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四章

他在深山里长大,未曾出去过外界。深山里有神明,他说。空谷足音,鸟鸣花香。他的人类父亲告诉他不要出去,外面的世界烟尘弥漫,人心都是黑的。

舅舅过来的时候会带给他外边好玩的东西,可是他父亲一次也不让收。舅舅是个妖怪,大妖怪,他感受着那种气息,浑身毛发如带电般竖起。他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了,舅舅给他看了好多张美人图,无一例外都是前凸后翘,浑身肉,他只感觉到恶心。

之后,他看到舅舅档案袋子里的一张照片,里面的人阳光四射,张扬得很,他说,舅舅,我要这个。

……他舅舅站在原地,若有所思。“你想要这个也不是不行,三枝君。”他捻了捻胡子递给三枝湖生另一张照片,“你看这个怎么样?”照片里的这个男人,不,妖怪,真令人惊艳,一入眼前比前面那个还吸引人,明显是肤白貌美,眉目凌厉且精致,的的确确的上位者姿态。

三枝君惊艳过后重新回到原来那张照片,有的东西看的是眼缘,不是皮画。舅舅呵呵笑出来,“三枝君,眼光独到。可是,你知道这个人有个哥哥,两人关系不清不楚。”贵族家庭总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秘密。王兄与亲王之间的苟且之事,他也有从书上读过。他不禁又生气起来,这个世界人渣太多好人太少。舅舅又跟他说了西国王室秘史,其中亲王殿下与陛下暗通款曲几百年竟无人敢说一二。

实在是肮脏。舅舅难得见他喜欢一个人,带来了很多画像。这个他看上的人和他一样也是半妖,强大的半妖,肮脏的妖怪们无法媲美的半妖。三枝君有时候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妖力,他本来是湖中妖怪所生,可是偏偏没有水的宁静,父亲的杀戮之气浸染在他筋骨里。

“你打得败那个人,他就是你的了。”那个人指的是照片里的妖怪,亲王殿下他的兄长。舅舅说他们的实力天差地别。于是他接受了舅舅的提议,出了深山老林。那之后他都快忘记了,他呆在实验室里,脑里只有一个人,手里攥着他的照片。他要娶那个半妖回去,是他媳妇,他媳妇……

三枝湖生的执念通过每个细胞,每些许妖力渗透到被实验者的身上,所以出现了许多疯子喊叫着犬夜叉的名字,强行破坏秩序的形势。这并不是粉丝,是累赘。

杀生丸查不到这个人身上,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断在疯子身上了。他们在试探犬夜叉的实力。如果那天晚上杀生丸不在,犬夜叉也能脱身,不过是要废力点。他离开铁碎牙,根本上的保护障就失去了。

不是所有人都会看上犬夜叉的,他没那么大的魅力。那个神秘男模,那个口罩,这群疯子,无一不表示了自己或多或少对犬夜叉的爱慕。他们喜欢把犬夜叉打扮成公主,给他穿裙子化妆,这都不正常,甚至是病态。

杀生丸站在高楼顶,俯瞰整个西国,哪一块是他的势力,哪一块是中立的,又有哪一块是反对势力,他心中有数。凉风使他发热的大脑安静下来,他的亲信说,最简洁的办法是让犬夜叉被他们抓走。

他手下不需要有人去当诱饵,英明神武的杀生丸陛下永远不会需要这些不必要的暗招。化妆师先生说,那您迟早等着心上人被这样那样吧。情欲使人疯狂,使人迷乱,杀生丸发现自己沉迷于犬夜叉的身体,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出现他张扬不羁的笑,火红的身影。他们兄弟俩拥有世界上最相配的灵魂,契合的身体,犬夜叉沉醉在他的荷尔蒙之下,他被犬夜叉的怒放所勾引。

“局中人也不一定真是局中人。”

犬夜叉摇了摇他的忍者食物,坏笑道,“你太低估了杀生丸这个坏蛋。”他这么对化妆师先生说,“嘛虽然不想承认,但聪明人有聪明人治,最聪明的我自己出手。”

“可是你的铁碎牙被拿走了。”

“那就把它抢回来。”犬夜叉握了握爪子,眉飞色舞,仿佛成功易如反掌。对于别人来说,没有铁碎牙的犬夜叉就只是有爪子的狗狗而已,没有多厉害。

生活还是要正常生活着。犬夜叉经历了变性门、洛丽塔门、公主门……总之一系列门,现在大导们、合作商们看他都有点带着有色眼镜,无一不啧啧感叹,玩这么大,厉害厉害。犬夜叉代言过的丝袜口红卖疯了,大家眼巴巴地求这位祖宗再给多代言几个,不想都没上门连他的毛都见不着。犬夜叉现在只顾恼羞成怒了,看着他代言过的广告就心烦,特别是他的口红照还大喇喇挂在超级大厦的门口,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是个口红广告!

“你拍都拍了,当初明明自己还很满意。”现在来计较有什么用。杀生丸就看他烦躁到跳脚,他饮了一口酒,微微皱着眉。只要他大手一挥,手底下上赶着把这些广告都撤下来,偏偏杀生丸大人很少会插手犬夜叉的事业,或者是说插手到平民的生活中。

感叹是一回事,可丢脸又是一回事。犬夜叉闷闷不乐地抱起沙发上的大熊抱枕,双腿交叉坐好,“说一声的事情而已。”他瞟了一眼杀生丸,对方没吱声,再瞟一眼,还是没反应……在他瞟了好几眼以后,杀生丸淡定如神。他终于不耐烦地抓起杀生丸办公的手机,“……歪,歪歪……”杀生丸的脸色不变,犬夜叉心里头却已经百转千回了都。

“把广告都撤下来。”杀生丸拿回手机,对着手底下人如是说。犬夜叉心满意足了,乖乖坐好,等着对面的广告大楼把他的黑历史撤掉。

“好看。涂口红也好看。”杀生丸琢磨着,开了口。适当的夸赞会使伴侣心花怒放,感受到爱情的甜蜜。

犬夜叉这回没会错意,知道他是真夸自己,心里不禁冒起甜滋滋的味儿,嘴里十分拒绝,为了自己的矜持,“那还用说,没有最帅只有更帅。”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杀生丸觉得夸他一下,犬夜叉这家伙难道不应该自谦一下吗?他不满地翻了下书页,犬夜叉这家伙。

“你知道是谁了吗?”犬夜叉右手托腮,问道,“为什么老想要抓我?”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很好欺负。

“他需要一个半妖。”杀生丸沉声说出来。那个人需要一个强大的半妖,堪称完美的半妖,血统高贵,长得也不丑。这是一项伟大的任务,他记起自己一开始揽政时候收上来的请示――用一个完美的半妖创造出众多完美的复制品。然后他否决了,请示的那个人满怀热情,言辞相当激进,对杀生丸陛下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那时候他正忙着和犬夜叉乱搞。

一个满怀“壮志”的人类,一个无法自控的半妖再加上另一个手握大权的王室中人,也想要搅得他乱七八糟,无稽之谈。

犬夜叉磨了磨爪子,“化妆师是你的人?你的人有多少在里面?”

“嗯,不多。”当然不多,对方明显是铁了心了。想要撬开他的位置,胆量真大。

这兄弟俩不约而同地对视起来,明显想到一块儿去了。犬夜叉挠挠头,就着他递过来的杯子大口喝了牛奶,杀生丸凝视着他,手指没有收回去,反而是犬夜叉慢慢地舔了几下,他放下杯子,金眸暗沉。

“这时候,正好睡觉。”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