的唯一,失去却会让他刻骨铭心。你的存在,如烙印在我的生命里,彻骨难求。
   
    忙了许久,直至深夜,月色如水,雾岛绫人躺了太长时间有些腻了。金木研坐在床边,略显拘谨不安。这是他醒过来后两人第一次单独处一块儿。
   
    “喂,金木研……”被郑重点了名的男人坐直好,认真的表情让雾岛绫人觉得可笑,“都说了忘记了,那个,抱……抱歉。”今天眼罩父子就让他说了好几句这种话了,感觉真不好。听董香那女人说,这家伙快要哑巴了,他可不想两人坐在这里互盯。
   
    “我……没有关系,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金木研萎靡了几秒立马就振作了,他等了几年,还怕人会跑吗?会跑那他就追好了。从他一张平静的脸,雾岛绫人一丝都瞧不出他复杂的心理活动。
   
    确定了关系的alpha和omega就是有别人理解不了的感觉。安全可靠,金木研这个家伙带过来的,难以置信。雾岛绫人今天一天被各种性别属性的人搅和在身边,即便人家在他远远的位置,他一样不舒服。他直觉不好,自从失去父亲以后他再无法面对温柔了,就是躲,也要躲远一些。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