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2)

  雾岛绫人。
   
    也叫雾岛绚都,雾岛董香的omega弟弟,青铜树boss眼罩的配偶,SS级喰种。原青铜树被剿灭第三年,以青铜遗党的身份被CCG当场击毙。
   
    我对这个人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接受的仅仅是他作为我另一个家长的身份。我的人生里,根本没有他出现的痕迹。
   
    我背着包,“姑姑,我想回去。”父亲大人估计又要醉死在床上了,他肯定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他总是折腾。老男人嘛,躺躺喝喝就好了,胡子拉碴什么的,难道不是真男人的象征?艾特阿姨笑得异常古怪,笑得我心慌,不过在她面前还是不要表现出来好了。
   
    姑姑没有拦我。我回到家,甫一开门,酒臭味冲得我无法不憋气。喰种喝酒是折腾自己,那根本是人类的食物。厕所里传出呕吐声,父亲大人拼命挖着自己的喉咙,好像要把自己的内脏都吐出来一样,吐完以后又抱着酒瓶继续灌。
   
    快一周没见,父亲的胡须又长长了一点了。他是不在意的,银色的头发遮住他的脸,我没能看出他的表情。他一副让人感觉罪孽深重的样子。喝完又吐,不知道他是真醉,还是想醉。
   
    “爸爸……”
   
    “啊?宝贝,”他艰难地爬坐起来,一个趔趄摔倒了,“对不起,吓到了吗?”他那么温柔,忌惮自己浑身酒气,不敢靠近我。
   
    “爸爸。”我站在门口,眼泪豆大般要砸破自己的脚趾了。只有回到父亲身边,我才能好好感觉存在的意义。父亲大人让我害怕,尽管他无数次强调自己不会丢下我,我仍旧怕失去他,从此就变成孤儿了。父亲大人慌忙安慰我,“别哭别哭,爸爸马上就好。”
   
    父亲大人是另一个不会跟我隐瞒家里另一个家长的人。我知道,他记着,爱着,深爱着,无法自拔。他匆忙洗好澡,喝了一口浓咖啡,抱住我,“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我没有说话,打开我的书,静静地看。
   
    他打开我的书包,拿出里头装着小虫子的盒子,又打开盒子让虫子好透气。“你这个小鬼,要是让他看见了一定被吓到的。真不知道像谁呢。”
   
    明明是好宝贝,我给父亲大人翻了个白眼,脚丫子伸进他怀里让他帮我按摩。
   
    “爸爸,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我仰着头问。父亲大人血红色的眸子艳丽奇异,喰种的眼睛都是这样,我相信,父亲大人的最好看。
   
    “都知道了啊?什造都不知道好好照顾你还是小孩子的情绪。”他吻了吻我的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啊,爸爸也不知道。也有可能不会再醒了。”他说这话的时候,鼻音有点重,好像谁抛弃了他一样。
   
    “爸爸,我爱你。他也会和我一样,不会离开你的。”
   
    父亲大人的双臂紧紧箍住我,“嗯,谢谢宝贝。爸爸也是。”
   
    青铜树的禁地里面装着一具尸体,尸体放在冰棺里,禁地冻得什造叔叔直打哆嗦,堂堂一个局长,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身份,竟然带着青铜boss的儿子溜进青铜禁地。
   
    他兴奋地对着透着寒气的冰棺打招呼,却不让我看。
   
    “哈哈,绫人君,你儿子哟,你儿子长得好像他的死鬼老爹。青铜树的太子爷,威风八面,谁都不敢惹。”
   
    我真怀疑他是来一解相思之情的。身为主人公的我,因为个子还太小,只能见到冰棺的四周。
   
    “快点醒来,醒来吧,绫人君。”什造叔叔没打算抱我起来看个究竟,他低声自语。
   
    他回来的路上还特别鬼畜地取笑,十六岁,十六岁哟,还那么小就被你父亲搞大了肚子。你父亲那个恋童癖!我默默离开他几步,什造叔叔又发病了。
   
    那天雾岛绫人是被他救回来的。金木研是唯一一个坚持着,坚持他还未曾离他父子而去。几年来,到处寻找让他醒来的方法。他一定会醒的。他这样坚持着,比任何人都要执着地相信。医生们在手术台上奋战一天一夜,雾岛绫人身体保持完好,可是最后他到底没有醒来。多亏青铜树财大气粗,支持起他的医药费完全不在话下。人类世界里,这种情况多半要放弃了。
   
    “爸爸,胡子扎人。”我抱怨了一下。非要留个胡子才能证明自己是个大老爷们吗?
   
    “啊,抱歉呢。”他懒懒地说了一声,陷入了沉睡。可能是太累了。我抱着他床头的黑色兔子,躺在他身侧。
   
    “父亲大人,晚安。”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