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二章
   
    生活是一个人的事,从来和别人没有关系。
   
    与杀生丸不同,犬夜叉殿下身边永远有人陪着,男男女女,妖怪人类,他最不缺同伴。以前没人陪着他,半妖坐在树上看那个高冷的巫女所在的村子,黄昏下余烟袅袅,烟火气让他感觉到舒服,到了夜里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他是不怎么敢去那个村子里的,他知道自己和正常的人类不一样,他长着奇怪的耳朵,爪牙尖尖。
   
    后来戈薇来了,他的身边有了更多的人,人情的温暖使他越发懂事起来。他活得很有人情味。有了人情味,就意味着他会有弱点。犬夜叉才不会怕。在那多年之后他身边少了很多人,很多人又来了。
   
    说实话让他去看七宝玩他还是有点心塞塞的。七宝现在成了一个父亲,为人父母,成熟得很,看他总是用老夫亲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犬夜叉屡次都是一口气噎在喉间上不去下不来。不就是打了几百年光棍还和自己家的那个打了几百年的炮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实话,七宝觉得犬夜叉来找他玩也有点心塞塞,特别是看到他开着车后头还带着n辆保驾护航的车,乌漆抹黑一串,犬夜叉特土豪地一步跨出车门,右手抬起自己的墨镜,“呀,七宝!”他特别享受这种众星拱月的众人把他膜拜的感觉,当明星特别满足他这种心情。呸!呸呸!黑涩会咋不搞掉这凑表脸的混蛋!要演技没演技要美貌没美貌的家伙。
   
    七宝老神在在地双手别在身后,“犬夜叉你这个傻逼!”他别过头去看犬夜叉身后黑压压一片专业的妖怪保镖,奇了怪了犬夜叉怎么会忍受得了杀生丸这么“看不起”他的实力?直到他瞥见犬夜叉的手不自然地摸到腰间,空空如也,又尴尬地搓了搓大腿放下来。
   
    相比让保镖们在暗处跟着他,跟影子一样无处不在,仿佛受到了监视。任何有实力的人都难以忍受那种被暗中窥视的感觉,如同被毒蛇盯着,即使是好意也忍受不了。犬夜叉更偏向明着来,显得他排场挺大,他心里也没有疙瘩。
   
    “铁碎牙呢?你的铁碎牙呢?笨蛋犬夜叉。”七宝紧张地问,相处这么多年他哪里不知道铁碎牙是犬夜叉的保命武器,没了铁碎牙,说严重点,犬夜叉简直跟拔了毛的凤凰一样。
   
    “啊,没带出来。我最近喜欢排场你不准吗?”犬夜叉咧着嘴,指了指身边,“排场!一大波都是我的人。”他趴在车门上,下巴顶着硬硬的车门一度让七宝担心他最近因为消瘦而变尖的假下巴戳坏。
   
    “得了吧,不就是你姘头的人,我又不是不知道╮(╯_╰)╭你傍上大款好多年了。”
   
    犬夜叉皱了皱眉,一拳头砸他脑袋上,气得跳脚,“你最会说是吗!我这么有本事的人至于吗?”他食指擦过自己鼻尖,鄙视般地对他攥着拳头拇指向下,“不过你这种穷光蛋是不能理解的吧,上流社会的我的生活,某些人奶粉钱都要斤斤计较。”
   
    倒也不是七宝生活不好,但是对比犬夜叉无可挑剔的穿金戴银的生活简直不是一个层次。瞧这个嘚瑟劲儿,他就想抽这家伙一把。七宝媳妇儿抱着儿子出来,小宝贝儿很是激动,“犬夜叉尼桑!尼桑!”犬夜叉一听还很开心,觉得自己真他喵年轻,再一想这样自己不就比七宝低了一辈了吗,又不开心,“叫爷爷!”
   
    “……犬夜叉你还要脸吗?!”
   
    心满意足地吃饱喝饱以后,犬夜叉还要在这里歇息,七宝看了看外头训练有素的一群大人物们,“犬夜叉……”
   
    犬夜叉翘着二郎腿,用牙签剔了剔牙,“没有关系,都是练过来的。”一群面瘫,从杀生丸手下出来的都不是好东西。他烦躁地仰躺在椅子上,右手揉了揉额角,一开始没注意到,现在发现他被锁在小黑屋里把老毛病憋出来了。
   
    七宝也没说他什么,之后静静把他送出门口,心里堵着没法儿说话,倒是犬夜叉一掌拍了他一个激灵,“喂你是送我去死还是怎么样?!”得了,还是这么桀骜不驯,又笨又傲娇,死谁都不会死他。
   
    犬夜叉一步跨出去,戴着墨镜还有点不适应,医生说他眼睛不好受刺激,最好戴墨镜防范一下。哦,好死不死他一头撞上门前的柱子,接着佯装淡定地伸手扶了扶柱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站在门口做什么,这货举手抬着墨镜,眯着眼睛看周围没什么人,急急忙忙大步流星地窜进车里,急吼吼地催人走了。七宝无语地白了他离去的车一眼,什么破玩意儿,装逼狗。
   
    他回家的时候,杀生丸在屋里和小哑巴大眼瞪小眼,俩哑巴有什么好说的,他就不明白了。家里仆人很贴心地把帘子什么的一一拉好了,正好适应假瞎子,一家子残废。犬夜叉噗嗤笑出声来,啊哈哈哈哈。
   
    小哑巴坐在那里,局促不安。犬夜叉朝他勾勾手,一副给爸爸过来的吊样。他就喜欢膈应杀生丸,谁让杀生丸不舒服他还真开心。杀生丸比小哑巴先一步过来,坐在他身边,“他舌头断了。”能捡回小命就不错了。犬夜叉转过头和他对视,他一开始还想问能不能恢复呢。
   
    杀生丸面无表情,“他还太小。”意味着什么都不懂,平时受惯了欺凌,根本无法靠近那些事儿多一点。犬夜叉顺手丢给小哑巴一个苹果,“他妖力怎么样?”这些东西杀生丸比他懂得多,他本来就打算交给杀生丸看的。有人天生就是个严父。
   
    杀生丸没有回答他,反而转头看犬夜叉就着他手上的苹果咬了一口。这意思就是不怎么样,反正在杀生丸眼中谁都不怎么样,他心里嘀咕说。犬夜叉看他就着自己的牙印咬下一口,老脸一红,觉得手上这个苹果这他妈烫手。他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又不想认了输,硬着头皮咬一口,含糊道:“我们什么时候去那边?”

    …………
ps: 又又又要走weibo链接了╮(╯_╰)╭心情不好就要开车,没毛病。(´-ω-`)还是要警告一下――

未成年不许点,不许点,好清水的也别,
链接在评论第一条

评论(1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