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君

今天也在为心爱的cp疲于奔命

【杀犬】分手后两百年

第二十一章

要玩完。

犬夜叉睁开眼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太浪了,他捂着腰,脸色并不太好。糟的是什么心哟,他拧了一把一旁杀生丸的俊脸,妈的!

他眼睁睁地盯着杀生丸的脸看了好久。他们俩现在是纯粹的炮友关系,身体上水乳交融,灵魂却一无所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这个男人有什么样的心思,不只是杀生丸对他有着无限的占有欲,同为男人,他的占有欲并不差到哪里去。他经历了两次短暂的爱恋以后,他已经摸索出来了一条路。俗气一点,这么多年了,他爱着杀生丸,不仅仅身体上想要他,也想要得到他的回应,哪怕杀生丸回应一次也是好的,然而这位高傲的大妖怪一次也没有。

犬夜叉不禁感叹起来,以前他是多对不起爱自己的人,所以现在才爱而不得。这么想倒也挺对的。对自己更加恨铁不成钢,又不是缺了一个男人他就活不下去了。他目怔怔,眼眶有点发酸,不止一次,他怀疑杀生丸了――说杀生丸对小玲没有爱情的人,五根手指能数得出来,很多人包括他自己却也是怀疑的,真的怀疑。

他们之间很单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少女年纪小小就跟在大妖怪身边,自己照顾自己,无需麻烦到大妖怪。她的存在教会大妖怪保护他人,教会大妖怪强者的意义,她教会了大妖怪许许多多。直至她成年,老去,逝世,永远都是大妖怪生命中最最有份量的人,无可替代。他们却什么都没发生。不是没有人建议过大妖怪娶她,也有听说她对大妖怪怀着希望,最后并没有最后了。

陪伴着杀生丸的人,并不是犬夜叉,也注定不是。他们两个似乎生来就不和的,这样的两个人本来就不该在一起。犬夜叉那时候确实是勾引了杀生丸,趁虚而入。戈薇回去以后,他已经寂寞了好多年了。他坐在树干上,嗅着大妖怪发情的气味,恶作剧地起了作弄他的念头。他先去招惹的,最后自然要一顿悲伤。他赤裸裸的脚蹭了蹭杀生丸的肩膀,挑着眉,脚趾头轻轻地时不时摩挲着大妖怪的肩膀,接着就被拽下树了。

直男犬夜叉那时候也没想过自己会弯成这种程度,他真是恨透了杀生丸。这恨来得无理取闹。他脑子一下子懵住,也不知怎的,拽着枕头蒙住杀生丸的脸,手发抖着,用了很大力。

杀生丸大人早在犬夜叉诡异地打量着他的时候已经醒了。他翻个身覆上去,扭住犬夜叉的手,硬生生要把它掰断一样。犬夜叉想把他往死里弄,他目光阴寒,如同嗜血的魔鬼。

犬夜叉想要弄死他吗?可笑,自不量力。杀生丸凝视着他的脸,压上去强吻,他的唇碾过那张不知道涂了多少次口红的嘴巴,犬夜叉手疼得快要晕过去了。他咬住杀生丸伸过来的舌头,可是没能成功,索性张开嘴巴让他索取。他跟一条濒死的鱼一样,一阵抽搐,仿佛寒冷打颤。杀生丸以其人之道咬伤他的唇,鲜血的气味漫上喉口。

“犬夜叉!”杀生丸抓着他的长发,试图让他和自己对视,那双瞳孔涣散,没有以前充满着的阳光。

他好像,一点也不了解犬夜叉。日暮戈薇离开的将近一百年里,犬夜叉怎么渡过的。他一无所知。

犬夜叉终于在好几分钟回过神来,“嗯?杀生丸你他妈的竟然咬我!”他看着杀生丸松开自己的手,手腕上一片乌青,极为严重。他甩了甩手嘟囔说:“家暴啊家暴。”他又摸了摸身旁,没有铁碎牙,脸色不禁一下子变了,随即马上收拾好。

杀生丸脸有点黑,他下了床,一柱擎天分外淡定。犬夜叉意犹未尽地盯着他看,一直看。身材挺好,尤其是下半身。杀生丸洗漱穿衣完毕,想起了正事。他还真不明白犬夜叉的心思,毕竟智商不同沟通也是有问题的。

“我跟你过去看看。”犬夜叉从被窝里爬出来,他实在很好奇一大群半妖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杀生丸的目光流连在他腰身上,手指按了按自己的唇,“不用了,你去看看你的小狐狸。”这动作也忒性感了点,犬夜叉按捺不住,走过去坐到他大腿上。都这么多年了说难听点,犬夜叉就是蹦个屁他都知道是什么味道的。杀生丸勾着他的腰,“……你被别人睡过了?这么浪。”犬夜叉有点惊讶,恶声恶气地让他闭嘴。杀生丸擅长走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总路线,犬夜叉却不适合傻白甜,难得这天这么和谐。

七宝估计急疯了。犬夜叉想想觉得还是挺有道理,他整理了一番,看杀生丸坐在那里不肯走,疑惑不解。

你就没感到什么特别的吗?杀生丸陛下没有开口,觉得犬夜叉可能是刻意为难自己,于是举步离开。他昨晚做完以后,犬夜叉累到睡过去了,然后尊贵的杀生丸大人亲自替他清洗干净,虽然第一次好歹没让犬夜叉不干不净的。这的确是一大进步,要以前他就只顾干了,哪里还顾着善后,也没有经验。

可惜,犬夜叉毫无察觉。对他这种小强般顽强的人来说,洗不洗没大事儿。“喂,等我从七宝那里回来行不行?”他扭过头问。

杀生丸沉默了一阵,考虑他的问题的可行性。对他来说,犬夜叉已经从魔窟里出来了,时间长短无所谓。

“犬夜叉,你在那里面……”他仔仔细细从头至脚把犬夜叉看了一遍,觉得问出来又有点矫情了,犬夜叉都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自己收拾好心情吗。他走过去,在微微失神的犬夜叉额上印下一个吻,不带情欲的。希望所有的以前都已过去,他们看到的应该是未来。

犬夜叉吃惊地退了几步,受不了这种尴尬,“杀生丸你疯了吗?”他知道自己今天有点不太正常,可能是在那间小黑屋里呆久了有点智商下降,估计过些天会好的吧。

过些天会好的吧。

不会好的,只要他们两个没有进一步的沟通就不会好的。这点他们都心知肚明。

那能怎么样?他可不会跟杀生丸低头,死都不会。他倒在床上,头脑一片空白,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了。

评论(6)

热度(31)