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3)

  孩子抱过来的时候,银发柔软,他睁开眼睛,双目艳红绮丽,他嘟着粉嫩的小嘴,不哭不闹。董香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不是一只眼睛。独眼几乎成了一种禁忌了。
   
    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孩子是金木研的种。董香埋怨道。雾岛绫人反驳,什么?那个眼罩那么丑!怎么可能像他!明明最像我,长得好帅。就算他是独眼又怎么样,他的父亲最强了好吗!
   
    董香别了他一眼,是的,他的父亲最强。两人讲的分明不是同一个人。
   
    金木研陷在初为人父的紧张之中,他抱着小朋友,生怕他化了。绫人强装淡定,骂他没用,自己抱着孩子的手不自然地微微颤抖。他就是嘴里倔,整个人却对着孩子柔和了许多。
   
    自从绫人离去之后,孩子跟着他相当于哑巴的父亲,越来越相似了。董香收拾旧物的时候,他会贴上来,可是她的旧照片都在那年的大火里被焚成灰烬了。
   
    金木研完成任务后,过来接孩子,父子俩一样沉默寡言,孩子出奇懂事,牵着父亲的手道完别就走。有时候孩子轻轻扯他父亲大人的袖子,然后被抱起来。金木研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提行李,渐行渐远。董香看着父子俩的背影,潸然泪下。换成自己不成器的弟弟,不知道结果会不会是这样。
   
    金木研一直照顾绫人,关怀备至。她的弟弟是出了名的难相处,傲气凌人。他自己也是知道的。被惯出来的越发骄纵,她觉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孩子不会主动要求他的父亲陪他做什么,好像对他来说,父亲平平安安回来就好了。董香记得陪他第一次出去玩,那是他的生日,他的小手被握在她手里,暖暖的。他长得越来越俊,隔壁大妈每次见了必夸。
   
    公园里到处能见到家长带着孩子。孩子走累了,坐在长板凳上,对面的长凳上一个孩子在舔冰激凌,冰激凌弄到手上,衣领上一张小脸都是。他的母亲小小地埋怨道,啊呀啊呀,总是这样呐你。然后掏出手绢替他擦了脏东西。他的父亲慈爱地摸摸孩子的头,不是还没长大嘛。
   
    董香看到孩子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又轻轻放下了。他依赖金木研,却从不奢求他的时间。他掏出自己的小手绢,擦了擦干净的手又放回了口袋。反正也没人在意他。
   
    呐,姑姑,父亲大人是不是也要有一个伴侣?好像大家都有……他总是一个人。
   
    笨蛋,你爸爸是个变态,他不会想要的。董香知道金木研另找一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她没有告诉孩子。
   
    孩子也不是没见过绫人的样子,金木研留着的照片不多,他俩都不是爱拍照的人。唯一一张正形的,是董香给他拍的,阳光下雾岛绫人酣睡的模样,不像平日里的张牙舞爪,意外的恬淡温馨。这张照片被孩子放在书包最安全的地方,他不是经常看,可是看的时候永远都是他父亲训他的时候。
   
    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听姑姑说他很凶,一定可以骂爸爸一顿,那样他就不会欺负我了。可又说不定他会站在爸爸那边。爸爸真是个坏人,所以他才会离开的。可是他离开怎么不带上我?只有这种时候,孩子才会难得有身为孩子的样子。
   
    孩子抱着照片自己蜷成一小团,睡着了。然后金木大人打开门,替他拿开那张照片,怕硌着他,又调整好他的身子,然后亲吻他的额头,“抱歉,爸爸又凶你了。”绫人嘴里嫌这孩子黏糊,却爱他爱得不得了,他才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受欺负,就算是他的亲爹也不行。
   
    如果孩子醒着,他便可以看到被他称为坏人的父亲大人,青铜的boss,眼里盛满愈来愈浓烈的哀伤,浸染着周围的空气也被偏离了初始的温暖。他恍惚可以看见雾岛绫人气愤地大步朝他走来,“混蛋,我儿子也是你能欺负的?别以为你是亲爹就能胡作非为!”
   
    是我不好,可是我不在身边,他没人管教。他喃喃道。他抬起头对着空气,眼神流露出讨好的意味。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