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研绫】青铜新说(5)

雾岛绫人在阳台上就看见了那个孩子,灰扑扑一身,精致的小脸像极了他熟悉的某人。他迎着阳光望上来,眨了眨眼睛,软软的银发在阳光下发亮了。等他回过神,孩子沿着小路狂奔上来,小腿撒开了跑,他自己背着小书包,小手攥着个小盒子,看得他莫名心酸。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期待着什么,他挪了几步进到屋里,门打开会是怎么回事,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晓得自己从冷冰冰的棺材里爬出来,然后就跑到阳台晒太阳去了。要是被他知道是哪个蛇蝎心肠的把他困在冰棺材里当死人供着,他非扒了那个家伙的皮。
   
    入过强盗窝的雾岛绫人比强盗还可怕。他搜查了整个屋子,屋里整洁如新,摆放井井有条,还算让他舒心。最后凭着各种线索,绫人君得出结论:他目前待的地方是金木研那个混蛋眼罩的家。演化出更多结论——
   
    歹毒汉子逼婚不成,囚禁小舅子!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七年婚姻内幕大戏,姐夫竟是罪魁祸首!
   
    ……不对,董香好像是Alpha,如果他没记错眼罩也是Alpha。可恶,难道他一开始就用身份模糊了人,故意接近他们?真是太大意了。
   
    万万没想到,他昏迷久了,金木研进化成了禽兽,还敢对着他下手!
   
    事情不太对劲,雾岛绫人醒来的反应不该是这样的。金木研都没有管得上,当他开了门见到人时,全世界只剩下一种颜色,欢喜的颜色。他在门口踌躇着,那可能是自己的幻觉,他经常会出现幻觉他知道。
   
    他很久没有害怕的感觉了。雾岛绫人活生生地站在他屋里,有光斜照进来,他的影子被拉长。千言万语不过汇成一句话,太好了。所有人都不相信,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已经准备好等他一辈子的事了,如果他永远都不会醒,他也不怕。是这样说,他怎么可能不怕?午夜梦回,他总睡不安稳,绫人性子被他宠越坏了,到时候他怎么和别人处得来?
   
    不想一个人,一点都不想。
   
    无奈与君绝,梦里几番哀。
   
    世界上最了解儿子的人是金木研自己。儿子平时藏得深,他是个小人精儿,但每回和他讲雾岛绫人的时候,他眼里的光是掩不住的。刚才在门口,他就异常兴奋,小脸红彤彤的,很在意自己的外表。他尽量彬彬有礼,腼腆羞涩,平日里别人才不能看见他除了冷淡之外的表情。
   
    当儿子默不作声回去坐着摆弄自己的虫子时,金木研心里知道事情要坏。儿子很少哭,他哭起来却要把房子都拆了。此刻,雾岛绫人也觉得不对了,那孩子坐在沙发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他也不玩虫虫了,一把抓起它们塞盒里。
   
    “爸爸,爸爸……呜……”孩子叫着自己的父亲。雾岛绫人听得心上抑郁,别过脸不看他。
   
    孩子身后的赫子跟着情绪波动展开了。雾岛绫人目瞪口呆,赫子和他的几乎一样,双翅张开,深红与深蓝交织在一起,大概是遗传到家长过分的强大,孩子发动起赤色的羽针,屋里的家具无辜遭了殃。
   
    金木研忙过去压制他,“爸爸在这,爸爸在这。”他又当爹又当妈的,分外辛苦。孩子不闹了,一个劲儿哭,好像要哭到地老天荒。他不明白,自己和父亲大人等了那么久,他一觉醒来全都忘记了。
   
    “啧……喂!对不起。”雾岛绫人搓了下自己的额头,他感觉有股东西哽在喉里,出不来进不去。
   
    熊孩子没理他,趴在他爸怀里泪水比雨水还多。金木研无奈,两头不是人。
   
    雾岛绫人丧气地坐在沙发上,得了,你们两父子就合起伙来吧。他一觉醒来什么都不知道,体内纠缠着另一个人的气息,还多了个儿子。他本来就不贴心温柔,把人家小孩子吓哭也不懂怎么安慰。刚才那孩子的信息素一下子爆发冲得他头昏眼花的,幸亏眼罩马上压制下去了。他打开电视,不论是新闻还是电视剧电影,他通通都不知道在讲什么,一切都变了。
   
    最重要的是,他怎么会给眼罩生儿子啊八嘎!生儿子,他想想都觉得奇怪。谁TNND会给变态生儿子啊!?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