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三章

犬夜叉醒过来时,天黑极了,伸手不见五指。他喉咙干得很,深吸口气还有血腥味冒出来,半天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他伸手摸了摸床的一旁,杀生丸坐在那里,丝被只盖着下半身,他指间一点火星,犬夜叉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抽烟。

“……给我一杯水。”

杀生丸知道他醒过来了,递过自己的手去和犬夜叉的手抓好。犬夜叉的手有些粗糙,他脑子不正常的时候嫌弃过,特地去保养了,现在又嫩了点。犬夜叉不耐地甩开他的手,接过那杯水一饮而尽。

黑暗中较大皎白的手,强势地追逐过去,锲而不舍。似乎是较上了劲,他想要抓住的手偏偏不依,每每被抓住又用力甩开,就这样僵持了好几次,才似是被迫拢到那只手里头。

他们两个也不说话,空气安静得过分。杀生丸靠在床头,深深吸了几口烟,犬夜叉看着黑暗里这点火星忽暗忽明。

“犬夜叉,复合吧。”

他们这样都没算分手,该吃吃该睡睡,各种意义上的。可是,怎么不算分手?犬夜叉虽然滥情,他狠下心来也不会让杀生丸多好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就这样子。

“以什么样的原因?杀生丸,你说什么原因。”犬夜叉仰着头,想要找到他的目光所在。

让至尊无上的杀生丸陛下提出这种要求实在是不易。一开始犬夜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怔了些。他都低下头了,犬夜叉凭什么不愿意?犬夜叉还真不愿意。杀生丸带着烟味的吻落到他唇上,随手灭了烟,然后托着他的后脑勺,“什么原因都好。”他真的受够了。这个半妖,这个身体,都是他的。他愿意把心给犬夜叉,犬夜叉为什么不肯收?

“你也太敷衍了吧。”犬夜叉抓着对方的长发,含糊地说。他的手指流连在杀生丸的长发间,一下子滑下来。他绝对不可能让杀生丸再来一次的,杀生丸这人有多猛他是知道的,心里又恶意地脑补了一下杀生丸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对方会死吧,根据这几天杀生丸这样的动作强度。不得不说,犬夜叉再强再倔也不可能真抵得上这种迫人的气势,杀生丸想把他干死,他不安的各种出于自保的动作都被压制了。

小哑巴已经提前被接到仙姬那里去了,杀生丸发情的时候一旦有陌生的味道,他残暴起来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摧毁再说。

“我认真的。”杀生丸的自制力很强,轻易不会开始。他不了解犬夜叉的不安出自哪里,退一步好了,慢慢了解就行。最近他每时每刻感觉犬夜叉要离他而去,大妖怪内心一阵异样。犬夜叉现在有时候失去意识,魂游身外,时间缩短,频率却高了。他上一次试图捂住杀生丸,让他窒息,上上次掐着他脖子,犬夜叉总这样不安分,也让大妖怪非常不舒服。犬夜叉动了杀意的时候,瞳孔涣散,意识模糊,仿佛陷入他自己的圈子里了。

事情应该是从车祸那时候开始的,这么恶心的计划酝酿很久了,杀生丸想。他的手臂紧紧箍着犬夜叉,“犬夜叉,我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俩注定要缠绕至死,他不会让犬夜叉离开他,谁都不会让他的犬夜叉离开。

犬夜叉搂着他脖子,含着他的唇,两人一齐躺倒下去,“你求我。”他这几天已经喊哑了,一开口是撕裂耳朵般的难受,杀生丸此刻却觉得爱惨了他的声音。“求我。”得意忘形是犬夜叉的本事,好了伤疤忘了疼也是他的本事。

“不求。”杀生丸额头碰着他的额头,低声反对。

犬夜叉也不要求太多,静默些许,“说说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没问题。”杀生丸这样说,很肯定。结果又遭到犬夜叉暴躁的反抗,“你以为我蠢的?”

你是。杀生丸不会去这么无聊跟他计较。犬夜叉很烦别人瞧不起他,他觉得杀生丸这是把他排除在外了。

“……你有病。”俊美的大妖怪想了想,还是说出口。

犬夜叉两手把他掀开,“你丫才有病!”真不能忍,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真有病,爱信不信。”杀生丸站起身来,高贵冷艳地走近淋浴间。脑回路不同还嫌弃别人看不起他,犬夜叉不只是有病。

烟味淡淡的还未散去,淋浴间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犬夜叉深吸两口气,试图镇静下来,他脑子如同凭空捏造出一团火,火势旺得不行,披了睡袍就下了床了。

他站在窗前,风带走了外边的喧闹,他向着楼下望去,一个透明如水泡一样的人露出他的头,双眼没有眼白,犬夜叉却能感受到它的凝视。这东西如同蠕动的虫,爬上来,它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层厚厚的粘液,真恶心。速度真快,对一条虫来说多不容易,犬夜叉想。

不对,这房子不是杀生丸的吗?这东西怎么进来的?杀生丸从里面出来,走到他旁边,目光阴森森的。大妖怪的领地意识远比他强得多,很早就察觉到了异象。

“不止一只。”犬夜叉盯着下面瞧,一排排的前面赶着后面,只有一颗颗头是人类的头。在第一只破窗而入的同时犬夜叉跃到高大的衣柜上,他现在没了铁碎牙,只能用爪子,没准儿会黏上不该黏着的东西。

一堆东西用了极短的时间就上来了,它们聚在一起发出嘶嘶嘶嘶的声音。杀生丸冷眼看着这样一堆,等它们全部上来团在屋里头一叠一叠你踩我我踩你。等时间差不多了,这男人抓着犬夜叉,恶趣味地咧开嘴,比他不笑时还渗人。犬夜叉及时跳开了,杀生丸拔出他的长刀,妖力在刃上滋滋发亮。

这堆东西简直了,碰到什么东西那东西立刻就被腐蚀掉,灰都不留下,比杀生丸的毒液还厉害,源源不尽。一下子整个房间就更空旷起来,竟然全部都冲着犬夜叉来了。还在看!还在看!会飞了不起啊?!犬夜叉狼狈地四处躲,他的爪子毫无反抗之力,一招下去撕裂它们结果又黏合起来了。

犬夜叉干脆从窗户口跳下去,辣鸡,你们自己玩吧。杀生丸顺手接住他,另一只手甩出一招,妖力跟一条嘶吼的龙一样,在那堆东西之间疯狂地撕咬吞噬,这样的残暴迅速蔓延开去。一时间,这些虫子连哀嚎都没有出来。

也太不公平了,犬夜叉看看自己的爪子,又想起自己的铁碎牙,杀生丸这个人算是一个bug了,什么好东西都给他了,爆碎牙一招致命不能更爽。

找不到铁碎牙,哪里都找不到铁碎牙。犬夜叉已经开始躁了。他觉得有人在针对他,一步一步。杀生丸不可能永远给他依赖着,他自己也不愿意。太奇怪了,一把刀能被做什么。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