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六章

绿色小妖怪表示一直不知道是谁给犬夜叉的勇气,没有实力还到处乱逛。他一连在杀生丸陛下的墙角絮絮叨叨,埋怨那不知死活的半妖。

仙姬大人挥了挥手中的板砖,“啊呀啊呀,小妖怪,你看看我看到了什么?”

最近仙姬大人这个磨人的老妖精迷上了同人文,尤其爱杀犬同人文,这个女人还亲自动手写,笔名叫隔壁美少女,简直不要脸。隔壁美少女脑洞开得十分大胆,她最有名的一本是杀犬·父子·同人,她爱惨了犬夜叉叫杀生丸爸爸的描写,十有八九的h一定有这些情节。

邪见不情不愿走过去,“仙姬大人,您有事?”

“邪见,你老实交代――你对犬夜叉没有性趣吧?”她怎么样都觉得很可疑,邪见怎么那么不待见犬夜叉。

请注意您的用字!性趣?!EXO ME?邪见一口老血将吐未吐,他简直不敢相信。就犬夜叉那种货色他还看不上眼!

“可是,你看这一篇,你知道你对我可爱的小公举做了什么吗?qiangbao了他!简直丧心病狂!作者对小公举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邪见眼珠子都要喷出来了,有没有搞错?!我能对他做什么?就他那个熊一样强壮的身材不压死我算是老奴的福气了!跪求别把小说当真行不行?

然而他并不敢讲出来,杀生丸站在凌月仙姬身后,仿佛绿云罩顶。犬夜叉去了敌方大营,他周身乌云密布了好几天了。事实上,杀生丸的心情完全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糟糕,以至于不可救药。

杀生丸从仙姬手里抢了手机过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翻了翻,十有八九是跟他和犬夜叉的肉体有关,“隔壁美少女”还因为性格描写太强势认真简直是真人,粉丝暴增。

犬夜叉并不爱在床上叫他别的什么,更不可能叫他爸爸了。他俩喜欢互骂居多。那么多妖魔鬼怪什么的,精神上压不倒犬夜叉,体力上也弄不死他,虽然不是一个概念,但最后,某个意义上征服了他的是杀生丸。

“虚假!”一般没真正经历过的,都爱脑补,补得还过分。

凌月仙姬试图从面瘫脸上看出任何一点痕迹,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她在他俩别墅里留宿时候,就只有听到吵架打架的声音,没有多久就消音了。吵架其实也只有犬夜叉一个人在骂,杀生丸一开始的几年还会反驳,后来就默默耕耘了。

只有一夜最例外,犬夜叉恼羞成怒从房里跑出来,衣衫不整,没穿裤子。他跑到二楼去睡,凌月仙姬一老人家不好没脸没皮,只得开了个小缝儿看。就在她以为这一晚就这样的时候,她面瘫儿子闷声发大招了。杀生丸几步上了楼,在外面敲门,见了鬼的,一次又一次砰砰砰。犬夜叉受不了开门出来要揍他,被他一把按住,凶狠地问:“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他才从外面应酬回来,衣服没换,问了犬夜叉几句他就要上天。老夫夫打架床头打床尾和,他一把拔掉自己的皮带,衣服没脱就要上,犬夜叉好歹记起他母亲还在,赶忙拽他进了房。

哟呵,简直了。强硬的杀生丸不要太暴躁,跟大流氓一样,真不愧是她儿子。她不知道要不是犬夜叉看那日杀生丸回来太晚,他还有得狂拽炫酷。犬夜叉是谁?社会我犬哥,人傻力气多。

人傻力气多这位一进入对方阵营,就收回了自己的妖刀,在空中划了两划,很好仍旧得心应手。铁碎牙没了主人就等同废物,即便是杀生丸也要冒着被排斥的危险。

最不自在的却是那位期待犬夜叉成为自己的伴侣的半妖了。很多东西可望不可即,在心里留个念想才是最美丽的。来到大本营的犬夜叉就跟仙女下了凡――仙女爱吃泡面,仙女爱抠脚,仙女还是个男人,硬梆梆的毫无质感。

三枝湖生觉得他应该是错觉而已。他第一次接触犬夜叉,局促。他应当是想要上他,想要干死他,想要让亲舅哥承认他俩的关系,想要他给自己生下小半妖,小小半妖的。他忽略了事实,犬夜叉貌似不能生孩子,因为他是个男的。

于是他即使是在试验舱里也要试图和犬夜叉亲近一下。他很久之前就希望自己有个完美的家庭了。犬夜叉被领过来看他,湛蓝色的水里有个男人看着他,深情无比。

“我们结婚好不好?”

嗯?嗯?嗯?犬夜叉殿下一脸懵逼,大哥你谁?我凭什么跟你结婚?你能从这破舱里面出来吗?你这个半透明物体。我们什么都还没开始,就跑到最后一步?他内心如同无数弹幕撞击而上。

犬夜叉对自己的颜值是很满意的,恕他直言,这个世界上配得上他的人还没出生,啊不好意思杀生丸勉强勉强,毕竟他那方面功能实在加分。

他手里持着刀破空要斩开玻璃舱,谁知道一对透明的触手卷住他的手暂停了这一招。他盯着三枝湖生看,若有所思。

“那就这么定了。”三枝湖生温柔道,“我不会介意你的过去,你放心好了。那个男人将会见证我们的婚礼。”

犬夜叉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这人是多喜欢自说自话?谁用你不介意我?他转过头看向领他来的模特先生,模特先生点点头示意他先出去。

客人的到来使试验舱再次充满了活力,从里头分解出来的液体分别走向不同的房间。某间穿着白大褂的人满意地笑了笑,“三枝阁下很有活力。”

座椅上的中年人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他有什么要求都答应他。我会记得他对我们帝国的效力的。”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