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4)


    我是不用上学的。经常背着自己的书包,待在树下读书,读腻了就开始找虫子。
   
    今天阳光明媚,大概是春天的缘故,所有的物种都懒洋洋的,我一连撬了好几条虫子,连忙放在我精心为它们准备的盒子里。
   
    父亲大人今天回来了。
   
    我跑回家里,阳台上站着一个人,迎着阳光我有些眼酸。他盯着我,一直一直。蓝紫色的头发随风轻轻拂动,因为许久不见日光他的皮肤苍白得很。他的脸长得和姑姑的好相似,五官精致,没有很柔和,也不显锋利。
   
    问题是,那是我家。青铜禁地什么的都是什造叔叔开的玩笑,原来的青铜毁了以后,青铜的高干开会都是在我们家里开的。我抱着书包,抓着虫子的盒子,急忙忙狂奔上楼。他表情很凶,不知道父亲大人回家了没有。
   
    我观察了门口,父亲大人并没有回来。正回头,父亲大人站在我身后,“站在门口干嘛?真是的,脏兮兮的,又钻到哪里去找你的虫子了?”他帮我把身上的尘土拍下来,替我脱了小外套。
   
    “爸爸,家里有人。”
   
    “什么?”他一手帮我提着书包,打开门,刹那间愣在原地。直到我扯了扯他的袖子,“爸爸,爸爸……”
   
    后来姑姑给我解释过,那应该是类似于近乡情怯的感情。
   
    那个人越过我,果断把父亲大人压在墙上,他微微仰着头,“混蛋眼罩,我为什么会在你家里?”一副不给我解释就不放过你的样子。
   
    父亲大人闭着眼,没有答话。他很可能是没从惊喜中醒过来。
   
    我看了眼自己手上装满虫子的盒子,此刻它已经被那个人撞开了,现在地上还躺着几条虫虫。我只好蹲下来捡,真是麻烦。
   
    那个人瞄了我一眼,“小鬼,你,你打算做什么?”我能感觉到他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我珍爱的“土豆一号”爬到他赤着的脚边,他啧了一声,踩到我家依旧呆愣的父亲脚上。
   
    父亲大人总算回过神来。他被美色迷了眼,抱住人家就不放了。我自己走到客厅去,什造叔叔说过,老男人憋久了会憋出病来,我可以理解,但愿我英明的父亲大人能摆脱这个怪论。
   
    一个Alpha抱住人家一个omega还能有别的想法?我觉得要是我是那个omega,对父亲大人也亲近不起来,那绝对不是哥俩好的信息。看来春天真的是到了,小动物按耐不住躁动的心了。
   
    果然门口传来父亲受到摧残的闷哼声。
   
    我跑到门口去瞧,那个人骑坐在我一脸衰样的老爹身上,“金木研,你他妈疯了?想占老子便宜还要再过一辈子!”
   
    他有些气喘,体力不支的样子还放出狠话。父亲大人也注意到了,他的手放在他背上缓缓给他顺气。
   
    我一点也不想淡定,那是我做梦都想见到的亲娘,不过看父亲大人目前的下场,我还是当一个礼貌的小绅士好了。他俩总算注意到我,雾岛·我亲娘·绫人转过头去观察老爹他,“眼罩,你儿子长得蛮帅嘛,哪个倒霉催的给你生的?”
   
    “……”您到底是怎么从我和老爸差不多的脸上看出我帅的?好吧,我承认自己帅。不过你是自恋已经深入骨髓了,还是你从头到尾只钟意我爹那款?
   
    “你生的。”此话内容包含太多,我倒霉催的亲娘一僵,如若晴天霹雳。
   
    就知道我父亲不是轻易摆布的人物,没想到他能这么随便就给人讲出来。
   
    “不可能!”他斩钉截铁地说。
   
    他眼中亮过一道光,照着我老爹的腿来了一脚,“眼罩,痛吗?”
   
    “……”实话说我老爹对断手指脚趾的痛感完全麻木,当然他是感觉不到这么“温柔”的对待的。他理所当然地摇头。
   
    “是梦!对,是梦!我怎么可能给人生孩子?还是给变态!”
   
    我回到沙发上,摆弄我的虫子,“土豆一号”、“土豆二号”蔫蔫的,刚才摔惨了,要挂不挂。大人的事还是让大人折腾好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